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欢秦煜珩最新章节免费 沈清欢秦煜珩第2章在线阅读

沈清欢秦煜珩最新章节免费 沈清欢秦煜珩第2章在线阅读

沈清欢秦煜珩是作者丐小乞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丐小乞的代表做。沈清欢作为游戏公司的监制总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穿进自己公司开发的游戏里。大型沉浸式古风宫斗AI游戏……这也太沉浸式了!不穿不知道,一穿才发现她的女主角竟然这么惨?这可不行——于是沈清欢彻底撕掉原主懦弱不争的标签。争宠,上位,斗白莲!手撕伪善父亲,脚踩恶毒宫妃,她誓要让自己成为史上最爽皇后!只是……游戏里的皇帝怎么开始黏上她了??这不是剧情走向啊喂!

《皇后精分后走上妖后路子》 第2章 免费试读

“嗯?无事?”

秦煜珩看着坐在那个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语不发,看起来却并不像有什么事的小人儿,心里不觉松了口气,语气却还是格外淡漠:“沈卿欢,你既然没有疯魔,那为何宁贵妃又被你吓成那副模样?”

“陛下,是来为宁贵妃讨公道的?”沈清欢慢慢抬起头,眸子好像氤着些淡淡的水光:“是臣妾唐突,臣妾稍后会去向宁贵妃道歉的,她想协理六宫,臣妾也愿意答应。”

沈清欢看了那么多本宫斗小说,直觉告诉她这个时候就是要以退为进,用绿茶打败绿茶。

面前男人淡漠森冷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你胡说什么,你是皇后,哪有向贵妃道歉的道理?真是一点礼数尊卑都没有了!”

秦煜珩冷笑一声,抬手扼住女人的下颌逼迫她抬起头来,太医极为识相的退了出去。

年轻的帝王正待开口,突然看见自己向来隐忍的皇后眼里流出两行清泪,手指微颤着搭在他手上:“臣妾,臣妾……”

她的嘴唇嚅嗫了许久,却颤抖着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秦煜珩看着女人咬得发白的唇,心中不由得像是被一柄尖刀刺穿,疼得喘不过气来。

她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哭成这样!

“你哭什么?”

秦煜珩缓缓松开她的下颌,语气却还是淡漠:“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臣妾自知不得圣宠,惹得陛下生气,是臣妾的过失……”

沈清欢见他全然不为所动,暗暗骂了一句果然狗皇帝都是死渣男,不禁又开始疯狂飙戏,那眼泪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般哗啦啦的往下淌。

“只是求陛下,给臣妾最后一丝作为皇后的体面,陛下要废后,要将我打入冷宫,臣妾绝无二话,若是让那些嫔妃来肆意折辱臣妾,陛下不如赐臣妾一杯毒酒,让臣妾了此残生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作势便要朝着那柱子上撞过去,秦煜珩倒吸一口冷气,赶忙大踏步冲上前挡在她面前,看着那一头漆黑如墨的乌发撞在自己胸前,女人眸子里竟真有诀别之意,心里不觉又是一痛。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朕怎会将你打入冷宫?卿欢,谁欺负了你,你该同朕说,朕自会责罚她们,寻死觅活做什么!”

秦煜珩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抬手紧紧将她搂入怀中。

沈清欢看着他表情松动,心底不禁暗自冷笑,故意做出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臣妾这般活着,又有何趣味?”

男人俊逸的脸上浮现起一丝怒意,对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内侍缓缓开口:“降旨意下去,宁贵妃对皇后不敬,罚奉一年!降位为嫔!”

这还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在宫里,降位已经是天大的惩罚了,更何况还是直接从贵妃降为嫔,这简直是把宁贵妃的脸面都撕碎了。

沈清欢心中暗爽,面上却还装成娇弱小白花的样子,哭哭啼啼的谢了恩,送走了皇帝陛下。

“你这样耍手段,和宁氏又有何区别?”

