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禹温画孙思常小说 禹温画孙思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禹温画孙思常小说 禹温画孙思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禹温画孙思常是著名作者说东画西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画人榜》 第9章 计划 免费试读

这个医馆正是之前自己因为没钱买药被为难的那家药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自己又来了。

说起这个买药,禹温画突然想自己还欠着徐德药钱,要还给人家才行。

禹温画正胡思乱想着,一位药童已经迎了上来。

这人正是那天朝着自己发火的人吗。

药童满脸谄笑迎上来,拓跋景并没有搭理这人,而是看着医馆里面,看上去是在就找什么人。医馆中此时站着一个矮小的少女,少女长相甜美,兴高采烈的接过自己等的药,一转身,看到医馆外阵势脸色瞬间一白。

禹温画将其中这一切净收眼底,心道一声拓跋景来者不善,也不说话尽可能的淡化自己的存在。

但是。

天不遂人意,那药童恭维了几句,见几人都不怎么愿意搭理他,于是又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三王爷身后的人,禹温画一身红衣自然是十分抢眼,药童又谄笑这凑上来。

“这位小姐当真国色天香,不知道是那位府上的千金。”

禹温画笑着看着这人,

“我一平民而已,反倒是你贵人多忘事,连我都不认得了。”

药童也算是有点见识,知道这位恐怕就是那个最近京城中穿的沸沸扬扬的女画人。

这等高贵的人物自己怎么会认识?

禹温画将对方惊疑不定的神情尽收眼底,她也不想为难这人,但也出出气,伸手随意捡起一颗石子,递了过去。

药童看着那颗平平无奇的石子,瞬间就想到了前几天那个被偷了钱的老妇人,脸色瞬间煞白,已然反应过来,一时之间冷汗连连。

禹温画看着那由红转白的脸色,看出这人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捏着石头的纤纤素手微微转动了一下,那颗小石头越发完整的暴露在了药童的视线中。

药童的心脏越发快速的跳动起来,只感觉大祸临头,这样高贵的身份要弄死自己简直易如反掌。

完了。

“接着。”禹温画的声音淡淡的,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药童却是吓得一个哆嗦,双脚一软,跪在了地上,声音带着颤音。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贱命吧。”说着一个响头就磕了下来,药童哭爹爹叫奶奶的说着,战战兢兢,

禹温画却是伸手揪住了药童的衣领,伸手把自己手中的石头又凑到了药童的眼前。

“拿着。”禹温画软言细语,丝毫没有什么动怒的意思。希望自己这块石头能帮这个药童记住不要小看人这点。

药童浑身僵硬的双手接过,摸不透女人的想法。

禹温画瞧着药童接过了石头,心中那日的委屈也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了,她也不再和这人计较。刚转身跟上拓跋景,却是一下子对上了男子深邃的眼睛。

看的人竟然是那位药童。

男子眼神过于凌厉,禹温画微微错开却是偏偏又瞧见一人。

那人!

就瞧见俊秀白皙的小厮笑嘻嘻的东张西望,时不时的还和自己身边的人说上两句,看上去好不自在。

孙思常。

他竟然也在随行之中?似乎是察觉到禹温画的目光,孙思常转过脸,朝着禹温画友好一笑,又转头跟别的小厮说说笑笑起来。

不知为什么禹温画又想到了那天男子缓解尴尬时给自己的衣服,那油渍,那衣服的样式,怎么看怎么像徐德那天穿的。

两个人……似乎有着什么关系。

“姑娘最近身子也不是很舒服,爷说您也进去一并看看,开些药也好调理身子。”范和昌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笑容灿烂。

禹温画点点头,将自己的视线从孙思常身上收了回来,跟着范和昌就进了医馆。

原本还和别人有说有笑的孙思常,缓缓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禹温画。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察觉到呀,他故意设计了泼水,现在又费尽心机的加入出行的队伍,就是为了让禹温画注意到自己,发现自己与许文德之间的关系。

