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禹温画孙思常的小说 画人榜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叫禹温画孙思常的小说 画人榜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禹温画孙思常的书名叫《画人榜》,是作者说东画西创作的仙侠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画人榜》 第7章 女画人 免费试读

但,终究是晚了,等着二皇子召集好人手,匆匆出城时,成王府的护卫队已然整齐划一,迎面而来,一群虬髯大汉之中,一个娇小身影异常醒目。

那是一个一身旧衣,看上去落魄不堪的女人。凌乱的发丝,踉跄的步伐,女人怎么看怎么像是成王府逮捕犯人。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夺走了许文德全部的视线,他眼睛微微睁大,倒映着女人的身影。女子踏着清晨明媚的阳光,皮肤洁白,走动间尽显窈窕。

一阵清风拂过,似乎吹走了女人的狼狈,凌乱的青丝掀开之后,那双狭长的双眸带着勾魂夺魄的明亮,几乎吸走了他所有的思维。

“成王,早我一步。”拓跋元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某种情感,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一股子悔意瞬间充斥着许文德的内心,他真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

孙思常也是捶胸顿足,就差一点,就差一步呀。

拓跋元仰起头微微闭了闭眼,一个女画人或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女画人背后的能量。

三弟可真是捡着宝了。

很快,也不知道是谁散播的消息,短短三天的时间,成王府中有位女画人的事情已经响彻整个京城。

整个京城随之沸腾起来,京城中是有画人的,尤其是皇室之中更是高手云集,但,女画人,却独此一个。

一时之间,三王爷拓跋景成为众口相传的热门人物。

而此时,这位名震京城的三王爷拓跋景正春风得意的坐在自己的屋子之中,打量着眼前这位自己曾经拼命拉拢却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护卫长——天宇。

天宇年近四十,已然是当今圣上最为信赖的护卫长,统领皇帝身边的护卫队,其画人的实力更是不能小觑,年轻时一双拳头打的敌人闻风丧胆,到了28岁这才随便挑了一处潜心修炼,正好被还是太子的父亲发现,这才有了护卫长之职。

如今,这位自恃清高的护卫长为何而来呢?

拓跋景不由得心中冷笑,但表面依旧。

“实在没想到护卫长会亲自前来,是父皇有什么旨意吗?”他明知道男人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而来,却故意说是自己的父亲,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这就让天宇十分的尴尬,但还是轻咳两声。

“咳咳,我这是为了一点私事。”

拓跋景心中嘲弄一笑,没接话。

这让天宇更为尴尬,但一想到自己整整七年没有一丝精进的修为,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我,想见一下那位女画人,还望三王爷准许。”说着很是恭敬的拱了拱手,垂头间看到了拓跋景快意的笑容。

禹温画站在窗前,怔怔的发呆。爷爷已经入土,葬礼异常隆重,她稍感欣慰,还未曾忧伤中走出,她有些沉默寡言,倒是在下人之中留下了高冷的印象。

“姑娘,要不要吃点点心。”一直侍奉的婢女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整个王府的人简直是将她当成了祖宗供起来。

至于为什么,禹温画心知肚明,因为自己是画人。

那么自己是画人吗?

禹温画连连苦笑,她,根本不是画人。

根据这几天自己听到的,了解到的,都能断定自己不是,真的不是。

首先画人可以随心所欲的调动自己的能力这一点就与自己完全不符。

她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至于之前的震飞妄天清还有震碎那个枷锁,真的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什么都没干。

但是,她不能说,只有误会才能让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实际暂时站稳脚跟。且爷爷死了,自己连个去处也没了。现在只能暂居此处。

这个秘密,也只能死守着。

还没来的急回答那个婢女,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们这群冒失鬼可给我仔细着点。”

禹温画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外边,又是那个人,范和昌。自从自己住到这边,这人一天少说也要来上五六趟,攀附之意甚是明显。

唉。

似乎是察觉到了禹温画的目光,范和昌转过脸,十分客气恭敬的走上前来。

“禹姑娘,三爷有请。”

禹温画瞬间回神,和善拘谨的微微颔首,轻声询问:

“怎么了?”

范和昌一笑,模样甚是得意“护卫长求见。”

护卫长?这又是什么人呢。

禹温画不动声色,示意范和昌头前带路。

一路上,禹温画很想询问一下情况,但是奈何自己腼腆的性格,在这陌生的环境,实在是没能张开口。

突然转角处冲出来一个小厮,直接和禹温画撞了个正着,手中一盆清水直接当头浇下,禹温画从头湿到脚,狼狈不堪。

“你个混小子!”范和昌破口大骂,禹温画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甚是清秀的小厮。

“哎呦,对不住,对不住。”小厮也认出了禹温画,吓得不轻,忙不迭的道歉。

“孙思常!”范和昌怒不可遏的喊了一声,只觉得怒火上涌。“三爷召见禹姑娘,现在这番,你担待的起吗?”

