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唯一闻人九月结局是什么 林唯一闻人九月免费阅读全文

林唯一闻人九月结局是什么 林唯一闻人九月免费阅读全文

林唯一闻人九月是著名作者玥玥池塘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虐虐渣男好健康,完成任务,心情好。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真的太让人着迷了。这才是我要谈恋爱的小亲亲。那些渣男们,请圆润的滚开

《快穿之虐渣日常》 第5章 免费试读

祁少白的运气比闻人九月不知道好了多少,这才一会的功夫,就找到了难过哭泣的林唯一。

“你没事吧。”

祁少白有些笨拙的开口,他不喜欢跟女孩子有什么接触。这也是第一次追上一个女孩子,还看见了对方哭泣的样子。

林唯一没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竟然是祁少白,闻人九月就真的没有追出来么?

系统:闻人九月也在往宿主这边的路上。

“没事,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祁少白递过来的手绢,林唯一接了过来,擦了擦脸上的汗。

她一直有随身带手绢的习惯,基本每个世界都会有。这个世界也是有的,只是刚才用来堵住林可人的嘴,弄脏了。

“手绢脏了。”

林唯一看着被她弄脏的手绢,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

祁少白看着对方终于没有那么伤心了,才开口。

“谢谢你,我没事了,”

“这里不安全,我送你回家。”

祁少白看着对方伤心的样子,又想到这里是酒吧的后巷,没什么人,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哭,万一遇见坏人,就不好了。

“没关系,我不害怕,等下我朋友就来找我了。”

虽然心里很想跟着祁少白一起,想跟祁少白走,但是理智跟冰冷的系统不断地提醒她,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不可以跟祁少白离开。

她要等着完成了原主的心愿之后,明明白白的跟祁少白在一起。

“祁少白。”

祁少白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心里可不想闻人九月找过来。

“我是林唯一。”

确实,她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他叫什么名字。

林唯一,果然她就是自小就跟闻人九月有婚约的林家女孩,他不想看见林唯一哭。

系统:闻人九月正往这边来,宿主请注意。

“好。”

林唯一点点头,她觉得之前的林唯一太粘着闻人九月了,所以才会让闻人九月觉得,林唯一非他不嫁,给了他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祁少白这时候也听见了脚步声,跟闻人九月的声音,显然也是朝着这边来找林唯一的。

“我朋友来了。”

林唯一这时候眼神有些着急的看着祁少白,眼中都是祈求,希望祁少白可以离开。

祁少白一手握拳,这是不想让闻人九月误会?即使闻人九月不喜欢她,林唯一还是喜欢着闻人九月?

祁少白有些生气,二话不说,就离开了。

林唯一想要解释,但还是忍住了,让她的少白哥哥误会了。

这笔账,她一定会在闻人九月身上讨回的。

“系统,想办法把闻人九月引过来。”

这个位置她特意找的,是酒吧的后巷。

往日没有多少人会经过这里,原主还有一些小路痴,所以被闻人九月伤害之后,飞奔出来,迷路了也是正常的。

“闻人九月离宿主还有五百米,请宿主做好准备。”

系统很敬业的将闻人九月引了过来。

林唯一蹲在一个角落里面,开始拼命的挤眼泪。

脑海中,原主的回忆里面记录了很多小时候,原主被欺负之后躲在角落里面哭泣。

闻人九月每次都可以找到原主,安慰原主的画面。

那恐怕是原主没有变丑前,最美好的回忆了。

等到闻人九月找到林唯一的时候,就发现对方果然跟他想的一样,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落,蹲在默默哭泣着。

“系统,我现在需要你去加强一下,闻人九月脑海中对于林唯一小时候的回忆。”

“收到。”

系统很快就开始对闻人九月的脑电波产生刺激,让闻人九月的脑海中,出现很多跟林唯一小时候,他保护林唯一的画面。

“林唯一,别哭了,丑死了。”

闻人九月走到林唯一的跟前,看着她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蛋,此时因为哭泣,两个眼睛肿的跟核桃一眼,成了一条缝。

“我本来就丑。”

林唯一不高兴了,说出来的话,带着怒气,将脑袋一转,不去看闻人九月。

她此时在生气,不想理会闻人九月。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她才懒得理会这渣男。

“起来,我送你回家。”

闻人九月就知道小丫头会跟他顶嘴,他一直都知道的,小丫头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来没有变过。

可是,什么时候,他从喜欢林唯一变成了厌烦她。

甚至想要解除婚约,彻底摆脱她?

“不要你管,我以后都不需要你了,我要跟你解除婚约。你跟林可人才是一对,我什么都不是。”

林唯一开始展现她的难缠了,她不要跟闻人九月妥协。

“我不管你,谁管你。你是我的未婚妻,这一点暂时不会改变,林可人是你的妹妹,我对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啊,林可人不过是林唯一的替身罢了。

林唯一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跟小时候可爱精致的小女孩差距太大,他一时接受不了,当他见到了林可人。

跟他心目中长大了的林唯一相似的时候,他就有些迷失了自己的感情。

“我要跟你解除,我不要做你未婚妻。九月哥哥是坏蛋,我以后都不要再理你了。我要转学,离你们这些坏蛋远远的。”

林唯一终于呐喊出来原主的心声,没错,这是原主的感受。

她很讨厌现在的环境,因为闻人九月在这个学校,她喜欢闻人九月,想要亲近闻人九月,才在这个学校坚持那么久的。

“林唯一,谁给你的胆子跟我说这些。没有我的同意,你别想离开我的离开我的身边,解除婚约,你别想。”

闻人九月突然爆怒,他一想到林唯一以后不属于自己,每次哭泣的时候,都躲在别的男人怀中,他就受不了。

一时间双眼通红,伸手就将地上的林唯一给拉了起来,不顾林唯一的反抗,将林唯一的双手拉高举过头顶,固定在了身后的墙上。

身子也很有技巧的,压了过去,让原本还在挣扎的林唯一瞬间变成了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一双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闻人九月,放开我,你要做什么,我讨厌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