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全集免费阅读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未删节小说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全集免费阅读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未删节小说

男女主角是桑墨卫秫八王爷的书名叫《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是作者以安兮乐写的一本古代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提供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全文阅读。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小说讲述了桑墨敏锐地感觉到身后迸发出的杀意,几乎瞬间侧身闪过!美丽快捷的身手!而且后面的石板地上早已深深地插入了三支淬火的羽箭!有刺客!保护王爷!八王府主院的卫兵立时间将卫兵团团护住!突袭屋檐的刺客让院子乱成一团!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 第3章 发病 免费试读

做完这一切后,桑墨临危不乱的赶忙逃走,时刻注意着脚印的方向,闪身躲进了之前卫秫藏身的地方。

卫秫眸中隐有薄怒,“你好大的胆子,本王的轮椅你可知价值几何?”

但下一秒柔软的小手紧捂住了他的薄唇,就连女子身上独有的香味都随之弥漫在卫秫的鼻尖,他脸色蓦然大变。

“王爷若是想活命的话就不该在说话,外面这帮刺客的来历和身手王爷应该比我更为清楚。”桑墨在他的耳侧边压低了声。

卫秫眸光微冷,就连指尖都硬生生的将碎石子捏为粉末。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如果不是身中奇毒,又被人在边疆里应外合给了贼人可趁之机,他又怎会被挑断脚筋,落得现在这副模样。

他在战场厮杀为同胞兄弟稳定皇位,清除乱党贼寇,可到头来却也是被他困缚在这一方王府里,犹如待宰羔羊。

假山外的刺客果然闻声而来,在发现轮椅后立刻锁定方向搜掠而去。

直到外面脚步声不可闻后,卫秫才冷冷的抬手打掉她的手,抽出一方帕子在脸上擦拭。

“脏。”仅仅一个字就表达了他对于桑墨的厌恶与嫌弃。

桑墨紧抿着唇也不与他计较,走到假山山洞下一处小观赏池里洗去了手上的泥渍。

但她的手却根本不像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该有的,略显粗糙且带着薄茧。

左相嫡出之女?

桑墨讥讽似的冷笑了声,不过是送过来的替死鬼而已。

她从水中的倒影隐约看出了这具身子姣好的容貌,和桑墨本身的容貌有着七分相似,但眉眼间的精致却胜过她许多。

就在桑墨将要起身时,三束寒芒淬着阴冷的光泽疾速向她袭来!

突如其来的暗器让桑墨心生警惕,她翻身侧腰夺过这一袭击!却是无意间暴露了后背这一致命弱点!她暗道声“不好!”

果然那潜伏在旁的刺客见有机会,脚下几步点过,轻功了然的突现到她身后,抬手就要一刀砍下!

“本王还以为新王妃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卫秫冷冷嗤笑的声音由身后传来,引得桑墨险些想破口大骂!

她可是带着他逃命救过他的!结果这人居然袖手旁观不说,还出言嘲讽她!

桑墨心一横,干脆咬牙准备撑过这一刀!

只要她命大能侧过要命的位置,哪怕是只剩一口气她也能把自己救回来!

耳边隐有划破空气的细微响动,随之而来的是刺客痛苦的闷哼声,随后脚下一晃栽在了桑墨的身旁!胸前赫然插着把镶着宝石的锋利匕首!

桑墨心有余悸的后退两步,“啪——”瓷瓶摔落在地上的声响引起她的注意,转过身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原本坐在石堆上高雅出尘的俊美男人,此刻却是狼狈的跌在地上,额头和手背之上的青筋暴起,似乎是在承载着难以想象的痛楚。

他挣扎着伸手想要抓住不远处的瓷瓶,可身上爆发出来的奇毒却让他犹如被万蚁噬心般的痛苦。

“王爷?”桑墨试探着上前,缓缓伸出手想要替他捡起地上的瓷瓶,却不料对方突然紧抓住她的手腕!近乎要生生捏碎!

她痛的脸上血色全无,硬是把痛叫声咽回了喉间,额间更是冷汗直冒。

还不等桑墨挣扎,就已经被卫秫拽到了怀中,翻身压在地上!

对方眸中翻涌着浓重的情欲,呼吸更是低沉急促。

“撕拉——”桑墨胸前的衣服被扯碎,无限姣好的春光暴露于眼前。

桑墨心中一惊,她顾不得对这男人的畏惧,怒然呵骂道:“卫秫!***是不是疯了!”

她怒了!真的怒了!

哪怕是上辈子她身为“鬼医”之时,都没有人敢这么冒犯过她!

可对方却是全然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带有浅淡药香味的薄唇突如其来的覆上她的唇,霸道而强势的将她揽在怀中,不见丝毫的柔情。

这么拙劣蠢笨的吻技简直让桑墨忍无可忍,就算她没吃过猪肉却也见过猪跑,这八王爷卫秫总该不会都还没开过荤吧?

她试图挣扎却被对方牢牢地压住,而且动作逐渐大胆放肆。

桑墨顿时惊恐后怕了起来,这总该不会真要在这里强行做些什么吧?

“卫秫!你看清楚我是谁!”桑墨震惊之余,恼声怒骂着,眸光四下寻找却是落在了他发髻中插着的翡翠玉簪上。

“对不住了。”桑墨狠了狠心,毕竟如果不把他制住,自己的清白就完全毁了。

而且按着卫秫的性子,八成是根本不会给她活路的。

她迅速抽出玉簪,食指和中指拨开他脖颈后的衣衫,依着分寸找下去,毫不犹豫的狠然将玉簪戳下去!

真当她桑墨是好欺负的吗?也权当报了之前封棺的仇了!

这穴位一刺下去,只听得卫秫痛苦的闷哼声后,墨发散乱的倒在了她的身上。

桑墨费力的推开他,恨恨的把卫秫的外套扒掉套在自己的身上。

卫秫最起码比她高了足有半个肩膀左右,银白色的缎纹外套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大小也极不合适。

“长得人模狗样的,心思比蛇蝎还毒!”桑墨深吸了口气,忍着剧痛给脱臼的手腕接了上去。

她边转动着手臂,眸光落在了小瓷瓶上,捡起后拔开塞子嗅了嗅,顿时眉头紧蹙了起来。

想到方才卫秫痛苦的模样和发病的症状,桑墨拉起他的衣袖,手指搭在其上诊脉,再睁眼忍不住骂道:“这不是庸医吗?什么药都敢乱用!”

这么猛的毒她虽然诊断不出来,可这瓷瓶里的药用的一味比一味猛,是怕这卫秫命长活得太久吗?

桑墨现如今手上没有特制打造的银针,别说是给卫秫解毒,就连现在给他封住经脉里游走的毒都没办法。

“王爷,这可不是我不救你,是你自己命不好。”

更何况他之前还想杀了她,桑墨没对他下毒手已经是顾及着他身份尊贵。

左相府她是绝对回不去的,能把她当成替死鬼送过来,就知道原主在家是怎样的处境。

而她现在顶着八王妃的身份,别说出城,就连出府都困难。

反复琢磨也就只有在八王府里最为安全,如果她能治得了卫秫这个病……

桑墨思量了好会,心中对卫秫的怒气也消减了下来。

罢了罢了,谁让人家命好,出身就是皇子。

她才要把倒在地上的卫秫扶起来,谁料对方已然睁开了眼,眸中彻骨阴冷的寒意似是淬了毒的匕首般锋利。

只是眨眼间,白净修长的手掌擒住了她的喉骨,寸寸收紧要取她的性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