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阕庭苏罗衣哪里可以看 夏阕庭苏罗衣免费阅读第3章

夏阕庭苏罗衣哪里可以看 夏阕庭苏罗衣免费阅读第3章

夏阕庭苏罗衣是作者牛QQ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前世,她为家族荣誉而甘愿给姐姐代孕。可是生产之日,姐姐竟亲手给她灌下砒霜,抢走孩儿。今生,她化身腹黑毒妃,乱世之中,她手段凌厉,心机丛生,誓要百倍讨回前世的债!

《此生罗衣骨生花》 第3章 免费试读

淑妃虽为风敛铮生母,但苏罗衣三年前替当今侧妃娘娘生子一事是整个太子府最为机密的事情,因此风敛铮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曾知会,甚至于除了苏锦衣以外所有知晓此事的人都被赐以毒酒,带着这个惊天秘密长眠于地下。因此她倒并担心淑妃会认出她,也正因如此,她想不出淑妃单独召见她的理由。

“娘娘,尚书夏有道之女夏骨花带到。”

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女子,苏罗衣眼底划过一缕精光,脑海突然响起出发前夏阙庭所说的话:“当年淑妃娘娘出宫礼佛,回宫途中突遇大雨,不慎跌***车,若不是母亲及时拉住她,恐怕就没有今日德高望重的淑妃娘娘了。”

看来今日,进入太子府的几率倒是越发的大了。

“臣女夏骨花,参见淑妃娘娘,娘娘千岁。”苏罗衣行过宫礼以后,便维持原状,呆呆地站着。只是在淑妃看不见的微低着的脸上那副阴森冷漠的笑意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起吧。”淑妃轻抬手臂,笑意盈盈地盯着站姿拘禁的苏罗衣:“本宫唤你过来,只是想问问,你母亲尚且安好?本宫也许久不曾见过她了。”

果不其然,苏罗衣会心一笑:“臣女替母亲谢过娘娘,若是母亲得知娘娘如此关怀,定是开心不已的。”

“初见你母亲,便觉得她贤良温柔,如今教养出来的女儿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淑妃见苏罗衣进退有度,不卑不亢却不让人心生厌恶,心中也是十分满意。

而后,淑妃屏退了侍女,又留苏罗衣闲聊了许久,却是不知聊些什么了。

太子府书房。

眉头紧锁的风敛铮端坐在书桌前,冷冷地看着堆放在公文上的秀女画像,半晌之后冷声道:“本宫说过,选秀一事全权交给母妃负责,这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感受到来自前方的压抑,侍卫战战兢兢地抬头,满是委屈地偷瞄了一眼风敛铮的表情:“殿下,淑妃娘娘让奴才送过来的东西,奴才哪敢不从啊。”

可是,风敛铮不知道的是,只要翻开第一张,下面就是他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女子,那个刻在他心中容貌清秀的女子。事到如今,他依旧记得她曾说过的那句话:“喜欢就是乍见心欢,小别思念,久处依旧心动怦然。”

“罢了,拿下去吧。”思绪到此,风敛铮闭上微润的眼睛,无奈地摆摆手:“就说我已经看过了,结果让母妃定夺便好。”

如今,风敛铮的眼中只有朝政,正如当年即便他迎娶了正妃,心里依旧只装下了苏罗衣乃同一道理。

殿选完毕,苏罗衣回到夏府后便屏退了所有人,叫来夏阙庭在浮沉阁商议进入太子府以后的计划。

过得一日,宫里的太监便来宣旨了。夏家所有人都去到大厅接旨。苏罗衣跪在夏有道身后,听太监宣道:

“华元十年七月二十日,总管内务府由敬事房抄出,奉旨:尚书阁夏有道之女夏骨花,著封为从一品太子侧妃,于八月一日进内,钦此。”

苏罗衣平静起身:“臣女接旨,谢主隆恩。”

圣旨宣完,夏有道将早已备好的金叶子塞给宣旨太监:“日后,就劳烦公公了。”

“尚书大人折煞奴才了。”太监笑嘻嘻地接过荷包,一边谄媚地回话。

进入东宫的前一晚,夏阙庭同父母前来与苏罗衣道别,夏家夫人一进入浮沉阁便止不住想要流泪。苏罗衣虽说不是她亲生女儿,可她待她如同亲生,如今离别也很是不舍。

第二日,宫中派来浩浩荡荡的宫女太监以及马车前来接苏罗衣入太子府。虽说只是太子侧妃,但那排场却丝毫不比正宫娘娘差的。

苏罗衣坐在轿中,听着自耳边爆开的炮竹、鼓乐声,心中一片冰凉:苏锦衣,这些年舒适日子也差不多过得足够了,你三年前欠下的债,也是时候还了。

般若随着苏罗衣一同进太子府,在她身边贴身伺候。她体会过身边无一人可信的滋味,那是她再也不想经历的痛苦。

吉时一到,执礼大臣便请了苏罗衣下轿。轿子停在太子府的侧门,因着苏罗衣是侧妃,所以不能从正门而入,以免冲撞了侧妃娘娘。

苏罗衣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建筑,眼眶微热,眼前的一切都是她记忆中的模样,仿佛她从来不曾离开,可是她知道这一切不过都是假象。

三年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复仇,她恨这个地方,恨这个地方的人,可当她再次站在这个埋葬了她一切的地方,她依旧心如刀割。

从侧门进入太子府后,苏罗衣的视线刚接触不远处池塘中央的阁楼,她冷静的脸庞便变得冰冷异常。般若见她脸色突变,立刻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眼神所到之处是一手拿柳枝、身穿绿衣的妙龄女子。

走过青石板铺成的小道,苏罗衣一行人来到通往水中楼阁的曲桥前。突然,满是戾气的声音从阁楼传出来:“臭小子,今儿个你若是不从这里跳下去,姑奶奶就扒了你的皮。”

苏罗衣刚走进阁楼,便看到窗边跌坐的小男孩,红肿着一张小脸,眼神冷漠倔强的仇视着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琉璃,一言不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