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墨李钺免费小说 曹墨李钺完结版在线阅读

曹墨李钺免费小说 曹墨李钺完结版在线阅读

曹墨李钺是著名作者小舟舟呀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最近曹墨晚上总是反复的做着梦。梦里自己一会子孙满堂,寿终正寝。一会是父亲被诬陷坐牢,她清白不保被退婚,族人也被未婚夫杀尽,并娶了自己的表妹。醒过来的曹墨发现梦里的事情正一件一件的发生着,曹墨决定不在坐以待毙……

《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 第1章 免费试读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货色,还想逃跑!”

“你看看衣裳半遮半掩的小模样,还真是够……”

“不愧是侯爷家的嫡女,这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哎!别瞎动,第一个说好是我来。”

迷茫中,人影重叠,仿佛被无数双大手推搡着,在波涛汹涌的暗流中翻滚,阵阵刺耳猥琐的声音钻进耳朵,从模糊到清晰。

愤怒,绝望,惊恐……无数惊惶的情绪涌上心头,凛冽的寒风呼啸,感受到身上粗粝的大掌,涌起阵阵不适。

曹墨紧闭着双眸,暗暗攥紧了手中的金簪。

“这小美人好像醒了,快睁开眼看看你现在可怜的样子……”

话还没说完,原本猥琐大笑的老乞丐啊的惨叫一声,从美人身上滑落下来,哀嚎着满地打滚。

周围两个正在解裤腰带的男子吓了一跳,看着老乞丐的眼珠子上赫然插着一柄金簪,破碎的眼球飞溅,血正淙淙的流下来,一时竟是被惊住了。

“啊我的眼睛,给我杀了这个小娘们!”老乞丐惨叫着,满是血的手指直指正要逃跑的曹墨。

凭借着灵活的腰肢,弯腰躲过男子的熊扑,曹墨拔下头发中最后一根簪子用力掰断,将里面藏的白色粉末随风撒出。

里面是毒,这三个人活不过今晚。

曹墨心中起了一丝波澜,这是她头一次杀人,但好像感觉还不错。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自己为何会从戒备森严的侯府被带到乞丐堆里!

身为镇北候府嫡女,出身高贵,老侯爷立下规矩,世袭侯位者,不得三妻四妾,如今的镇北候仅正妻一人,养育一对儿女,曹墨从小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最近皇上有意下旨让她与世子哥哥定亲,想来是有些贵女们觊觎世子妃的位置,终于坐不住了罢。

曹墨暗暗咬牙,敢陷害到自己头上,等她回侯府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看看是谁这么不要命!

侯府朱红色大门有些斑驳,门口皆是来势汹汹的侍卫守着,一旁华丽的马车上是平阳侯府的标志,世子哥哥提亲为何要带这么多侍卫来?

曹墨心里一突。

飞快的冲进府中,院中杂草丛生,不见几个侍候的仆人,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脚步不停直奔后院父亲的书房,还没到院门口就被管家满脸不耐烦的伸手拽住,力道之大,将曹墨扯了个跌仓。

周围仅有的几个护卫也站起来,面色不善。

“大小姐今日又是闹哪出啊?”管家在心里翻着白眼,暖玉阁的小晴儿还等着他呢,这蠢丫头居然活着回来了。

若是事情失败,不知道那位会不会怪罪……

“云管家这是何意,是父亲的意思?”曹墨皱起眉头,父亲向来宠她,若是连她都不肯见,想必定是出了极大的事情!

管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看傻子一样看着狼狈不堪的曹墨。

“你这一身乞丐衣裳还真是恶心,如今清白不保就算了,连脑子都吓傻了?”云管家轻蔑的冷哼一声。

曹墨一双杏仁眸子清澈,目光将面前的人牢牢锁住,眼底寒意涌动,袖中拳头紧握,死死压住心头怒意。

区区一个管家也敢这般冒犯,该死!

管家被她的眼神吓一跳,目光微闪,一张老脸冒出细微的汗,心虚的小声嘀咕道:“谁……谁不知道如今老爷还在死牢里,大小姐这是被吓傻了吧,难怪会被退婚沦为笑柄……”

死牢?!

曹墨顿住,看着面前一脸讥讽的管家,心里掀起万丈惊涛骇浪,整个人因为恐惧都颤抖起来。

祖父统帅北狼之师多年,父亲也跟随常年镇守边疆,威赫周围四国,近几年才返回京都。皇上念及祖父年岁已大,亲赐父亲世袭候位,留于京都任职。

虽说有将兵权回收的意味,但镇北候府誓死效忠皇权,自然是没有二话,亦是十分得皇帝信任,是这紫禁之巅中数一数二的权贵。

为何……为何父亲会进了死牢?圣旨何时下的?

“大小姐,不是我说,你之前就应该讨好世子殿下,世子妃过门你就去做个贱妾,好歹能保住自己小命,如今你已经是破鞋一个,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管家心下盘算着,这么做讨好那位姑奶奶也不至于被责罚,随即命家丁架起曹墨,二话不说就丢出了大门外。

曹墨狠狠摔下台阶,看着紧闭的大门,曹墨想起管家刚才说的话,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向着远处跑去。

门口的侍卫似乎是得了什么人的授意,无人阻拦。

顾显滇,她心中一生挚爱的世子哥哥,要迎娶别的女子?!

曹墨脚步匆匆赶到平阳侯府的时候,喜娘正甩着手绢喜笑颜开,丫鬟向四周撒着银钱说着吉祥话,引得百姓哄抢。

竟……真的在办喜事,曹墨忽的背部密密麻麻爬满了寒意。

新娘子不自己,而顾显滇却一脸温柔宠溺……

大门口高官富商往来进出,周围满是欢呼道贺声,皆是热闹喜气的景象。

曹墨心口窒息一样的痛楚,脚下一崴重重磕向了一旁的青石砖。

完了……她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尖锐的疼痛没有袭来,一只温暖的大掌抓住了她的后脖颈,将她拎小猫一样拽了起来。

接着,一道好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跑这么急当心些。”

少女回眸中的倔强和绝望让来人一怔,似乎里面包含的悲怮痛楚仿佛能将人席卷吞噬。

“谢过四殿下。”

低低的道谢后,曹墨执拗的看着那顶花轿,一瘸一拐走过去。

竟是认出了自己么,李钺玩味的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有些悲凉,也罢,今日之后,这世上就再无四殿下了。

身后几个穿着血色铁甲的禁军上前,低声冷漠道:“公子,该出城了,还请公子莫要为难我们。”李钺收起笑容,长袖轻拂,墨发飘扬,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