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桑墨卫秫八王爷,是作者以安兮乐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网络。提供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桑墨卫秫八王爷小说全文阅读。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小说讲述了桑墨敏锐地感觉到身后迸发出的杀意,几乎瞬间侧身闪过!美丽快捷的身手!而且后面的石板地上早已深深地插入了三支淬火的羽箭!有刺客!保护王爷!八王府主院的卫兵立时间将卫兵团团护住!突袭屋檐的刺客让院子乱成一团!

《八王妃又名动京城了》 第4章 看清我是谁! 免费试读

“你大胆!”卫秫凤眸中的杀意徒然暴增,他的左手上正捏着那支沾了血的玉簪,他冷冷的开口逼问:“左相可真是好心思,把你送进来做眼线,目的就是为了行刺本王?”

他没料到自己居然也有失算的时候,奇毒发作的时间居然比之前又快了三天,但他更料不到的是这女人居然有暗杀他的意图。

桑墨被他掐的透不过气来,挣扎着反驳道:“我没有……”

她深知只要卫秫用力,她的脖子随时都会被他给折断。

“王爷,我不过只是个被送进来的替死鬼而已,从来都没有要行刺你,更不是眼线……”桑墨呼吸都困难,眼前都逐渐发黑。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要杀她!早知道她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死也得带走一个!

“你很大胆,在本王面前也敢自称‘我’。”卫秫的确是被这个女人挑起了点探究的兴趣,但是可惜知道的越多就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他今天奇毒没有发作,说不定他还会像养猫似的逗弄她玩几天,可现如今她必须死!

“桑姑娘,若是死后化为厉鬼的话,放聪明点,千万不要来找本王,本王能让你死一次,就不会缺第二次。”卫秫眸间凌厉的杀气蓬勃,手掌间骤然收缩用力!竟是要捏碎她的喉骨!

他不认为区区一介女子在他面前还能有还手的能力,可事实证明他错了,他完全低估了面前这个女人!

就在卫秫要动手的同时,桑墨突然抬手劈在她早已瞄好的穴位上!令得他浑身发麻,趁其不注意一把夺过玉簪同样比在他的脖颈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就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桑墨唇齿间都弥漫着血腥味,她哑着声咳嗽后,冷声道:“王爷,我这人不懂规矩也不懂什么自称,而且我这人没有死后做厉鬼报复的爱好,一般有仇我当场就报了。”

“是本王轻看你了,没想到左相能教出来如此厉害的女儿。”卫秫的眸光愈发幽深起来。

他并非是敌不过桑墨,而是因为奇毒发作让他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否则就在刚刚她有所动作时,他就能掐碎她的喉骨。

“王爷,我虽是左相嫡出之女,但我在左相府里过得如何,王爷派人去一查便知,我这点小伎俩不过是学来防身,免得被府里头的恶奴欺压,王爷又何苦要我的命?”桑墨定定的注视着他,缓声开口道:“我们各退一步如何?王爷你放过我的命,保我在王府里安稳无忧,我可以替你解了你身上的毒,这笔交易如何?”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注意着卫秫的表情神色。

“王爷放心,你如果肯答应的话,我还可以试试让你重新站起来。”桑墨对自己的医术相当的有信心,她连垂死边缘的人都救回来过,再让人重新站起来又有何难?

至于那毒,既然能下毒自然也有能解读的法子,她鬼医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

卫秫的神情有了些许松动,桑墨趁机继续道:“王爷若是不信的话,可以随时杀了我,但留下我来诊治就多一份希望,有任何问题王爷随时都可以要了我的命,这笔买卖王爷并不亏。”

“不亏?”卫秫终于出声,他冷笑着道:“本王可从未听说你会医术,更不必说你会不会在药里下毒。”

“在这桩婚事前,王爷可曾知道左相府并非只有一位嫡出小姐?”桑墨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王爷不知道的事情这世上到处都是,但王爷想知道不过也只是花费点时间而已,我只是想谋求条生路。若是想要谋害王爷的话,刚刚就有动手的好机会。”

“是吗?”卫秫眉头轻挑,他的手指似是情人间的爱抚般触碰着桑墨的脸,随之向下停在她的喉咙之上,“本王若是想要你死,随时都可以,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和本王谈条件?”

他的眸光漫不经心的扫过假山外葱郁的树林枝头,隐隐露着被太阳光反射的点点寒芒。

桑墨心尖一沉,就连呼吸都缓慢了下来。

在她身边早已遍布王府暗卫,此刻只怕无数支利箭已然对准了她的要害处,只等卫秫一声下令。

卫秫漫不经心的调笑着,似乎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中,“你觉着是你手里的簪子快,还是暗卫手里的箭快?”

他的眉眼清冷似是皎洁的月光,胜似天上的谪仙,可唇角噙着的笑却带着蛊惑人心的妖冶。

桑墨强撑着抬眼道:“王爷,我只求能有条生路可走。”

“本王今日没什么心情,不想给。”卫秫的唇角带着浅薄的弧度,但落在桑墨眼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嘲讽她不自量力。

两人对峙间,卫秫冷眼的注视着桑墨的脸,两人之间的距离仅有一拳之隔,姿势贴紧而又暧昧。

他的视线从那双倔强隐忍的眸子移开,缓缓落在了她右眼角下的美人痣上,只是这一点似乎就为这张脸平添了别样的风情妩媚。

卫秫突然起了丝兴趣,他伸手捏住桑墨的下颚,“你说你能医治本王身上的毒,又能治好本王这双腿残疾,可是真的?”

