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沈栀陈诗诗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沈栀陈诗诗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沈栀陈诗诗是著名作者江沉沉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江沉沉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背叛,五年后,她从地狱里爬出来,强势回归!打渣男,斗白莲,男人算个球,她要搞事业!只是,那个神秘冷酷的男人,却把她按在怀里,眼神极尽温柔。“栀栀,生了我的儿子还想跑?”

《总裁,夫人喊你跪榴莲!》 第3章 免费试读

夜凛寒在前往包厢吃饭的路上,心里想着公司的项目,这个冒冒失失的小孩突然撞了上来。

摔倒后竟然也不哭闹,反而还伸手朝他身手要抱抱?

夜凛寒微皱眉头,迈开一双优越的长腿,正要绕过去。

沈弈星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腿。

“……放开。”夜凛寒垂眼看着沈弈星,冷淡地开口。

“不嘛,宝宝摔得好痛痛,要叔叔抱抱~”

沈弈星更加用力地抱着夜凛寒的腿,开玩笑,对于这个有可能成为他新爹地的男人,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开他。

谁也没想到,夜氏掌舵人,商场上鼎鼎有名的冷面阎罗夜凛寒,就这么被一个小孩给赖上了!

夜凛寒本不喜欢孩子,但不知为何,对沈弈星有了一丝莫名的耐心,“小家伙,你家大人呢?”

沈弈星扬起天真无邪的脸,“妈咪上厕所去啦,叔叔,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你抱抱我呗。”

夜凛寒俯身,手臂穿过沈弈星的腋窝,将人提溜起来,放回座位上。

“小家伙,你妈有没有教过你,不要和陌生人搭讪。”

“但叔叔长得帅,一看就不是坏人。”

沈弈星声音软软的,在心里默默评价:虽然看着脸很臭,但对小朋友还算温柔,如果他成为自己爹地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好爹地。

“放开我儿子!”

这时,身后不远处忽然传来沈栀的怒喝。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抱着自家儿子,而且从她的角度来看,就是这个陌生男人想把自家儿子抱离座位!

思绪几乎凝固,她来不及思考,直接闪身过去,一手按住夜凛寒的肩膀,想将他手臂反剪,没想到夜凛寒的身手更快,在她刚接触到他肩膀的时候,就已经闪身将她控制在身前,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

紧紧相贴的身躯充满了热度,沈栀能感受到夜凛寒坚硬的胸肌,有力的手臂。

她从未与异性贴得这么近过,身子忍不住一颤,下意识抬头看去。

面前的男人比她高了一个头,有着一张宛如天神般完美的脸,淡茶色的眸子如鹰隼般犀利,充满杀气,坚毅的下颌线……简直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靠!这男人好帅啊!

上辈子她作为一名特工,在男人圈里打滚,可以说什么姿色的男人都见过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帅得这么完美的!

夜凛寒也看着沈栀洁白完美的脸庞,心里不知为何突然一热,他如同被烫到了一般,下意识松开钳制着沈栀的手臂。

“怎么回事?”

“怎么打起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餐厅经理胖乎乎的身子一颤一颤地跑过来,随后脸色巨变:“夜,夜少……”

经理直接来了个当场变脸,指着沈栀厉声质问:“你是谁?竟然敢袭击夜少,保安呢,都死了吗?”

保安这才后知后觉地闻声赶来,虎视眈眈地将沈栀围了起来。

刚刚的一切发生得太快,沈弈星小朋友也才刚反应过来,眼见着几个肌肉猛男靠近自家妈咪,忙从座位上跳下来,挡在妈咪的面前。

“不许伤害我妈咪!”

随即,又对夜凛寒说:“叔叔,这是我妈咪,你快放开她,她疼得脸都白了!”

夜凛寒冷峻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手上的力度却松懈开来。

沈栀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这里面恐怕有误会,皱眉看向夜凛寒:“这位先生,刚刚是我误会了,我向你道歉,但你也不应该在家长不在的时候去抱一个孩子。”

“你儿子刚刚坐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求我抱抱他。”夜凛寒冷声开口,语气森然,“我怀疑你们母子是来合伙碰瓷的,这是合理怀疑。”

哈?

沈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有没有搞错?我,会碰瓷你?”

她简直要气笑了,刚刚明明是这个男人动作可疑,她才误会了,怎么他还倒打一耙?

“这位先生,不管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份,我都不在乎,更不会要你一分钱,吃你一口饭!”

沈栀说罢,直接拽着儿子就走出了餐厅!

“妈咪,我们去哪儿啊?饭还没吃呢。”沈弈星小声问道。

沈栀气哼哼的,“换一家吃!”

沈栀走后,餐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所有工作人员都战战兢兢地看向夜凛寒,心想那个口出狂言的女人死定了!她知道她得罪的是谁吗?

那可是夜氏的掌门人!

这个女人得罪了夜少,不光她自己要遭殃,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必将承受夜少的怒火!

想到此处,人们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垂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夜少……”餐厅经理忍不住狂抹冷汗。

大总裁好不容易来店里吃顿饭,竟然就遇上了这事儿,他的职业生涯是不是要到头了……

夜凛寒盯着沈栀的背影,本就万年寒冰的脸,勾起一个冷到极致的笑来。

“三天之内,我要这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扔下这句话,他神色冰寒地迈开一双长腿,走进了走廊尽头的包厢。

包厢里。

夜老爷子正优哉游哉地剥着花生,看着孙子夜凛寒突然冷着一张脸推门而入,顿时吓了一跳,“臭小子,你今天吃枪子儿啦?”

夜凛寒面无表情地坐下,“爷爷怎么突然来找我吃饭。”

夜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十天半月都不着家,把我这个孤寡老人独自留在空荡荡的家里,可怜我晚年空虚,寂寞,冷……”

“爷爷,好好说话。”

夜凛寒无情地打断了亲爷爷的表演。

夜老爷子见自家孙子不吃这套,表情悻悻的:“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和晴晴结婚?”

夜凛寒头也不抬,“没这个打算。”

老爷子闻言几乎拍案而起,“五年前你夺了人家的清白,还给了人家信物,人家拿着信物找上门来了,和你谈了五年,你说不结就不结了?夜凛寒,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渣男呢?”

夜凛寒低头喝汤的动作一顿,“没谈。”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和晴晴没谈对象?那你更渣了啊!”夜老爷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夜凛寒。

夜凛寒的语气仍旧淡淡的,“我自有打算。”

“打算?你打算个屁!”夜老爷子了解自己的孙子,他这么说分明就是敷衍的意思,干脆耍起了赖,“我不管,我要孙子!你必须赶快给我生个孙子!我那些老朋友都有孙子了,就我没有,我现在都融入不进他们的话题了。你听到没有,我要孙子!”

“爷爷,我就是你孙子。”夜凛寒直接打断了夜老爷子的长篇大论。

夜老爷子被他噎得眼珠子一瞪,随即哼哼起来:“那你至少先订个婚让爷爷爽爽,爷爷连酒店和日子都看好了,你就忍心让我这个糟老头子失望吗?”

夜凛寒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痕:“爷爷!”

“再说吧。”夜凛寒搁下筷子,起身离席。

夜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仰头张嘴,将刚剥好的花生丢进嘴里,“嘿嘿,看来装可怜真的有用,我很快就能抱曾孙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