许文德和女子之间的关系一旦合理利用,二皇子登位在望。

“要是这也失败了,那么你就暴露自己,杀死那个女画人,这等心腹大患决不能留。”二皇子的话还在自己的心中不停地回荡,杀,还是留,就要看这女子是否足够聪明了。

孙思常眼眸深沉,那一瞬间周身的气质一变,俨然不是一个小厮,反倒是一个深沉的谋士。

只是一瞬间,男子便收敛了自己的气质又变回了那个嘻嘻哈哈的小厮。

“过来。”拓跋景器宇轩昂,面无表情的转身看着禹温画,话语霸道又冷酷。

禹温画缓步走来,清溪却是直接迎了上去,伸手一下子抓住了禹温画的手,随及顺势挽住了禹温画的手臂。

“来来来。”

回想到之前女子袖中的那个东西,禹温画不着痕迹的捏住了女子衣袖。

那是一个香囊。

装着什么呢?

清溪异常热情的引着禹温画走进里边,禹温画也被迫走向里屋,与刚刚那个长相甜美的那女子快速擦肩而过。就在那一瞬间,禹温画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儿。

禹温画又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却只看到拓跋景上扬的嘴角。

禹温画再来不及多看一眼便进入了里屋。

禹温画所有的心思全部都留在了外边,那个长相甜美的女子似乎就是这次出行的主要目标

她先前认为拓跋景想要自己见什么人,如今看来,那个阴郁深沉,野心勃勃的男人似乎更想让自己这个风口浪尖上的“名人”吸引他人的目光,这,也是自己为什么一身红装而来。

好计谋。

禹温画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所接触的人或事物已然超越了自己的想象,权位的竞争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更为恐怖。

她萌生退意。

由于看不到外边的情况,禹温画谨慎警惕的性格,使得她所有的精力全部集中到了双耳,这种高度的集中,还真是让自己听到了些。

那是极小极小的窃窃私语,是俩个女人,最初禹温画还听不清内容,直到一个女子微微拔高的声调,让她心头一惊。

清溪!

“姑奶奶,这事儿用的着你来吗,要不是我灵机一动去拉禹温画挡住你,说不定拓跋景就看到你了。”

禹温画突然想起刚刚女人热情的拉着自己走进来的场景,的确,刚刚自己和那个甜美女子擦肩而过正好挡住了她。

可是。

禹温画脑中再次浮现出了拓跋景那深沉的笑容,一种不好的预感缓缓爬了上来。男子很有可能已经发现这个女人了。

“这样可好?”年迈的老人甚是谨慎的询问,他医术甚高,但是没有什么背景,实在是开罪不起这身份高贵且有背景的女人。

禹温画这才回过神来,她心思多,已然屏蔽了老人长时间的絮絮叨叨。

“行。”禹温画随口应付,总不能毒死自己吧。

禹温画轻轻一笑,自己还真是心大。现在的状况就像是自己是在刀尖上跳舞,还想着伴舞曲好不好听。自己的画人身份就像是高悬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会真相大白,危及生命。

等禹温画出去的时候,拓跋景坐在椅子上正挂着一丝张狂的微笑看着外边。

得逞了。

拓跋景注意到禹温画出来,一伸手。

“过来。”

禹温画一愣,缓步走去,看着拓跋景粗糙的大手,这人似乎并不一直是位养尊处优的皇子殿下。女子莲步微移,翩然而至,手,却没有放到男子的手上。

拓跋景却是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霸道的扯过了禹温画小巧细嫩的小手。

禹温画吓得一个机灵,本能的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是男人的力气很大,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打道回府。

禹温画的手一直被男人捏着,她浑身不自在,但平复了心情之后,她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清溪。

不见了……

禹温画四下张望,清溪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禹温画明智的闭了嘴。

等到快傍晚的时候,禹温画还是没有忍住问了跟随的侍女,但是侍女却是避之唯恐不及,连清溪的名字都无人敢说出来。

好像这成王府中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一般。

清溪的结局显而易见。

从这几天也不难看出清溪和拓跋景的亲密关系,就是这样一个枕边人,拓跋景说杀就杀掉了,像是处理掉一件物品一般。

看着周围人噤若寒蝉,想到今天就是这么一个变态还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手。禹温画顿时毛骨悚然。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浮上心头。

离开,一定要离开这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