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墨卫秫八王爷全文免费 桑墨卫秫八王爷在线阅读

桑墨卫秫八王爷全文免费 桑墨卫秫八王爷在线阅读

桑墨卫秫八王爷是作者以安兮乐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提供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全文阅读。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小说讲述了桑墨敏锐地感觉到身后迸发出的杀意,几乎瞬间侧身闪过!美丽快捷的身手!而且后面的石板地上早已深深地插入了三支淬火的羽箭!有刺客!保护王爷!八王府主院的卫兵立时间将卫兵团团护住!突袭屋檐的刺客让院子乱成一团!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 第5章 立下赌约 免费试读

对上那双冰冷如霜,显露出凌厉杀气的凤眸,桑墨神情顿了顿。

但她也不慌,反而轻嗤道:“我看是王爷在找死吧?”

众人再次倒吸了口气,这还真是不要命了,竟敢这般与八王爷说话。

“你!”

腾腾怒火在卫怽眉眼间浮现,那怒极神色仿佛恨不得将桑墨碎尸万段。

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流出,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阴狠可怖。

“给本王杀了她!”他命令暗卫。

因剧痛而变得沙哑的声音里,透露着无尽杀意。

这是气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桑墨挑了挑眉头,在三个暗卫要向自己冲来的时候,不紧不慢地举起手中玉瓶,微微捏紧,“怎么?想要你们家王爷给我陪葬不成?”

三个暗卫身形一僵,不敢再靠近。

被威胁的卫怽气得快要咬碎一口白牙,他紧紧攥着手,手背直暴青筋。

“桑墨!!”

桑墨瞟了他一眼,眼看他快要被她气晕了,她方才抿了抿唇。

算了,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还是别刺激他了。

“王爷不妨冷静下来想想,吃了这药后,可曾夜半体燥,常伴心绞之疼?且比起第一次犯病时疼,此时可多疼了三分?”她淡淡问道。

卫怽的理智还没有被怒火彻底覆盖,闻言,他眯起阴戾冷眸,从他的神色看来,毫无疑问,她所说的症状,他确实有。

莫太医不悦拧眉,他最讨厌别人质疑他制成的药,更何况,眼下质疑他的人还是个女子。

他冷笑一声说道:“那依照王妃娘娘所言,此药无用,谁人能治?就凭王妃娘娘你,能?”

最后这一个字,含着满满的不屑嘲讽。

桑墨神情不变面不改色,冷淡且又笃定地说:“恩,我能,你若不信,我们可以赌一赌,只要王爷肯信我,给我金银针具,我必能压下王爷体内奇毒。”

莫太医脸色变了变,他还未开口说话,一旁疼得快晕过去的卫怽横眉冷目瞪去,眸内暗含戾色,声音因为疼痛而变得沙哑隐忍,“桑墨!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拿本王的命来赌!”

“赌的还有我的命。”

桑墨冷眸斜去,面对他对自己满满的杀意,她格外的冷静。

她若把他医死了,她自然也难逃一死。

“王爷放心,我惜命,若非必然能治,我也绝不会拿我的命赌。”她认真凝视着他说。

四目相对,卫怽微微咬紧牙关,惊艳俊容已经变得青紫,但那看着他的眼神似乎还在怀疑。

她轻啧一声,问道:“若再不治,王爷便会因痛极而暴毙,当然,王爷若是不听劝,非要吃这药,也迟早会暴毙身亡。”

他微微闭眸,推开搀扶他的暗卫,靠着假山盘腿而坐,透着血丝的狭长凤眸内泛着戾气,他冷望向她,犹豫再三,终是启唇。

“过来。”

莫太医心有一丝不满,他以为卫怽比起自己,更信得过桑墨。

“王妃娘娘不懂医理,若是交由……”

他不悦凝望桑墨,话未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她淡淡问道:“谁与你说我不懂医?”

莫太医冷嘲一笑,上下打量桑墨一眼,那语气中的鄙夷毫不遮掩,“女子学医,本就博而不精,娘娘即便懂,想来也不过多看几本书,尝过几味药草罢!”

“但要治人,依老夫看,王妃娘娘还是莫要胡来为好,免得害了王爷,这治人不似女子绣花,王妃娘娘可要三思。”

这番话令她不禁冷笑,原来是瞧不起女子。

也是,这是古代,古代封建,男子向来自大自以为是。

但她可不是他能轻易看不起的人。

桑墨抿了抿薄唇,芊芊玉手在把玩着药瓶,意味深长说道:“我说了,赌一赌,莫太医若是输了,便要给我,不,是给天下行医女子一个道歉,如何?莫太医赌是不赌?”

莫太医轻嗤,极为不屑,还想说什么,一旁已被毒气攻心的卫怽坚持不住了。

“滚开!让她过来。”卫怽阴戾出声。

莫太医身子微微一僵,眼见卫怽已答应让桑墨治毒,他也无法再阻拦,只能不甘不愿的让开身子。

“好,那老夫就看看,王妃娘娘有多大的本事!”他不甘道。

“嗯,睁大你的狗眼看吧。”桑墨与他擦肩而过时,淡淡说道。

莫太医恼极,却又无可奈何。

卫怽周身气势实在煞人,桑墨仅仅是蹲到他面前,都已觉身子有些僵硬。

她在现代所学医术涉及甚广,有中医有西医,甚至连瑶族的不传蛊毒之术都稍有涉及。

在搀扶他逃跑的过程中,她无意碰到他的手脉,能探知到他体内奇毒很棘手,但也并不是不能解。

她将手伸向他的衣襟,想要解开他衣衫。

“啪!”

他猛然攥住她的手,隐忍着痛意,阴狠启声,“你想干什么?”

桑墨脸色微变,抽出快被他折断的手,轻轻揉动,忍着火气反问:“王爷难道不知针灸都不曾脱过衣衫吗?”

他额前冒着热汗,微微眯眸,似在质疑她。

片刻后,他冷哼一声,抬手扯开华贵衣衫,但在要扯开里衣时,手停顿下来,手微微颤抖,不知是被疼得没力气扯了,还是不愿。

暗卫已经拿来针包,桑墨见他磨磨唧唧地,心生不耐,抬手便扯开他里衣。

“你!”他露出恼色。

他衣下肉体倒是秀色可餐,随着他因疼而冒出的热汗滑落望去,只见他肌肤白皙,腰腹紧窄,六块腹肌呈现优美线条。

桑墨微愣一瞬,许是没想到他一个整日坐在轮椅上的残废,竟也有这般好身材。

她回过神,在暗卫们惊恐的目光下,摆弄他的身子,让他面向假山盘腿而坐。

“本王就信你一回,你若止不住本王体内奇毒,本王即便是死了,也绝不会轻易放了你!定将你千刀万剐,让你生不如死!”他咬着牙,背对着她,隐忍启声。

“哦。”

桑墨丝毫不惧,执起金针,便扎入他的手五金穴。

莫太医见她只用一针,嘲讽道:“这穴位乃是手五金,需同手千金两穴倒马并用,娘娘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