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沈芷伶晏宜修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沈芷伶晏宜修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沈芷伶晏宜修是作者玄卿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众人皆知,沈家大小姐沈芷伶美貌如花,却极其心狠手辣。这不,在路上被偷了钱包,沈芷伶追了小偷三条街还把人家暴打一顿。晏二少:我家夫人不喜动,手无束鸡之力。众人又说,她她她前几天还给我们爱豆刷了好多礼物,还揩油了人家!晏二少:我家夫人不是那种风流之人。可众人又说,前几天的电竞比赛冠军,业余散打冠军,还有那个有名的少女摩托车手,都是晏二少你夫人啊!这这这,沈大小姐真是A爆了!

《甜宠娇妻是首富》 第3章 免费试读

沈芷伶蹙眉,面上显出几分恼怒火之色,对这份婚约也是反感至极。

如果宋正国不提,她几乎要忘了。

婚约是两家父母在她十八岁时定下的,可她压根不愿意跟个面都没见过的男人有任何瓜葛,据说,那位晏家大少爷同样不乐意。

这么多年,两人连面都没见过,谈个什么婚约!

“宋先生,沈氏如何,跟别人无关。”沈芷伶连一声‘爸爸’都不想喊,越过宋正国就想走。

被保镖按在角落里的齐乃欣忽然发难:“沈芷伶,你别太嚣张了!潭墨再怎么说都是你爸爸,你的婚事他有话语权。”

她踩着高跟鞋踹了保镖一脚,飞快跑到沈芷伶身边拦住她,气急败坏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要是把沈氏给了你,回头这公司还能姓沈吗?”

齐乃欣这话戳到了沈氏股东的心坎里,其实不管沈芷伶和宋正国谁上位,只要能让公司得利,股东们都乐见其成。

但若是让沈氏成了晏氏附属,肯定没人乐意。

沈芷伶心下冷笑:难得这小三长了一回脑子!

不过……

一个孕妇穿着这样的高跟鞋健步如飞,还跟人动手……

真是少见。

沈芷伶个子高挑,站在齐乃欣面前完全是俯视的角度:“你这肚子……”

齐乃欣护着肚子往后退一步,警惕道:“你想对孩子做什么?”

沈芷伶不理她,转身招呼一个保镖过来,低声吩咐几句。

“沈芷伶,你不把话说清楚不能走。”齐乃欣拦住她。

自己好不容易凭着肚子里的孩子走到今天,眼看就要成为宋太太,怎么甘心被沈芷伶搅和了?

沈芷伶停下脚步:“你眼巴巴冲过来找死,真不怕我弄死你肚子里的私生子?”

齐乃欣脸色一变:“你说谁私生子,你——”

“未婚先孕,小三生的种,不是私生子是什么?”沈芷伶故意讽刺道。

齐乃欣一心想成为阔太太,最恨人提起上位史,当下气得紧紧攥住沈芷伶的手腕,暗中用力:“今天本来就是我和你爸爸的婚宴,还不是你来搞破坏?你没有遗嘱,公司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你爸爸管着,压根轮不到你来做主。”

“反正,不可能是你做主。”沈芷伶用力把她推开——

果然,齐乃欣摔出去的时候,压根没有护着肚子的习惯,反倒是高跟鞋扭了脚。

“潭墨……孩子……我肚子好疼。”齐乃欣反应很快,躺在地上就捂住肚子满地打滚,鬼哭狼嚎仿佛要难产似的。

“打120,快!”宋正国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看着沈芷伶:“你这个***,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我就让你一命偿一命。”

“她根本就没怀孕,你怎么这么好骗!”沈芷伶眼底是无尽的淡漠和仇视,“以你的智商,难怪沈氏这些年被你折腾得江河日下!”

“闭嘴!到现在你还敢胡说八道。”宋正国气得想打她,保安立刻围过来,虎视眈眈。

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气得要吐血。

现场一片骚乱,喊着打120,大多人看向沈芷伶的眼神也充满谴责——毕竟孩子是无罪的。

齐乃欣趴在宋正国怀里小声啜泣,看向沈芷伶的眼神却充满得意和讽刺:沈芷伶,看你还怎么嚣张!今天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但120还没赶到,沈芷伶的援兵就先赶到了。

沈芷伶将一名花甲之岁的老人迎进来,引起一片哗然。

“这位不是田儒老先生吗?”

“田家可是传承百年的医学世家,如今的家主就是田震,医德无双的隐士啊。”

“这老先生归隐后,可是千金难请,沈芷伶竟然能将他请过来,这丫头到底什么来头?”

沈芷伶扶着老人走到惺惺作态的齐乃欣身边:“田老先生,这位女士快流产了,麻烦您给看看。”

齐乃欣将大家的窃窃私语听在耳中,起身就要跑:“不,我不要你的人看,你肯定想害我的孩子。”

她可怜兮兮地向宋正国求情:“潭墨……你带我去医院吧。我不相信沈芷伶。”

宋正国却忧心孩子,握着她的手说:“乖,孩子不能出差错,田老先生医德盛名,比任何医院都好。”

他看向田震,恭敬道:“老先生,麻烦您了。”

齐乃欣浑身僵硬,下意识往后退,却被沈芷伶握住手腕强行往外送:“怕什么,只是号个脉而已。”

“你别碰我……好疼!”齐乃欣一把推开沈芷伶的手,踉跄着扑进宋正国怀里,哆嗦着哭:“潭墨,这位田老先生退隐多年,多少富豪一掷千金都请不到,沈芷伶却挑这个时机把人请过来……”

宋正国果然犹豫了。

“我要去医院,沈芷伶请来的人我都不相信。”齐乃欣哭着提醒道:“我看她分明是想制造变故,转移话题……潭墨,现在公司才是最重要的。”

“好,等救护车到,咱们去医院。别害怕。”宋正国果然听进去她的话,警告地看了一眼沈芷伶,:“别再耍花样,公司跟你无关。”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公司给谁,遗嘱说了算。”

沈芷伶诧异地回过头,只见昨晚那个帅哥鸭子竟然衣冠楚楚地站在门口,五官冷若冰霜,旁边还有个稍微瘦一点的小帅哥。

暗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带着怒意。

她诧异:“怎么是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