禹温画不想多事,想着赶紧赶过去,只是微微摆手。

“没事。”她四下张望,想找个地方换身衣服。

孙思常似乎是看出了禹温画的善意和无措,孙思常忙一伸手,指引道:

“禹姑娘,这边有个小屋,要不您先将就下。”

禹温画微微点点头,三王爷着急见禹温画,范和昌也知道耽误不起,也只能无奈点头,随及说了一句场面话。

“实在是太对不住姑娘了,这么的,我先去给姑娘再取一件衣服过来,带几个丫头过来给姑娘整理一下。”

屋子之中,并不厚实的衣服湿透之后,使女子窈窕的身段越发凸显的淋漓尽致,禹温画尴尬拘谨的坐到在一边。孙思常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这点,慌忙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目不斜视的将衣服递了过去,“这手忙脚乱的,没曾想唐突了姑娘。”

禹温画只是摇头,并没有过大的情绪波动,她如嫩笋一般的手指紧紧的扣着男子外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等等。

禹温画看着衣服袖口边的一些油渍,这油渍,禹温画盯着怔怔出神,那天,自己身上也有同样的油渍,就是徐德替自己买药的那天,徐德将一袋炒好的板栗塞到自己怀中时弄上的。

再细细打量衣服,这衣服的样式也甚是熟悉。

这人。禹温画有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厮。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说不定只是巧合,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姑娘。”随着这一声,禹温画就再也没有什么多想的机会了,范和昌带着一众侍女走了进来。

待梳洗完毕,禹温画已然玉立亭亭,仙姿玉色。

“姑娘请。”范和昌心中赞叹不已,但也不敢耽搁,连忙躬身示意禹温画该走了。

禹温画临走之前又好好看了看那个叫孙思常的小厮。

男子身材修长,身子笔直,五官端正,带着点点阴柔,生的甚是俊秀。含笑之间,倒是带了几分书卷之气,要不是一身粗布衣服,她几乎将其认为世家公子。

这三王爷府中,小厮都这番吗?

禹温画怀揣着这份疑惑,见到了那位范和昌口中的护卫长。很有意思的是,范和昌阖上门之后,这屋子之中已然剩下了自己还有那个护卫长。

禹温画有些不安的站在原地,护卫长倒是比她自在,笑着示意禹温画坐到桌边。她并不敢靠前,依旧站在原地。

“不知护卫长大人所为何事?”

天宇瞧着眼前这秀丽可人的女子怯生生的模样,不由一笑。

“我是有事相求,你这样,我反倒不好张口。”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女画人,但是那些女画人都有同样的一个特点,那便是或多或少都有一种傲气。

眼前这女子却是全然没有,这倒是新奇。

天宇伸手给女子亲手倒了一杯茶水,眼神又转向了禹温画。

禹温画缓慢的走了过去,有些拘谨的坐到了天宇的对面,看着这个浓眉大眼的男子,倒是生不出什么厌恶。

“您有何事?”禹温画怯生生的伸手端起那杯茶,但却心中警惕,没有去喝茶水,只是很是温顺的端着。

天宇又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这才将自己这次来的真正目的说了出来。

“我想借用姑娘的血。”这是一件十分唐突的事情,所以天宇说的有些谨慎,又怕女子拒绝慌忙补充解释“也不要姑娘很多,就一小杯。”

其实不光是天宇十分的紧张,禹温画又何尝不是呢,她实在怕这人让自己替自他干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自己所为能力的事情,这不是自爆短处嘛。

好在不是。

禹温画松了一口气,微微点头“现在吗?”

血嘛,这还不是有的是,取个400cc完全没有问题。

禹温画自然没当回事,但是天宇却是喜出望外,要知道女画人一般是不愿意将自己的血给别人的,一是怕一些邪术,二是她们自明高贵,金贵自己的很,怎么舍得给自己来上一刀流点血呢。

这姑娘。

“姑娘想要什么?”天宇很是谨慎,并没有太多的喜色。

禹温画说的太容易,让他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能这么轻易就同意吗?

禹温画微微一愣,随及苦笑,她能提什么要求,她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若,有什么王爷有什么帮忙的地方,要是在护卫长大人的能力范围之内,还请大人尽心。”禹温画想要卖这位三王爷一个好,但是话也没有说满,只让对方尽力而为。

看着天宇有些不解和微微吃惊的表情,禹温画柔声细语的询问。

“不过分吧。”

不过分,太不过分了。

天宇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要求这么简单,委实是吃惊不小,忙点头,喜不自胜。

“多谢姑娘成全,姑娘日后有什么需要大可同我讲,在下定竭尽所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