他言语间带着笑意,但不难听出嘲讽的味道。

“想清楚了回答,否则本王就割掉你这条巧言令色的舌头。”

桑墨平缓呼吸,“王爷若是不肯给活路那就算了,生死只在你一语之间。”

卫秫还在笑,抬手想要轻抚过她眼角下那颗美人痣。

却在抬手时,猛然滞住。

“王爷?”桑墨察觉到不对。

可就在呼吸间,从周身闪过三道暗影,齐刷刷跪在卫秫面前,“王爷!”

再看卫秫的神色早已变得暴虐疯魔,双眸都逐渐赤红充血了起来,他紧紧的咬着牙,痛苦而又艰难的开口,“药。”

他的眸光死死的盯在桑墨身上,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额头上青筋暴起,密布着细细的冷汗,整个人都仿佛在承受着致命的折磨。

暗卫闻言,立刻毫不犹豫的去夺她手中的瓷瓶。

却没想到桑墨更快一步,她蹙眉冷声道:“这药不能给你们。”

卫秫赤红的眼眶里满是将要把人撕裂开来的怒意,“你想死?”

“如果王爷想死的话,尽管吃这瓶药!”桑墨冷眼环视着周围的暗卫,这帮人的身手完全不是刚才那帮刺客可比的,当机立断的威胁道:“谁敢上来我就碾碎这里面所有的药丸!”

卫秫能任由这帮刺客在八王府撒野,也能忍着不让暗卫出手,足以见这人的心性有多坚毅深沉。

这句话果然把原本要出手的暗卫们都给震住,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的锁在桑墨手中的药瓶上,随时都等着卫秫的一声令下。

“王爷,我说过能治你身上的毒,包括你的腿。”桑墨沉着冷静的开口道:“王爷方才救过我,这份恩情我会记住,但这瓶药有问题,绝对不能吃!”

她说这话的时候,因为紧张,手心里都是粘腻的冷汗。

她在赌。

赌卫秫这人够狠,对自己更狠。

这种人但凡抓住一丁点希望就会至死都不放手,更何况是两份希望摆在眼前。

但桑墨还没等到卫秫的回答,假山外就传来惊雷落地般的怒喝声。

“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乱语!”来人看起来约莫四五十岁左右,留着浓密的山羊胡,身上穿着墨青色的衣袍,怒气冲冲的训斥道:“老夫行医几十载,还曾是先皇的首席御医,你居然也敢说老夫开的药有问题!”

对方尤其在看清楚质疑的人是个女子时,目光中的鄙夷愈发浓重。

“小小女子能懂什么医术?开口就敢说自己能治王爷身上的毒和腿,攀附富贵也不是你这种人能肖想的!把药拿过来,老夫还能和王爷求情让你死的痛快点!”

桑墨听他话里的意思自然就明白了眼前这老者的身份,似是玩弄般掂量了下手里的瓷瓶,让在场的人心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那老者更是气的满脸通红,“放肆!你知不知道这瓶子里装的药有多珍贵!也是你这种人能碰的!还不把她拖下去乱棍打死!”

“我看要被乱棍打死的是你这个老匹夫才对。”桑墨冷笑声,从瓷瓶里倒出一粒药丸捏碎后凑近嗅了下,在老者愤怒的目光下,不缓不慢的开口,“这药丸里有熊胆、人参、千岁果、不别离……”

她把药丸里的药材名字全都一一报了出来,绝大部分都是从未有过耳闻的稀罕药材,终于让老者的脸色有了变化。

“你就算识得药材有什么用?这药你能配的出来吗?老夫劝你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一介女子还能比得上老夫这首席御医吗?”

“首席御医的名头我当然比不上,虽说我是一介女子,可我却也深知王爷发病时是浑身燥热且性情也会变得暴虐,体内全是邪火和毒气。”桑墨晃了晃手里的瓷瓶,药丸在里面发出了碰撞声,她轻笑了下,“敢问莫太医,你开的这些药哪样不是大补?是要让王爷体内的邪火和毒气郁结扩大后致死?”

被称呼为“莫太医”的老者怒怼道:“你胡说!这些药都是老夫按着医典上开的!绝对不会有错!”

“医典也是人写的,为什么不会有错?”桑墨眯了下眼,“那我再问你,王爷吃了这么久的药身体有什么好转吗?”

莫太医吹胡子瞪眼的道:“你懂什么?老夫行医数十年治病医人自有一套,你什么身份就敢在这指指点点!”

桑墨语气平淡的道:“我没什么身份,不过是八王爷刚过门的八王妃而已,我关心我自己夫君的身子有什么问题吗?”

这一句话砸下来犹如千斤之重,让莫太医的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起来,他哪能想得到这衣着朴素的女子居然是新进门的八王妃。

但他为了维护脸面,依旧固执的道:“王妃娘娘身份贵重,自然不懂医理,老夫既然能止住王爷毒症发作,自然也能为王爷诊疗。”

这话让桑墨眉头一挑,她抬眼瞥了下卫秫奇毒发作时的痛苦模样,明显对方的忍耐力远超过她的想象,居然到现在都没发出过任何声音。

可额头上狰狞暴起的青筋,却是能让人感受到他此时忍耐的剧痛到底有多强烈。

桑墨凉凉的讽刺了一句,“莫太医有功夫在这和我争论,不如先替王爷诊脉,这会子的时间若是放在急救上被耽搁,怕是病人早死上千百回了。”

她轻描淡写的把“死”字挂在嘴边,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这可是八王爷的忌讳!

“你找死!”卫秫的眸光凶狠异常,因为剧痛而嘶哑的嗓音包裹着无尽的杀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