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如李昭言小说 筠如李昭言免费全文阅读

筠如李昭言小说 筠如李昭言免费全文阅读

筠如李昭言是作者伏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筠如本是周府嫡女,贵妃一朝赐婚她嫁给了京城新贵李昭言,入府后,她凭借着精明干练将杂乱的内府之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慢慢的她才发现,她那个外表温润寡言少语的夫君,原来还是个憨憨……朝堂之事波云诡谲,且看夫妻二人如何齐心协力,见招拆招……

《御赐夫君不太冷》 第2章 免费试读

筠如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有些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有些落寞,又有些恼怒,她反复思量着怎样回应他才算妥当,过了许久,她才开口,“贵妃娘娘赐婚,对我周家来说,是莫大的恩赐,我没有觉得委屈,只是,李公子可是这京城炙手可热的新贵,这门亲事,是我周家高攀了。”说完她低下头去,不愿再看他。

“可是……”他有些急切的向前迈了一步,话到嘴边却没说出来。

筠如看到了他的表情,也听出来他语气中的意思。

落寞之后,一股气涌上了她心头,她有些不管不顾的说道,“李公子既然这么想退婚,何必去求王爷,听说李公子进京不过月余,便已得陛下多次夸赞,如此风头正盛,不如直接去求贵妃娘娘,不过前朝后宫多少有些不同,贵妃娘娘一向严厉,公子若要去,可要寻个娘娘心情好的时候,或许能成。”

说完也不管他惊愕的表情,转身便走,她一刻也不想和他待在一起了。

……

周府

“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周卉急切的问进来的小丫鬟清月。

清月向她福了福,快走几步凑到了周卉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都打听出来了,姑娘,贵妃娘娘亲自赐婚,将二姑娘嫁与湘王身边的李昭言公子。”

“当真?”周卉转头看向她。

“当真啊姑娘,这可是我亲耳听来传话的小厮说的,大姑娘经常派他来咱们府上,我看的真真的,夫人听到这话当时就松了一口气,还让陈嬷嬷打赏呢。”清月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道。

听到这话周卉确信小丫鬟说的都是真的,她坐在凳子上,手中的帕子绞的她细嫩的手指都泛了白,她紧抿着嘴唇,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上一个丫鬟因身染重疾被逐出府去,清月到三姑娘身边不过月余,因聪明伶俐甚得重用,此时看着周卉这副表情,虽不明白她心中想的什么,可她觉得作为三姑娘身边的贴身丫鬟,这时候她应该说点什么,来显示她在这府中的地位与那些寻常丫鬟婆子是不同的。

她倒也不傻,不敢贸然的评判主人家的内事,她轻轻的向前走了几步,微微弯腰,小心翼翼道,“大姑娘嫁进相府,二姑娘如今又被贵妃娘娘赐婚这京城新贵,且不说别的,就是将来借着二位姑娘的势,姑娘您必定能得嫁高婿,到时候……”

“啪……”

清脆的声响在这不大的屋子中传开,清月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一瞬间火辣辣的感觉袭上来,她有些不可置信的一手抚在脸上,不过她到底机灵,转瞬便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一句话不敢说便在周卉身边跪了下来。

周卉手中的帕子已经快被扯碎,她眼中散出噬人的光,面上的表情已经扭曲,赤红着双眼,手中传来阵阵麻木的感觉,这一巴掌,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连带着对他们的恨意,一齐发泄在了清月脸上。

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未能散尽她心中的怒火。

当初傅家来下聘求娶长姐时,她看着那流水般的聘礼抬入府中,那些珍器重宝,她这辈子都没见过。

她恨的红了眼,她恨这府中的所有人,为什么那穿着红嫁衣的人不是自己,长姐那样软弱无能,她凭什么就能嫁进相府那高门显赫之地。

外面皆传周氏双姝名动京城,外面的那些人瞎了眼,看不到她周卉的好处。

除了出身,她样样都比两个嫡姐出色。

这么想着,她心中的火烧的更甚,看着清月跪在地上那副讨人嫌的样子,她反手又给了一巴掌。

清月左脸颊上的热辣还未消,右脸颊上又挨了一记,女孩子最爱惜容貌,可她不敢说话,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卉还觉得不解气,抬起脚正准备踹下去,外面传来了声音,是夫人身边的陈婆子,说是二姑娘回来了,让她到大堂说话。

她应了一声,可心中气愤不已,连一个下人都敢看不起自己,仗着是夫人身边陪嫁过来的,就不将她放在眼里,不进来恭恭敬敬的向自己行礼,只在外面吆喝,真当她这儿没规矩了吗。

看着面前跪在自己脚下的卑贱下人,她抬起一脚狠狠的朝她瘦弱的肩头踹了下去,这府中,都欺负她的庶出的,连一个丫鬟都敢在她面前胡言乱语,什么仗着两位姑娘的势,她是这周府正正经经的主子姑娘,她自己便是别人依仗的势,那两个嫡出的,她还不放在眼里,早晚有一天,她们会跪在地上给自己磕头。

这一通发作,她心里舒畅了些,捏着帕子轻轻擦拭着额头上因暴怒而发出的汗,端起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她若无其事道,“起来吧,别在地上跪着了,让别人看到不好。”

她这意思很清楚,不愿让别人看到她虐打身边的丫鬟,清月是个机灵的,忍着肩上钻心的疼痛,快速爬了起来,她那瘦弱的身上,好似一阵风都能把她刮倒,挨了这一顿打,她禁不住的,浑身像筛糠似的抖着,只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周卉看着她那样子,心中更厌恶,果然是个***胚子,天生一副受罪样,可是因为她才让自己心中这股气消了,她多少愿意说几句话来宽慰她,“清月啊,不是姑娘我责罚你,咱们大户人家的丫鬟,走出去倒比农户出身的女子还像样些,你刚到我身边伺候,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我作为主子,自然愿意多教教你。”

她拉着清月的手轻声细语的说着,与刚才那暴怒的样子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你是个机灵的,我心中也喜欢你,只一点你要记住,你家姑娘,是这府中最好的,只有别人借着我的势,下次若是再说错话,可别我没提醒你,记住了?”

清月不住的点着头,脸上还带着笑,“多谢姑娘指点,我记住了,在清月心中,姑娘就是这府中最尊贵的人。”

听到这话,周卉才满意的笑了,“去打点水好好洗洗吧,今日早点歇着,不必随我去大堂了。”

夜色渐浓,前方的黑暗似深不见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