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一匹夫》章节目录by天使之翼飞扬完整版在线阅读

《北宋一匹夫》章节目录by天使之翼飞扬完整版在线阅读

精品好书《北宋一匹夫》是来自作者天使之翼飞扬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宁策赵构,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穿越到北宋末年豪族之家,良田千顷,家财万贯,醇酒美人,士子风流,这些,都是极好的,但宁策,偏偏不喜欢。大丈夫生乱世之中,当提三尺剑安定天下。如果穿越不能改变什么,那这样的穿越,不要也罢!数年之后……赵构,方腊,耶律大石,完颜希尹等人异口同声:“宁策,你这个匹夫!

《北宋一匹夫》 第4章 免费试读

古代有个典故,叫做,

‘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

大概意思就是揣着十万贯钱,去花花世界的扬州城,去享乐。

十万贯在当时,乃是一笔巨款,换算下来,大概相当于后世的千万元左右。

这么一大笔钱砸下来,也难怪会震惊众人。

“话又说回来,如果在下并未有非礼之举,周小姐也需要为她的污蔑行为,赔偿在下十万贯,不知周小姐,你可愿意?”

宁策紧紧盯着周小姐,目光炯炯。

周小姐不禁怔住了。

她虽然也是富户人家,但家庭只能算是个普通富户,相比宁策,她的家世差了很多,十万贯钱,这几乎能让她倾家荡产。

这么大的赌注,一时她也不敢接。

周小姐的退让,被所有人看在眼中。

此刻,青石台阶上,

老神在在的紫衣老者,此刻脸上,终于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他有些戏谑地望着宁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自言自语:“好小子,居然还会虚张声势之计?”

震惊过后,在场众人也慢慢反应了过来。

“居然以十万贯做赌注,这么看来,也许宁策真的没有非礼她。”

“莫非,是周家小姐污蔑宁策?”

“有可能,毕竟,他未婚妻那么漂亮,实在没必要去非礼周小姐。”

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周小姐的身体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虽然她依旧用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宁策,

但却一直不敢接宁策的话。

宁策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淡然。

不远处的红木案几后面,

高挑美女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绣花枕头么……,也不完全一无是处啊。”

偷偷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高挑美女,

李培心中的嫉恨之火,

熊熊燃烧。

眼看局势即将逆转,

李培只得再度站了出来。

“宁策,你有钱,我就没有吗?这个赌注,我李培接了!”

“我就见不得你这种道德败坏的登徒子!十万贯钱,我和你赌了!”

李培的出现,顿时便将场中的气氛,给点燃了。

大家伙这个开心啊,

十万贯的大赌注,又有热闹可看了。

吃瓜群众纷纷坐好位置,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中三人,唯恐错过一出精彩好戏。

淡淡地瞥了一眼李培,

宁策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神色。

像是在看一只不自量力的蚂蚁一般。

“十万贯,如果我输了,三日内交付!”宁策加了一句。

李培冷哼一声,“可以,若我输了,三天之内兑现!”

“李培,你就这么有信心么?十万贯不是小数,我劝你,好自为之。”

“哈哈哈哈哈,”

李培仰天就是一阵大笑。

“宁策,休要废话,你赌不赌?”

“赌,为什么不赌?只是到时你不要后悔才是!”

“哼,休要说大话,来人,取纸笔来,某现在就和你写契约!”

李培一挥手,顿时便有个浑身漆黑的昆仑奴,低着头跑了过来,单膝下跪,将手中纸笔高高举起。

李培伸手,想要去取毛笔。

宁策见状,却是微微一笑。

而后他摇了摇头。

“有两位先生,以及整个州学的同窗们,在此见证,又何须纸笔?这个契约,我和你签了!”

“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两人三言两句,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而后,宁策倒背双手,气定神闲。

“李培,拿出你的证据吧。”

李培哈哈一笑,

而后,

他装模作样地走了两步,来到场内正中,拱手对周围众人团团作揖。

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诸位同窗好友,惩恶扬善,乃是我辈士子本分,请诸位不要畏惧宁策的***,我想,这么多人在这里,肯定有人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还请诸位同窗,大胆地站出来,说出刚才发生的事实,揭穿宁策这个登徒子的,真实面目!”

“我李培,愿悬赏一万贯,奖励给敢于仗义执言的证人!”

李培话音刚落,

顿时便有一人举着手,站起身来。

“我看到了!我亲眼看到了!”

众人定睛看去。

却见一名身材有些瘦弱,脸色也有些苍白的年轻士子,匆匆起身,来到场内。

他恭恭敬敬地对上面的两位老者施了一礼,

“两位先生,学生愿为周家小姐作证,学生刚才恰好就在一旁,亲眼看到宁策伸出双手,从后面非礼了周家小姐!”

“哦?”

灰衣老者,此刻面沉似水。

“你确定,你没看错?”

“绝对没有,学生当时看的清清楚楚!宁策确实伸手摸了周小姐。”

“先生,还请您为民女做主啊,”周家小姐赶紧露出一脸楚楚可怜的神情,“宁策这个登徒子非常猥琐,民女刚才转身时,他的手还死死抓着民女的身体不放呢,实在太过猖狂了。”

啪的一声,

灰衣老者重重一拍面前案几,

望向宁策,脸上露出怒色。

“大胆宁策,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说!”

场中众人的目光,顿时再度聚焦在宁策身上。

出乎意料地,面临如此不利局面,宁策脸上的神色,却依旧十分淡然。

只见他微微一笑,依旧倒背双手,望着那位“证人”。

“你确定,你看到我非礼了周小姐?我警告你,诬告,可是会被入刑的,你现在改口,还来得及。”

瘦弱书生只是鄙夷地看了看宁策,哼了一声,却并不理会。

李培在一旁哈哈笑了两声。

“宁策,死鸭子嘴硬,是没用的,如今人证物证皆在,你还不赶紧承认罪行?或许先生会给你个从宽发落,也说不定。”

宁策扭头看了李培一眼,

想了想,

便点了点头。

“也罢,李培,你们既要寻死,我就成全你们。”

而后,宁策环顾左右,目光将在场众人脸上神态,尽收眼底。

当看到高挑美女时,宁策不禁心中一动。

但他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继续看向别处。

“宁策,你还有何话说?”灰衣老者沉声问道。

宁策微微倾身。

“先生明鉴,李培说的话,其实不对。”

“哪里不对?”

“他只有人证,但并无物证,而人证,是可以被收买,被造假的。”

灰衣老者哼了一声,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盏。

轻轻吹了吹茶盏上的热气。

“虽有几分道理,但是,你宁策可是连人证都没有!”

“很抱歉,先生,学生虽然没有人证,但学生却有铁证,可以证明学生的清白!”

“铁证?”

“不错!”

“铁证在何处?”

“就在这里!”宁策斩钉截铁地说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