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罗衣骨生花免费章节阅读 夏阕庭苏罗衣全文阅读

此生罗衣骨生花免费章节阅读 夏阕庭苏罗衣全文阅读

《此生罗衣骨生花》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小说,作者是有名的网络作者牛QQ,小说男女主角是夏阕庭苏罗衣,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前世,她为家族荣誉而甘愿给姐姐代孕。可是生产之日,姐姐竟亲手给她灌下砒霜,抢走孩儿。今生,她化身腹黑毒妃,乱世之中,她手段凌厉,心机丛生,誓要百倍讨回前世的债!

《此生罗衣骨生花》 第1章 免费试读

夏府东北角的浮沉阁内,红衣女子轻抚手中的圣旨,眸底染上一丝恨意。随即朱唇轻启:“太子选妃,这可是个好机会。”

“罗衣,已经三年了,你心底的恨……”夏阕庭满心担忧,却在触及眼前女子投过来的冰冷眸色时,哑然无语。

毫不收敛一身的寒意,苏罗衣冰冷的话语带了几分警告:“表兄忘了,苏罗衣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我,是玄机阁阁主!”

“罢了。”夏阕庭见她根本不听劝说,只能无奈由着她去,“明日便是选妃之日。你就以夏家义女的身份前往参选吧。”

“如此,便有劳表兄安排了。”微微勾起嘴角,不打眼底的笑意使她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夏阕庭点点头,转身而去。

遥望夏阕庭远去的背影,苏罗衣咬住下唇,不由得呢喃:“三年了……”记忆随之涌现。

三年前……

京城三王府一角传出一阵阵痛呼。苏罗衣死死地抓着被子,拼了命想把孩子生下来。

“二姑娘,再加把劲,就快了!”稳婆焦急的声音自身下传来,苏罗衣紧咬牙关再加了把劲。

可是即便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孩子仍是没能出来:“啊!好累……我,我不行了……”

稳婆见事态异常,便赶紧扬高了声音给等在产房外的苏锦衣回禀:“王妃,二姑娘身子弱,这孩子怕是……”

“一派胡言!给本宫好好伺候着,母子二人都得平安!”不等稳婆说完,苏锦衣焦急中夹杂了怒火的命令便率先传来。

生产一直持续了整整两日,终于在第三日清晨,产房内传来婴儿的啼哭。

“恭喜二姑娘,是位小公子。”稳婆擦着额角的汗珠,心底总算是松了口气。

再没了力气说话,苏罗衣扯了扯唇角,看向孩子的目光柔和而幸福。

猛地,房门被人从外面强行打开,苏锦衣直奔孩子,看了那孩子确实是个带把儿的,这才露出笑意。

“辛苦妹妹了。”

整整两日未曾洗漱,又一直流着汗,此刻的苏罗衣一身酸味。取出帕子捂住口鼻,苏锦衣眼底闪过一丝嫌恶。

苏罗衣的目光一刻也未曾离开孩子,示意屋子内侍候的下人通通回避后,她轻抚上孩子***的脸庞。

“这孩子是我两日三夜拼了命生下来的,往后,请姐姐好好待他。”

走到床边抱起孩子,苏锦衣不作答复,只是扬了扬下巴,守在门口的琉璃便端着药走近。

“请二姑娘用药。这药是王妃特意吩咐厨房给您熬制的,生产后用,最好不过。”琉璃话音刚落,药碗便已然交予苏罗衣手中。

苏罗衣闻着药味,猛然一阵反胃,药碗微跛,险些打翻。

琉璃见苏锦衣目光狠戾,便也顾不得规矩,一把抓住苏罗衣的长发,夺过药碗便把药硬生生给她灌了下去。

“咳咳……你……咳咳……”苏罗衣咳嗽着抬手指向琉璃:“你……”

“够了,折腾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消停了。”苏锦衣毫不掩饰眸底的讽刺,将孩子交给琉璃后,伸了食指挑起苏罗衣精秀的下巴。

“我的好妹妹,姐姐自幼身子不好,生不得孩子。如今你既已然帮姐姐生了孩子,按理说,姐姐本该善待与你。可偏偏……”

说到此处,她的语气顿时凌厉:“可偏偏,你对王爷动了情!你莫非不知,王爷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你……就这般恨我?”苏罗衣从不知那个每日对她嘘寒问暖的姐姐,竟是这般恨她。

“很意外么?苏罗衣,若非你肚子里有王爷的种,你以为,你能活到今日么?”冷冷一笑,鄙夷的目光如炬,死死钉在苏罗衣惨白的脸上。

咬住下唇忍着泪水,她倔强的抬眸对上苏锦衣的眸子:“咱们可是亲姐妹啊……你……噗!”

喉咙一阵腥甜,鲜血毫无预兆的喷涌而出。腹痛也随之而来,苏罗衣这才确信,原来眼前口口声声自称姐姐的女人,一早便算计着她的性命:“杀了我,你就不怕王爷追问么?”

“笑话!王爷要的不过是个助他登上储君之位的皇孙,岂会在意你的死活?”再也抑制不住的苏锦衣,仰头狂笑,狰狞的面目死死印在苏罗衣的脑海。

此刻,苏罗衣就连抬眸怒视的力气也所剩无几,意识更是涣散,却生生被刀绞般的腹痛唤回。

“我可怜的妹妹,安心的去吧。本宫会告诉娘家,你是产后血崩不治身亡。哈哈哈!”毫不怜惜的抱过琉璃手中的孩子,苏锦衣留下一抹狞笑离去。

模模糊糊的看着苏锦衣的背影,苏罗衣眼底的痛苦猛然变作怨恨,却也只能无力呢喃:“苏锦衣,欠我的,你得还!”

“砰!”回忆戛然而止,浮沉殿内雕花木桌上的茶具被鲜红的长袖扫落在地,破碎一地。

“苏锦衣!这三年,你过得可好?!”狠戾毒怨的墨眸映显在铜镜里,苏罗衣对镜抚上面庞,嫣然一笑,百媚丛生:“是时候讨债了。”

“小姐,您怎么了?奴婢方才在外面听到……”屋子外传来般若担忧的话音。

苏罗衣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收敛起多余的情绪,这才唤了般若进屋:“一时不慎打翻的茶具,进来收拾吧。”

“是。”般若见苏罗衣面色冰冷在桌前,几番欲言又止。

轻瞥到般若满腹疑虑的模样,苏罗衣出言询问:“有事?”

谨慎的关上门窗,般若这才小心翼翼的回禀这些日子查到的消息:“奴婢查过了,太子府中如今只有一位王妃。可是有关皇孙的事,却怎样也查不到。奴婢猜测……”

冷眸微转,唇角染上一抹嘲讽:“以我玄机阁的实力,岂会查不到一个孩子?除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