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墨李钺完整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曹墨李钺结局

曹墨李钺完整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曹墨李钺结局

曹墨李钺是著名作者小舟舟呀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穿越架空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最近曹墨晚上总是反复的做着梦。梦里自己一会子孙满堂,寿终正寝。一会是父亲被诬陷坐牢,她清白不保被退婚,族人也被未婚夫杀尽,并娶了自己的表妹。醒过来的曹墨发现梦里的事情正一件一件的发生着,曹墨决定不在坐以待毙……

《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曹墨心虚一笑,掌心微微冒汗,她已经感受到背后有打量的目光,肯定是顾显滇一行。

曹墨欲哭无泪,能上到五楼的人本就极少,必定会引起探究的目光。

她这一举动真是……蠢到家了。

“各位好汉行个方便,我是……”

不死心的想要顶着刀刃往前走,曹墨身后传来男子隐约带笑的声音,“这位公子同我一起,放行。”

熟悉的声音,曹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那个梦中这声音的主人还拉了自己一把,免遭破相。

四皇子,李钺。

为人阴沉狡诈,性格多变,让人捉摸不透是众口评价,却又因为某些陈年往事深得皇上偏爱,梦里他似乎被……流放了?

又是淡淡的兰麝香味,刚才在楼梯口撞到的人应该也是他了。

自己似乎跟这位四皇子还挺有缘,曹墨没将他当坏人,目不斜视,颇有底气的抬脚就迈进五层雅间,早就听说五楼神秘,今日能进来瞧瞧也不错。

李钺看着她这淡定模样,有些好笑,这小丫头还真不怕自己的诨名,面色淡淡的问道:“那公子如何称呼?”

“额……在下莫九。”曹墨随口扯了个名字,假名在这个时候肯定好过真名。

“既然同公子如此有缘,不若坐下一同吃些粗茶淡饭。”

李钺身后的随从忍不住直撇嘴,这莫公子一看就是位娇小可人的姑娘,主子肯定是起了逗人的心思,莫公子恐怕要倒霉了……

曹墨不知道,身边这位一言不发的随从正在为自己默哀。

她心思飞转,虽说不愿同皇室中人有牵连,但此时下楼也是个死,不若干脆在这耗着,还有顶层美食伺候,也算是不枉此行。

曹墨表示自己看得很开。

细细打量之下,这间雅间极大,几乎占了整个整层的二分之一,里面的装饰极尽奢华,灯罩乃透明琉璃所制,各处悬挂的纱幔是稀有的北域裟椤轻帐,就连入手的一抔茶盏也是青釉五彩晕染。

玩乐、比试、奏乐的物件一应俱全,起码能让一个大家族在此设宴。

瞧着四皇子悠闲自得的半倚在美人榻,英俊的侧脸线条如同雕刻一般,就是表情一副常客的模样,曹墨抽抽嘴角,还真是……奢靡纨绔。

父亲清廉,侯府过得日子虽说属上乘,但也绝对没有见过这般架势。

曹墨轻轻推开窗户,窗外是一根从一楼大堂而上通顶的柱子,视角被挡住了一大半。

“这么奢侈精致的房间,怎的位置这般差。”曹墨小声嘀咕了一声,她还想看看楼底下,能不能得到什么消息。

随从抽了抽嘴角,敢情这么奢华的雅间还被嫌弃了。

李钺有些好笑,愈发觉得这丫头有趣,不像别家女子那么矫情做作。他运气对着柱子的一处雕花拍出一掌,一阵轻微的金属锁链声传来,柱子竟是缓缓打开了一个洞,有牵牛花一样的小喇叭伸进窗户。

顿时,楼底下的人声鼎沸,清晰的传出。

曹墨一双杏仁眸子闪亮亮的,好奇打量着这机关,从不曾见过这般神奇好玩的东西,偷听信息一绝啊。

李钺转了转眼珠,起了逗弄的心思,煞有其事的说道:“最近坊间都在流传,这镇北候府的嫡女刁蛮任性,极其不懂的审时度势,因着有侯爷宠溺,嚣张跋扈,前阵子竟是传出与男子夜间闺阁幽会之事。”

曹墨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面上的笑容却是恰到好处:“那这位姑娘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遵守三从四德,女诫也定是没好好读,家中教导不够,将来怕是没人敢娶了。”

经历了那个梦,如今又有太多谜团等待她去解开,也没了嫁给顾显滇的心思。其实那天是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是她一生深爱顾显滇,为他相夫教子,但如今第一个梦显得有些可笑了,她到底是有多瞎才会择夫婿这般没眼力劲。

“……”李钺一噎,面上顿时有些讪讪神色,这丫头骂起自己来倒是挺狠,女子若是没人敢娶就是悍妇了,可从来没听说哪个姑娘愿意往自己脸上抹黑。

随从在一旁憋笑憋得很辛苦,他多久没听过主子在嘴上功夫吃瘪了。

“追影,刚才本公子发现上楼梯时玉佩被人撞掉了,你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找,找不回来便赔给本公子一个。”李钺斜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随从,凉凉的将他赶了出去。

曹墨睨了一眼他腰间那块羊脂般的玉佩,还有追影悲催的忍气吞声,一言未发。

看热闹这事她从来就喜欢。

屋中只剩两人,曹墨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是未出阁的小姐,还是有些不自在。

李钺饶有兴趣的瞧着她,长长的睫毛微颤,肤若凝脂,偏偏两颊鼓着,像只勤奋的天竺鼠。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被遮住,竟是让他有点失落,想多看看这双眸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有些熟悉。

瞧着曹墨目光始终停留在这几盘菜上,正眼都不瞧自己,某位傲娇皇子心里有些不满,好歹自己也是迷倒京都不少闺阁小姐的皇子,还不如这几盘菜?

京都的小姐不是个个以弱柳扶风之姿自傲,胃口小的喂猫一样,倒是没见过这般大吃大喝的女子。

“别噎着,吃这么多当心长胖。”李钺不甘心,嘴巴毒毒的又开口。

曹墨懒懒的掀起眼皮瞅了他一眼,“莫不是公子邀请我吃饭,却自己没带够银两?那莫某不吃了就是。”

李钺眉头狠狠一跳,他来这吃饭压根不用花钱好么!

而且这没良心的死丫头,明明是自己替她解围,怎的成了她的地盘一样!

李钺终于闭嘴安静了,曹墨吃的心满意足。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柱子里又发出轻微的机关声,牵牛花缩了回去,隔壁的有对话声逐渐清晰起来。

“杨大人,今日您能来,真是三生有幸,我今日可是准备了清音坊的琴师和……”

“客套的话少说,四楼并不安全,我要的消息呢?”

这是……

曹墨心里一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