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段千曦霍琅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段千曦霍琅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段千曦霍琅是著名作者 顾千荨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现代顶尖医学教授段千曦,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怎料再睁眼已是人人嫌弃的草包郡主?养面首,抢美男,欺压庶妹……段千曦微微一笑,既来之则安之,那些故意抹黑她的人,一个也不放过!心机白莲妹妹,来一个撕一个。讥讽她无脑花痴的世家公子,怼他怼到无地自容。还有一个孤立无援的小皇帝,也助他一臂之力。——都说长安郡主乃恶女,人人闻之丧胆。唯独这个永宁侯府的少将军霍琅眼光与众不同。人前坐骂四方:“我们家千千凶残怎么了,爷惯的!”人后化身忠犬,腆着脸说:“听说你以前喜欢养面首,你看我怎么样?”

《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 第12章 害臊 免费试读

原身做的荒唐事,段千曦并不否认,不过要说因为这件事就羞愧什么的,也是不太可能的。

是以段千月这么一说,段千曦也只是勾唇一笑,“是吗?总比妹妹喜欢人却不敢说来得好。”

定远王妃闻言道:“千月这是有喜欢的人了?”

“母亲,我……”

“那可不!”段千曦打断了段千月的话,笑着说:“娘,妹妹这是害羞呢,不过她的确是有喜欢的人了,那人还就在咱们府上。”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定远王妃就是猜,也该猜出是谁了。毕竟这府上没什么事是秘密。

想到先前贴身嬷嬷同自己说的那些,定远王妃沉吟了一瞬,才道:“千月,你喜欢谁,我们并没有权利定夺,但你得考虑自己的身份,再想想别人的身份。有些事情,不是喜欢二字,就能什么都解决的。”

定远王妃本意只是想让段千月打消这样的念头,宁沉霜跟一般人不一样,不说他原来的身份,就是现在,他还是西陵送来的质子,早晚都要回到西陵去的。段千月虽说盛名在外,但终究是个庶女。若是配一般官员的儿子或是富商之子绰绰有余,但要是宁沉霜,那样的身份她还是别去招惹的好。

可在段千月耳朵里,那明晃晃的就是看不起她的出身,嫌弃她,觉得他配不上。心中的嫉妒越发的深,凭什么段千曦把人抢到府上做面首就可以,她不过是喜欢都不行了?

段千月攥紧了袖子,垂眸道:“千月知道,母亲放心。”

定远王妃也不欲多说,见她明白便点头,让她们先下去了。

“日后请安也是如此,每逢初一十五过来便好了,其他日子就不用过来了。”

虽说定远王妃大度,但每日看着这些人勾心斗角的,对象还是自己亲女儿,她看着也糟心。

段千月和段千叶脚步一顿,盈盈一拜,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段千曦倒是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娘,女儿待会儿想出去一趟。成不?”

“去吧去吧,”定远王妃笑着道:“你什么时候出去还跟我打报告了?只是曦儿啊,今日,就别再带人回来了。”

前些日子段千曦把霍琅带回来的事情在京城也传了几天,虽说后来也没出什么事,但她还是尽量别再去招惹了。

段千曦讪讪一笑,她不是原身,当然不会做这么不靠谱的事儿,但要是一下子改变太多,只怕也会招人怀疑。

“知道了娘,那我就先去了!”

定远王妃摆摆手,等段千曦出去后,才猛然想起,自己今日是要与她商议婚嫁之事,结果这么一打岔,什么都忘了。

无奈一笑,定远王妃摇头,“罢了罢了,让这丫头玩玩再说吧。”

得到了王妃的允许,段千曦果断出了王府,在街上闲逛。

自她醒来后,除了昨日出门去相府赴宴,便没见过这里的街道,如今看起来,这京城倒是挺繁华的。

街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只是在看到段千曦时,声音多少都小了些。

且,这街上的男子也有些太少了,要么就是长得不入眼,要么就是年纪大的,偌大一个京城,一个年轻才俊都没有?

思及此,段千曦问身后的橙香,“这街上的男子,怎的一个比一个不入眼?”

橙香沉默了一瞬,一脸的纠结,不知道该不该说。

“啧,问你说就是。”

“是郡主,先前您将霍小将军打晕带回府上后,这京城里有些姿色的男子都躲在家中,不愿出来了。”说完橙香缩了缩脖子,生怕段千曦揍她。

怎奈段千曦只是皱了皱眉,而后道:“我段千曦好歹也是定远王的郡主,什么姿色都看得上?”

橙香很想说,您后院养的面首那可不是什么姿色的都有。

目光瞥到一家成衣店,段千曦眼眸一转,果断拉着橙香走了进去。

再出来时,段千曦已从女装变成了男装,脸上多了一张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倒是让人看不出这人试试额。

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段千曦拉着橙香问,“这京城名声最好的医馆在哪儿,带我去瞧瞧。”

橙香一愣,下意识问了一句:“郡主不去听雨楼了?”

听雨楼,是京城才子聚集之地,每日都有人在哪儿吟诗作赋,也是以前的段千曦最爱去的地方,不过每次去,都是讨不了好,甚至还会被人赶出来。

“去甚听雨楼?去医馆!”

只是最后,她也没去成医馆,没别的,去医馆的路上需经过听雨楼,她不过才偏头朝里看了眼,便被人认了出来。

认出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日才见过的小将军,霍琅。

“真巧了,今日出门又遇到了郡主,早知本将出来时该翻翻黄历的。”霍琅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语气十分欠揍。

被人认出来了,这面具再带着也没甚意思,她果断取下了面具,笑着道:“倒是本郡主这黄历翻的挺好,果真就遇上霍小将军了,不知上次的提议,小将军思考得如何?”

段千曦想着这小将军上次表现也挺纯洁的,只怕受不了,但她错了。

霍琅笑得坦荡,甚至带着几分宠溺,“郡主竟然还记得,如此深情,倒是让霍琅有些意外,但永不能辜负了你不是,郡主等着,明日我便让人前去提亲。”

提亲?段千曦一愣,心里嘀咕一声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而后笑道:“只是,小将军若是娶我,还得养我府上的那些男人们,不知将军可否愿意?”

霍琅:……

霍琅呛了一下,随后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道:“这样的大事,当慢慢商议,不如咱们进去再谈,郡主以为如何?”

段千曦见他反应如此迅速,不由也在心里对他感到佩服。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今日听雨楼有一场猜灯谜大赛,一楼大堂的人比往常还要多,霍琅也不想与那些文绉绉的秀才坐在一起,便带着段千曦上了二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