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目录 桑墨卫秫八王爷完整免费版阅读

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目录 桑墨卫秫八王爷完整免费版阅读

桑墨卫秫八王爷是著名作者以安兮乐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提供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全文阅读。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小说讲述了桑墨敏锐地感觉到身后迸发出的杀意,几乎瞬间侧身闪过!美丽快捷的身手!而且后面的石板地上早已深深地插入了三支淬火的羽箭!有刺客!保护王爷!八王府主院的卫兵立时间将卫兵团团护住!突袭屋檐的刺客让院子乱成一团!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 第6章 莫太医道歉 免费试读

桑墨懒得搭理他,慢慢悠悠的拿出十几根金针扎入卫怽的后背。

“唔!”卫怽闷哼一声,额头冷汗渐冒。

莫太医仍在背后絮絮叨叨嘲讽不断。

这令他不仅心中烦躁,随手拿起一颗石子,掷向莫太医。

这颗石子砸中了莫太医的嘴角,叫他疼得用手捂住嘴。

“再不闭嘴,下一次便不是一颗石子这么简单了。”他启声,隐忍声线中含着杀意。

莫太医这才闭上嘴,不甘再言。

一刻钟后,待徐瑞来了,卫怽已是满身热汗,汗水都浸湿了裤子,他的脸色从今只转变为通红。

桑墨看了看天色,察觉时间已到,猛然抽出他手臂上的手五金金针。

金针一被抽出,卫怽脸色骤然一变,猛然突出一大口黑血。

“噗!”

“王爷?!”莫太医以及暗卫们齐齐涌去。

桑墨被莫太医伸手推开,往后摔倒在地,她还未来得及起身,一个暗卫便拿着剑架在她的脖颈上,在她还没愈合的伤口上又划出了一道伤口。

“你干了什么?!”暗卫又急又怒。

桑墨皱了皱眉头,她还未来得及解释,卫怽已经缓和过来。

“住手。”

他微微喘息着靠着假山,莫太医正在给他把脉,那脸色犹如大染盘一般变了又变,在看向桑墨的眼神也多了些震惊和诧异。

桑墨用手弹开暗卫的剑,捂着自己流血的脖子,淡淡说道:“莫太医不是自恃医术高明吗?怎么?难道还看不出,王爷体内已渗入心管的毒血被逼出了吗?”

卫怽嫌恶推开莫太医,凝望她的目光幽幽,“呵,倒是本王小瞧了你。”

她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还你。”她将装着大补药的玉瓶扔到卫怽的面前,且冷嘲一声,“王爷若想寻死,大可继续服用它。”

他眯起冷眸,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那气势却不曾弱下半分,“你虽救了本王,但本王可没有忘记,你方才不敬之言。”

且他的言外之意,并不会饶过她刚刚气他的话。

她神情一顿,淡笑道:“王爷心胸广阔,胸怀大局,想必不会因我那几句玩笑话计较吧?”

“哼。”他轻哼,冷笑着,“你,本王绝不会轻易放过,但在处理你之前……”

莫太医震惊的看着桑墨,想不到她当真能够止住卫怽体内的奇毒,回过神后感觉到身旁凌厉阴狠的注视,身子不禁抖了抖。

他扭过头僵硬看去,就见卫怽那充满杀意的眼神。

扑通一声,莫太医直接跪到了他的面前,“王爷且听微臣解释!微臣敢用性命担保,绝无谋害王爷之心,典籍中记载,此药确实可治王爷体内奇毒!”

他连声解释着,生怕卫怽误会了他。

“药丸也绝无问题,王爷,王爷若是不信……”

莫太医焦急地拿起了地上的玉瓶,倒出药,猛地往口里塞去。

“唔!咳咳!”

他服下半瓶后,方才颤声道:“王爷明察,臣从未有过叛主之心!”

他的手脚都在颤抖着,可见他对卫怽是有多么的恐惧。

卫怽狭长的凤眸之内闪烁着异光,周身散发出的压迫力犹如泰山一般压在莫太医的身上,让他身子抖得越发的厉害。

片刻之后,卫怽收回目光,语气阴鸷,“最好没有,否则,本王的手段,想必莫太医很清楚。”

“是是。”莫太医松了一口气。

卫怽摆了摆手,让他离开。

就在莫太医起身要走的时候,桑墨拍了拍衣角的草屑,淡淡出声,拦住了他,“莫太医不觉得忘了什么吗?”

莫太医身形一僵,瞬间就想起了和桑墨的赌约。

她双手环胸,在卫怽散发出的压迫感中仍旧自如视若无睹。

莫太医转过身,紧紧的握着双拳,仿佛感到了羞辱一般,径直走到桑墨的面前。

他低着头,从牙缝中挤出道歉话语,“适才是老夫小瞧了王妃娘娘,但老夫也是为王爷安危着想,王妃娘娘莫怪!”

他的道歉不诚,但桑墨也不在意。

她要的,不过是他为自己方才的言行而感到羞辱罢了。

“莫太医谨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莫太医日后还是如今日这般自负行事,想必活不了多久。”她用着略带嘲讽的口吻,不紧不慢的说道。

莫太医猛然拂袖,不甘瞪她一眼,“臣告退。”

莫太医走后,桑墨才将目光转向,一直在旁边盯着她的卫怽。

他已经在徐瑞的搀扶下坐上了新带来的轮椅,现正用着探究的眼神看着她,四目相对之时,他别开冷目。

“将她带上。”

徐瑞推动轮椅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桑墨能感觉到心上压着一块石头。

看来,她的命暂时只保住了一半。

桑墨被带到书房,暗卫将她扔在书房地上。

“嘶。”她摔在地上皱着眉。

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这暗卫和他简直一个德性,丝毫不知怜香惜玉。

她揉着屁股起身,刚刚站起来,就听到坐在书桌前的卫怽幽幽启声,“本王让你起来了吗?”

她轻嗤,“王爷没让,但腿是我的,我想起就起,怎么?王爷还能控制我的腿跪下不成?”

话落,那凝视着她的目光变得更为凌厉了,仿佛犹如刀刃一般,在层层刮着她的血肉,令她心中不禁一紧。

卫怽冷笑,“本王不介意多费些唇舌,叫人砍了你双腿。”

她缓过气,淡淡一笑,扫了眼他盖着毯子,不知道已经废了多少年的腿。“呵,我若死了,那王爷这辈子只怕都要坐在这椅子上了。”

“哦?”他扬眉,目光阴戾。

她不慌不忙的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上,“王爷聪慧睿智,想必不会听不出我言下之意。”

她如今手中正拿着一个筹码,一个可以保住她性命的筹码。

所以,她要把这筹码利益最大化。

“我既能治王爷所中奇毒,自然也知道,王爷是因中了这奇毒,才会双腿残疾,无法行走。”

“有趣。”他眼中划过玩味之色,目光骤然一狠,“你以为,世间除了你,便无人可治本王体内奇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