脑海中那个真正娇弱的小白花悠悠开了口,却不是感激沈清欢帮她出气,而是劈头盖脸的指责。

“你清醒一点好吧!”沈清欢恨铁不成钢的开口:“你不使手段,别人就要骑到你头上了,你不觉得你这个皇后有点太窝囊了么!和人设里……”

她突然闭上了嘴,低咳一声:“反正我觉得这样并不好。”

“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沈卿欢突然捂着脸开始呜呜哭泣,声音哽咽而隐忍:“皇上不爱重我,父亲视我如弃子,这深宫之中,我一无所依,除了谨小慎微,我又能做什么呢……说起来,你究竟是什么人?”

刚打算走进寝殿的宫女们突然愣了愣,看着只有沈卿欢一人的太华宫,不禁毛骨悚然。

皇后娘娘她究竟在和什么人说话?

沈卿欢的眼神迷茫又好奇,全然没有注意到宫外的人正一脸惊悚的看着她:“哎呀,这就说来话长了,总之呢,我是来帮你的,你相信我就行了。”

“皇后娘娘定然是得了失心疯了!”宫女吓得直接摔了手中的杯盏,冲出宫去把才走不久的太医又拉了回来。

整个太华宫已经乱作一团,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围坐在沈清欢的身边,脸上愁容满面。

“这……娘娘的脉象全然看不出异常,在我等面前,似乎也不似疯魔之相啊。”

这时,宫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高呼:“越贵妃到!宁嫔到!”

呵,刚才被降了位份,此刻竟还敢过来,定时没安好心!

太医们纷纷散开,一个身着墨蓝宫袍的女子状似关怀的拉过沈清欢的手:“娘娘好端端的怎就病了呢?臣妾二人甚是忧心,特地前来看望娘娘。”

这人便是越贵妃了。

“劳烦两位妹妹了,本宫无事。”沈清欢默默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面上却装的温婉柔弱:“本宫方才不过是在自言自语,岂料就吓到了宫人呢。”

毕竟还有太医什么的在场,不能就这么暴露了本性,装一装还是很有必要的。

宁嫔和越贵妃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有冷凝的光。

越贵妃从怀中掏出一张绣帕假模假样的拭了拭眼角:“这太医院的太医都尽数过来了,娘娘的身子定然……”

“是臣妾平日惫懒,没能为娘娘分忧啊!”宁嫔会意,哭得比越贵妃还要大声。

她越哭越是起劲,拉着沈清欢的手哀哀戚戚的开口:“眼下娘娘成了这幅样子,臣妾实在深感不安。”

她虚情假意,沈清欢自然是要配合的,赶忙拿起帕子帮她拭了拭泪。

“虽说我这病确实因妹妹而起,若不是妹妹今日穿着凤袍来找我炫耀,还掌掴我的宫女,我也不会气急攻心至此……不过既然妹妹也受到了教训,事情便过去了,本宫的身子也无大碍,就不劳妹妹挂心了。”

宁嫔一愣,没想到在这儿吃了个冷钉子,悄然看了身后的越贵妃一眼,咬着牙道:“这后宫中的杂事,臣妾和越贵妃会帮娘娘打理的,娘娘可再莫要忧思过度。”

“哦?”沈清欢看着宁嫔吃瘪,却还强撑了为越贵妃出头夺权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妹妹如今好歹也是个嫔,打理杂事……怕是不妥。”

“……给她吧,反正这凤印在我这儿也形同虚设。”脑海中的那朵白莲花又散发出了自怨自艾的芳香。

给你个大头鬼!真形同虚设怎么会这么多人抢着要?!

她气得差点准备开喷,片刻沉默间,便看见越贵妃眸底闪过一丝得逞的冷光:“臣妾多谢……”

“妹妹不必多礼,”沈清欢打断她,似笑非笑的开口道,“既然如此担忧本宫的身体,那本宫也不便推脱了,明日起便准许你二人来为本宫侍疾吧。”

宁嫔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身后的越贵妃也是心里一紧,说话忘了过脑子:“皇后娘娘,你让我来侍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