许情深韩天翊免费全本小说 许情深韩天翊章节目录

许情深韩天翊免费全本小说 许情深韩天翊章节目录

许情深韩天翊是著名作者流苏烟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许情深韩天翊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内容主要讲述被妹妹设计,她竟然在新婚前夜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了。当记者们赶到,妹妹挽着未婚夫的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许情深知道,这一次,是她‘输’了。好巧不巧。那个陌生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阎家大少爷,东城人尽皆知的‘傻子’!她狠狠心咬咬牙,面对绿白莲花妹妹以及青梅竹马却挽着妹妹手的未婚夫,忽而笑了。“跟你们宣布一下,这位阎大少,是我要嫁的男人。以后请多指教。”但,这婚后的蜜宠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智商只有五岁吗?

《豪门蜜爱:总裁智商超感人》 第4章 免费试读

韩天翊和许优优的婚礼上,宾客满堂,东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都聚集在这边,本来,是要参加韩天翊与许情深的婚礼的。

但现在,新闻已经传开,闹剧也已经铸成。这群人,就仿佛是在看好戏一般的看着这边,尤其是新郎的脸上全程都没有笑容。

神父站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手里面捧着一本圣经开口问道:“韩天翊先生,你愿意迎娶你身边的这位许……优优女士为妻子吗?从此以后爱她,敬她,宠她,不离不弃,直到生老病死都无法将你们分开吗?”

“我愿意。”韩天翊面无表情的看着神父,木讷的张了张嘴,吐露出了原本想要对许情深说的三个字。全程没有给许优优一个眼神。

神父年纪大了,翻阅圣经的速度也稍微的迟缓了许多。“那这位许优优,你愿意嫁给身边这位韩天翊男士为妻子吗?”

“我愿意。”许优优梦寐以求的就是将来可以嫁给天翊哥哥,没想到她真的如愿以偿了。“我愿意做天翊哥哥的妻子,我愿意爱他,尊重他,哪怕是生死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那现场有人反对吗?”神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向台下。“如果有人反对的话,这边也是可以反对的。”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伴随着许情深好听悦耳的声音,她轻柔的挽着阎奕铭的胳膊,两个人出现在了红毯的另一端。

只见她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蓝黑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温婉的笑容深深地掩盖着。

而她身边站着的男人穿着笔直的黑色西装,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如果不是他那双眼清澈见底的深眸时时刻刻都在看着身边的女人,或许,这会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一直看着我做什么。”许情深明明来之前已经告诉过阎奕铭到了现场要目不直视,不要说话。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把这一套用在了看自己的身上?

“新娘子没有姐姐好看。”阎奕铭很显然没有听从姐姐的话,一句话,直接气的对面的许优优脸色铁青,很是不好看。“姐姐比新娘子还要美。”

“噗。”许情深一个没忍住,笑场了。本来她来的时候准备的还是挺充分的,但是没想到被他一句话给破功了,真是一个十足十的小磨人精。

“这位少女。”神父在看清楚那边的两个人以后,试探的问道:“你们,是要反对这场婚礼吗?”

“不是要反对。”许情深笑过之后美眸盈满了流光。“我是来祝福他们两个人的,毕竟,他们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佳人才子,我怎么可能会是反对他们呢?”

“新郎官长的也很丑。”阎奕铭口无遮拦的一句话再一次让现场的气氛凝滞。“姐姐,他没有我好看对不对。”

“阎奕铭!”韩天翊双手死死地攥着拳头,哪怕已经攥疼了身边的新娘,也不自知。“会说话你要不要多说一点?”

“你凶他做什么?”许情深美眸瞬间盛怒的凝视着面前曾经深爱的男人,语气也是极其不客气的。“我的男人,轮得到你来凶了?”

“你的男人?”韩天翊听见这句话之后肺都要气炸了。胸口剧烈去的起伏着。“许情深,你好意思说这样的话?”

“我们都睡过了,为什么不好意思?”许情深轻轻柔柔的挽着阎奕铭的胳膊,缓缓地朝着韩天翊和许优优的方向走去。“难不成你们都没看新闻吗?头条新闻,我婚前出轨阎奕铭的事情。”

“姐姐,你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呢?”许优优手被攥的生疼,眼泪猝不及防的掉落下来。“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这,非要闹到婚礼上来你才罢休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闹的呢。”许情深忽而觉得自己跟许优优真的是姐妹连心,连自己想要做什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了,我特意带了几个朋友过来给你们捧场,我瞧着今天这婚礼还不够有气氛,所以说,上人吧。”

她两只手轻轻地在半空中拍了两下,伴随着清脆的声音,一排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人手一个人的往前推。

许优优在看清楚来人后,整张脸煞白煞白的瞬间没了血色!“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怕了?”许情深没想到许优优这么沉不住气,真是不如她妈妈的一半。“是不是因为认识他们?所以你现在怕了?”

“这些人是谁?”韩天翊瞧着不远处站成一排眼神闪烁不定的人,其中几个倒是见过的有印象的。“你是觉得这场婚礼的记者还不够多吗?还要你亲自带来几个。”

“这可不是一般的记者啊。”许情深说着踩着八公分高跟鞋,嘴角边勾着从容淡雅的笑容来到其中一个面前。“这位,就是在我捉奸现场第一个踹开门的那个记者。韩天翊,你之前在现场是见过他的吧。”

“……见过。”韩天翊不明白许情深这是要做什么,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她从来都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来说说看。”许情深颇有深意的为这位记者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笑意满满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知道我当时人在公爵酒店的,嗯?”

“是,是许优优告诉我们的……”记者眼睛一闭心一横,直接伸手指向了那边穿着象征着纯洁婚纱的许优优。“是她跟我们说!只要我们踹门进去,就会惊天的新闻等着自己,绝对能上头条的这种!”

“你胡说!”许优优下意识的矢口否认,整个身影摇摇欲坠。“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要去公爵酒店抓人了!”

“是她说的!”记者也是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这会儿完全是怕被牵连的样子所以什么都招了。“是你说的许情深正在跟一个野男人在里面行鱼水之欢!所以,所以我们这群记者们才去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