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龙战神全文免费阅读 陈青帝何明杰小说全本资源

都市狂龙战神全文免费阅读 陈青帝何明杰小说全本资源

《都市狂龙战神》是由作者离割最近写的都市小说,书中内容真实,情节描写细腻,扣人心弦,非常好看。都市狂龙战神小说试读:十五年历练,成就嗜血战神,如今,杀神归来,血债血偿!

《都市狂龙战神》 第3章 免费试读

“你们两个先聊着我先进去做早饭了。”见两人交谈甚欢,不远处的张美玉一脸喜悦朝两人打了个招呼,就跑去厨房忙碌去了。

留下何国志跟陈青帝两爷孙,还有一条老狗在院子里交谈。

“青帝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给家里捎个信?”何国志满是不解看着陈青帝,询问道。

闻言,陈青帝心中愧疚之色越发渐浓,这些年身处域外战场,常规通讯手段在那里根本就无效,倒是苦了为他担忧的二老。

“当年被陈家逐出后,机缘巧合下就出了国谋求发展,直到今年才能回来,暂时就不走了,专心伺候你们二老。”陈青帝随意编制了一个借口,不想让二老为他担心。

说着就将手中的礼品袋递给了何国志,说道:“这是给你们二老的一点礼物,算是弥补这些年来不能在你们面前尽孝的遗憾。”

何国志下意识接过礼品袋,没好气笑骂道:“我跟你外婆又不是外人,这里就是你家,哪有回家还带礼物的?”

说着,何国志就打开看了起来,当看到里面那瓶五十年窖藏的白酒后跟那两根野山参之后,就连忙递了回去,坚决道:“拿回去!你这孩子咋能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一点小心意而已算不得什么,外公你若是不收下,我只能认为您老怨恨我这十年不回来。”陈青帝笑着摇摇头,这些东西对普通人来说是很珍贵的东西,可在眼里并不算什么,若不是那些天材地宝对普通人没有丝毫作用,他是断然不会送出这种凡物。

“那好吧!”听到陈青帝这句话,何国志才勉强收下陈青帝这份心意,摇头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跟你外婆还能撑上十年八载的,倒是你给我带了外孙媳妇没有?”

“外孙媳妇?”陈青帝一脸苦笑,这十年在血腥与杀戮中度过,哪有去谈及这些儿女情长。

不过,他心里的确揣着一个女子,那就是楚云瑶,只是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

摇摇头,陈青帝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关切问道:“你们二老这十年来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麻烦倒是没有麻烦,就是……”何国志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就满脸忧愁,就抽了一口手中的旱烟,似乎有什么心事。

这让陈青帝眉头不由一皱,外公似乎有什么事瞒着他。

“砰!”

“许国志今天你女儿迁坟的事,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随后,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跟四个青年,还伴随着态度恶劣的话语。

就在陈青帝准备询问时,院门就被人从外面用蛮力破开,紧接着走进来五道身影,开口者正是那名领头中年男子。

“嗯?”陈青帝眉头微皱,不由看向了那几人,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强烈不悦,看这样子是来者不善。

果不其然,正在跟陈青帝交谈的何国志,在看到走进来的几人后,本就忧愁的脸色,更是有些阴沉道:“何杰明我说过,那块地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对不会让出去!”

“哟!老东西还蛮有脾气,你说你守着块破地有什么用?难道还指望你女儿活过来?”

谁知,何杰明却满是冷笑,走到了两人面前,从怀里取出一叠百元大钞说道:“何国志我敬你是村子里辈分最高的老辈子,别说我这个做晚辈欺负你,这里是三千块足够买你家那块地了。”

说着就把三千块随手丢在何国志面前,瞬间钞票洒落一地,仿佛对他而言,就如如同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在赏赐贱民。

何国志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穷是穷,但是穷的有骨气,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

大怒道:“何杰明我告诉你,那块地绝对不可能给你,我不会让我女儿再受苦,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呵!今天那块地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今天我就会派人推平你女儿的坟头!”何明杰脸上满是讥讽,不屑说道。

早在一个月前就有南海市的某个大人物给了他许诺了一个好处,只要铲平何采薇的坟头,就能获得一笔投资,让他十分心动。

不过碍于何国志在村子里辈分最高,他也不好做得太过,就假借要用那块地修房子,奈何这老东西死活不同意,一时间就僵持不下。

昨天那个大人物已经给他下最后通牒,三天内不搞定好,别说那笔投资拿不到,就是他公司也会不保,这才不得不再次登门,开始来硬的。

这时跟着何明杰而来的那四名青年,也都连忙随声附和说道。

“就是,明杰叔现在可是在南海市发了财,要你那块地盖房,一块破地放在又不能生钱,白赚好几千,您就偷着乐吧!”

“说的不错,你不乐意大把的人乐意,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看您老是不是想坐地起价?人家明杰叔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三千块留着办后事就够了!”

“你……你们,我今天拼着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让你动我女儿坟一下!”何国志气得身子都在颤抖,站起身就要抄起长条凳,打算驱赶何杰明几人。

但何国志毕竟年纪大了,又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一个起猛了眼前一黑就差点晕厥过去。

还是坐在一侧,一直在梳理来龙去脉的陈青帝眼疾手快,快速上前就抱住了外公何国志,紧接着为其梳理身体,扶着他坐下。

“妈的,吓老子一挑,还以为你这老东西被气死了,搞半天是想讹我?”眼见何国志就要晕厥过去,何明杰吓了一大跳,幸好见到陈青帝将其扶住,这才大松一口气,这老东西是何氏一族辈分最高的长辈,真闹出什么三长两短,他这个做晚辈的终究是很被动。

“讹你?难道你忘了,当年如一条癞皮狗巴结我外公的时候了吗?”将外公安抚好后,陈青帝这才将目光看向何明杰几人,平静的脸色中带着几分寒意,他已经认出了这人是谁。

何家村人并不多,整个村子都以何姓居多,很多往上数三代都是亲戚关系,邻里邻居间几乎都彼此很熟悉。

以前小时候经常来何家村过假期的时候,就见过此人,当年可是村里的一大恶霸,没想到这恶霸竟然混成了包工头,真是越老越嚣张。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就是,当这恶霸得知母亲是陈家主母后,一个劲要过来送礼,天性善良的母亲,推辞不过就收下了,不过在事后又送了回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