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完整版小说 曹墨李钺免费阅读

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完整版小说 曹墨李钺免费阅读

男女主角是曹墨李钺的名称为《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是作者小舟舟呀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最近曹墨晚上总是反复的做着梦。梦里自己一会子孙满堂,寿终正寝。一会是父亲被诬陷坐牢,她清白不保被退婚,族人也被未婚夫杀尽,并娶了自己的表妹。醒过来的曹墨发现梦里的事情正一件一件的发生着,曹墨决定不在坐以待毙……

《反穿书之皇后她千娇百宠》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个雅间居然可以听到隔壁的对话,偷偷看了一眼一旁的李钺。

他正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显然是早就知道的。

“是是是,您让我盯着侯府,前几日娄氏去了皇云寺上香,住在了北院第二个厢房中,这几日见过的人,说过的话都在这上面写着了,若是大人有想法,下官可以……”

“不用,我自由安排,你只管做好自己该做的。”隔壁随即传来关门声,是那位杨大人离开了。

许久后,又听到那人狠狠碎了一口:“要不是为了讨好那位,谁会在这看你脸色行事!老不死的东西!”接着是一阵碗筷摔落的稀碎声,隔壁彻底安静下来。

曹墨一张小脸此时阴沉的能滴出墨汁来,原因无他,隔壁房间所提到的娄氏,便是她的母亲,镇北候夫人娄氏。

能让自己听到这样的消息,曹墨斜睨了一眼对面已经有些困顿的皇子殿下,他正眯着一双狐狸眸子假寐,只怕自己的身份早就被他看穿了。

“臣女谢过殿下大恩,若是今后有用得到臣女的地方,哪怕孤身赴死,也必以报恩。”曹墨规规矩矩行礼告辞,一心只想着赶快回府告诉父亲这个消息。

曹墨匆匆离去,李钺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瞧着少女纤细的背影,冷哼一声,眼底的神色有些琢磨不透。

这丫头倒是聪明,孤身赴死,说白了这份恩情欠的是她曹墨个人,报恩是这丫头自己报,动不到侯府的势力。

如今父皇的身子还算硬朗,聪明的势力都还在观望,并没有站队。

这丫头竟是觉得自己在通过她,拉拢整个侯府,如此机敏聪慧,又怎么可能是个不懂审时度势之人?!

曹墨心下还是有些紧张,不知道这位阴晴不定的四殿下会不会觉得自己不识抬举,拒绝示好拉拢,就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尽快将这消息告诉父亲,若是母亲的行踪那边有人盯上了,那侯府这边也必定是出了内鬼,才能将消息传递出去……

曹墨的背脊有些发凉,这水,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深。

一迈进门,等在门口的是梳妆打扮好的袁云,她裹着银白色的披风,小脸冻得通红,不停的跺脚,瞧见曹墨回来赶紧迎了上来。

“表姐,你怎的不带我就自己跑出去了,又跟世子哥哥偷偷吃飘香阁不带我……”少女眨着纯澄的目光,娇憨嗔怒的模样让人心生怜爱。

曹墨却顿住了脚步,入坠冰窟般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脏的颤栗仿佛要跳出喉咙。

梦中的场景一次次在脑海浮现,让她对周围的人和事异常敏感。

为何袁云如此肯定,自己今日去飘香阁会遇见顾显滇?

曹墨心中警铃大作,猛地想起,去飘香阁打探消息这事,似乎还是袁云给自己提的意见。

“表姐?我跟你说话呢。”

回过神,曹墨这才打量着她,只见袁云一身艳丽的水红色衣裙,对襟掐丝的小袄一点都不显得臃肿,水韵纹的缎子将纤细的腰肢显得盈盈一握,头上更是搭配了稀有的水晶头面,胭脂敷得均匀,黛色的眉毛,勾画得精巧玲珑,是最近京都流行的桃花妆。

如此精心打扮的样子,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出门会喊上她?

而今日又恰好在飘香阁遇到了顾显滇……

曹墨只觉得心如擂鼓,之前没发觉,每次见到顾显滇的时候,自己这位表妹竟都是在一旁的。

娇憨痴缠,她以为不过是粘着自己,也投缘罢了。

如今看来,却彻彻底底变了一番模样……

“今日我并未去飘香阁,只是去附近的茶馆听了会书,想着会不会有什么新消息,妹妹可莫要错怪我。”她上前柔柔的笑了笑,挽起袁云的胳膊。

顾念母亲那边,曹墨说了几句便推诿离开了。

瞧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袁云脸上纯真的笑容隐了下去,一言不发的转身回了自己院子。

袁云坐在铜镜前,将自己头上精致的发饰拆散,负气一般把簪子手串丢的叮当响,一张小脸阴沉无比,再没了在曹墨面前的少女天真模样。

丫鬟看的有些害怕,小心翼翼的上前开口:“表小姐可是不开心了?大小姐今日兴许是忘了……”

“呵……”袁云一张小脸满是深沉,盯着手中的水晶耳坠若有所思。

阳光下,小小的一块水晶在桌子上散落出点点光斑,一圈圈晕开,仿佛里面潜藏着巨大的能量。下一秒,袁云将稀有珍贵的水晶耳坠狠狠丢出窗外,砸在青石砖上摔了个粉碎。

“大小姐今日不但去了飘香阁,还待了不短的时间。我在她身上闻到了稀少的熏香味道,还有飘香阁特有的秘制五香粉……”袁云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又觉得这阳光着实刺眼。

“今后通风的窗户开后花园那一扇,院前的没事就不要开着了。”

“是”

丫鬟惶恐的应声,唯恐惹了这位表小姐不高兴,这位主子最近整人的法子都无比古怪,都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

……

曹墨将事情告知父亲后从书房出来,抚着胸口感受到心脏还在狂跳。

她并不敢说自己今日遇见了四皇子,父亲在朝中的位置本就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如今更是小心谨慎,再加上当今圣上多疑,更不敢走漏半点风声。只能说自己昨夜做了不好的梦,想去皇云寺尽快将母亲接回来。

镇北候自然应允,但也只当她是做了噩梦,想要母亲陪伴,并未多想。

曹墨暗暗攥紧了拳头,灵动的眸子沉了几分,她不会让侯府卷入皇家斗争的漩涡夺嫡,那是一场席卷整个朝堂的风暴,稍有不慎,无数势力便会在这风暴中顷刻瓦解,全族覆灭。

她想要做的,不过是保全自己族人,绝对不会让梦中之事发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