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赐夫君不太冷小说免费看 筠如李昭言完整版在线阅读

御赐夫君不太冷小说免费看 筠如李昭言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编最新推荐的好书《御赐夫君不太冷》主要是描写筠如李昭言的事情,作者伏雨笔下的小说内容绝对精彩刺激,是一部消磨时光的佳作。筠如本是周府嫡女,贵妃一朝赐婚她嫁给了京城新贵李昭言,入府后,她凭借着精明干练将杂乱的内府之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慢慢的她才发现,她那个外表温润寡言少语的夫君,原来还是个憨憨……朝堂之事波云诡谲,且看夫妻二人如何齐心协力,见招拆招……

《御赐夫君不太冷》 第4章 免费试读

五日后。

皇帝早已下了圣旨,既然是圣意,这亲事就得匆忙张罗起来,周夫人心里是极其满意的,前朝的事她一个妇道人家不愿去理会,自然也就没了那些顾虑。

周夫人原是出身商户,嫁给周晋时,他不过是一个穷的吃不起饭的举子,好在岳丈看出他将来必有一番成就,将自己嫡出的女儿嫁给他,这些年来周夫人侍奉公婆,操持内务,样样得手,周晋对这位夫人也是很满意的。

周夫人的娘家是极讲究的,刚嫁进周府时,嫁妆便流水一般抬了进来,各种金银器具,名贵家具,绫罗绸缎,照的周府的下人晃了眼,自家穷了这半辈子了,何时见过这么多财物。

虽说用着女子的嫁妆是很不体面的事情,可周夫人豁达,从不拘于这些俗礼,周晋官阶虽低,到底是属于清流人家,起先心里也有些膈应,可是日久天长,周夫人从不摆架子,周晋也就不提这事。

周夫人心中高兴,动辄便赏下人,府中一派热火朝天,只有筠如的二哥,为着备考的事,整日闷在院中看书,从不出来。

外面风风火火,忙碌不堪,可筠如的院子里却很冷静。

她不喜喧闹,便遣散了院中的丫鬟婆子,只留清浅一个。

筠如的院中的杂事自有粗使婆子来打扫,清浅也很稳重能干,里里外外操持得当。

她坐在花藤架子上的秋千上,一下下晃悠着,百无聊赖,长姐怀着身孕,她不便到相府叨扰,听说前些日子又有些不好,不知为了何事,险些动了胎气,吓得大姐夫将宫中的太医拘在府中,时时看护着。

今日天气极好,清凉有风,不如到城外的陈明山上去烧香拜佛,替长姐腹中的孩子祈福。

清浅还在廊下做着针线活,筠如吩咐一声,她便放下了手上的活计,起身准备去了。

出了院中,筠如又寻了一个小丫鬟,去同母亲说一声。

没过多久,清浅带上了一应事物,服侍筠如穿了斗篷,车架是一直都备着的,上了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向着城外走去。

平坦的石板路渐渐变成了颠簸的林间小道,筠如迷迷糊糊都快睡着了,车夫在外面吆喝一声,清浅轻轻推了推她。

睡了这一会儿,她感到神清气爽。

陈明山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四周高大的树木林立,微风阵阵吹拂,更觉舒适凉爽。

站在山下,抬头向上看去,宽阔的青石板台阶好像直通到云雾中,远处的庙宇四周烟雾缭绕,仿若仙境一般。

筠如提着裙摆,一级级台阶向上走去,青石板上好像还带着湿气,她不得不走的小心一些。

今日来拜佛还愿的人很多,有的是衣着华贵的妇人带着女儿,有的则是身着布衣的寻常百姓,或匆忙,或闲适,小小的一座庙宇,可包罗世间万物。

走了许久才到了山顶上,筠如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薄汗,向庙宇内看去。

高大的佛像,一动不动,慈悲的看着人世间。

蒲团上,一位荆钗布裙的妇人双手合十,紧闭着双目,不知在祈祷着什么。

迈过高高的门槛,筠如走进去,也在一旁的蒲团上跪了下来,像着妇人的样子祈祷。

此时此刻,她心里想的只有长姐和腹中的孩子……

淡淡的檀香味传来,听着不远处的钟声,筠如觉得心里安静极了。

清浅在外面等着,见她出来,便问她接下来去哪。

“听说寺庙后面有一大片竹林,走,咱们去瞧瞧。”筠如说。

清浅应声,跟在她后面慢慢走着,仿佛是沉浸在林间的清闲舒适中,一时没注意前方,不小心撞到了来人。

筠如思绪收回来,知道是自己的过错,忙向来人赔礼道歉。

“你眼睛瞎啊,怎么走路的,撞坏了我的衣裳,你赔得起吗,”听声音是一位年轻的姑娘,正重重的拍着自己的衣裳,连头都没抬,厉声说道。

听到这话筠如心中也有些恼火,可这儿是寺庙,清净之地,不好在佛祖面前起争执,便忍着没开口。

那年轻女子抬起头来,看见是她,嗤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这近日里京城赫赫有名的周家姑娘,怎么?你不在家里好好备着亲事,跑这儿来做什么妖。”那女子抱着胳膊,一副看笑话的样子。

筠如看清楚她的面容,是父亲的上司汤大人家的女儿,她虽然气愤,可碍着这一层面子不好发作,父亲在官场一向谨小慎微,好不容易经营到今日,不能因为自己给父亲带来麻烦。

她轻轻向着那女子福了一福,说道,“多谢汤家姐姐关心,只是妹妹的事自有家中母亲做主,就不劳烦姐姐费心了。”

她急于摆脱面前的麻烦,说完便侧身,要从那女子身边走过去。

“哎~”看她这副软弱的态度,那女子更不愿意放她走,家中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自己的父亲虽不过是个五品官,可这么巧,就是她父亲的顶头上司,她抢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李公子,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她周筠如这个还不如自己的女子。

原先她求着父亲到李公子府上去提前,父亲却骂她痴心妄想,怎么,如今轮到周筠如就是赐婚这么顺理成章的事了。

连日来的怨气,今天正好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她伸手拦着筠如,不让她走,想着今天非得让她下不来台。

她转过身来,与筠如平视,不依不饶的说道,“你知道我这衣裳有多金贵吗,这是宫里赏下的料子,我可是找了十几个裁缝连日才赶制出来的,你瞧瞧你给我撞得,这还能穿吗,我倒不知备受赞誉的周家姑娘,竟是这样的无赖,撞坏了别人的衣裳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说就想走,大家都来看看啊,”她挥着手,高声的嚷着,将四周的人都引了过来。

渐渐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这下筠如想走也走不了了,身后的清浅也气的不轻,伸手指着她想要辩驳两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