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生陈海哪里可以看 骆生陈海免费阅读第14章

骆生陈海哪里可以看 骆生陈海免费阅读第14章

骆生陈海是作者乐天森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我没想到一次意外的见死不救,将我拉入了一场奇怪的旅程……

《奇怪旅程》 第14章 回来了 免费试读

我们在张叔的大排档门前逗留了一会,里头传出来的香气却是也挺勾引人的,再加上我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便想着拉林江一起进去尝尝味道。

“诶,你干什么?”我刚迈开步子,林江一把拉住了我,表情忽然变得很紧张,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我去找张叔商量下,说不定他看我们面熟,还会特别给我们开小灶呢。”我冲林江解释道,但他的反应却出乎我意料。

“你要去自己去,他们家的东西,我可不想吃。”平日里,林江是最喜欢贪小便宜的,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我请客吃饭,他竟然无动于衷。

我正和林江说着话,张叔又从大排档的后厨溜了出来,手里的瓦罐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张叔!”我立马开口喊道,却好像是吓到了他似的,紧张兮兮的回过了头,发现是我和林江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小子干什么呢?大晚上不在宿舍里待着。”张叔一脸责备的道,还是和往常一样,不过我知道他虽然嘴上这么说,心底里还是不错的。

“没,肚子饿了打算出来吃烧烤的,结果味道不咋地,不过你家的大排档我闻着挺香的,请我搓一顿呗。”

我一边解释道,一边闻着大排档里传出来的香味,我发誓我这辈子没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感觉只要尝一口,我以后吃别的东西就吃不下了。

“嗨,我家的大排档有什么好吃的,走,带你们两个小子喝酒去。”让我意外的是,张叔并没有打算请我们进去坐坐的意思。

我实在有些不明白了,林江不愿意去张叔家吃东西,可为什么张叔自己也不乐意在自己家开的大排档里吃东西呢?

虽然想不明白,但我这个人有一点好,那就是平日里很少钻牛角尖,要不然我爹死的时候,我估计我那时候就跟着去了。

“对了,张叔,你是不是真的用尸油治风湿来着?不恶心么?”路上,我又想起了那天晚上张叔要走尸油时的场景。

没曾想,张叔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林江也在暗地里掐了我一把,那感觉就像是我说错了话似的,搞得我当时就不好意思的闭上了嘴。

直到找到一家东北人开的小酒馆,张叔才再次显得活络起来,平日里我很少喝酒,主要是我不会喝,再加上还有女鬼的事,我也没心情喝。

随便吃了点东西垫了一下,张叔又和我以及林江结伴回了殡仪馆,回宿舍的路上,林江忽然很古怪的问了我一句。

“骆生,你觉得尸油闻起来怎么样?”我是实在没想明白林江问这话的目的,他和我一样都是清理焚尸炉的,那尸油什么德性他应该清楚。

“那玩意恶心的,你说闻起来怎么样?”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偏偏挑我刚刚吃饱的时候问这个,简直是没事找事。

“吃过臭豆腐么?”林江忽然神秘的笑了笑,随即又答非所问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啊?臭豆腐又怎么了?”我是彻底无语了,从刚才开始他就神神秘秘的,像是知道些什么,却又不和我说。

不过我现在也没心思和他打哑谜,那女鬼的事一天没解决,我连睡觉都不安稳,这是要是不能解决了,别说是臭豆腐,估计以后臭袜子我都闻不到了。

“诶?停尸房的门怎么开着。”正当我和林江快要回到宿舍的时候,他忽然嘀咕了一句。

当时我只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毕竟停尸房里停着的都是即将焚烧的尸体,殡仪馆也怕尸体弄丢了家属那边不好交代,所以这停尸房的门没事的时候一直都锁着。

不过等我扭过头的时候也傻眼了,停尸房的门现在大开着,那条锁着门的铁链掉在了地上,这倒是和我们殡仪馆以往作风极其的不符。

我和林江交换了一下眼神,便打算过去看看,别是真的进了什么偷尸贼,明天一早领导知道了,我们每个员工都要扣工资。

走到门口时,我看了看地上那条铁链,门锁还挂在门把手上,但这铁链却断成了两截,中间的那节圆环扭曲的极其严重,感觉像是被撞断的不是被切断的。

“林江,不太对啊,你看看这,怎么像是被人给掰断的呢?”经历过那晚上的事,我开始有些神经质了,凡是都能想到鬼身上去。

“让我看看…这可能真是被人给扯断的。”林江忽然打断我道,表情十分的严肃,只见他缓缓的蹲下,从地上拿起扭断的铁链在鼻子前闻了闻,随即又伸出舌头在铁链上舔了舔。

“你舔舔。”做完这一切,林江又把铁链递到了我的面前,很是严肃的对我道。

要是放在平日里,我肯定不会去舔这玩意的,但既然林江说的那么煞有其事,我也只能照办。

舌头刚一接触铁链,一股子铁锈味就刺激的我有些想吐,可随后我便发现,这铁链上覆盖这一层油腻腻的东西味道还挺不错的。

“感觉怎么样?”林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道。

“味道还不错,这铁链上什么东西啊?”我如实回道,虽然舔起来有些恶心,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尸油!”林江笑着回道,这次我再也忍不住了,他明知道这铁链上覆盖着尸油,怎么还让我舔呢?

不过,我很快的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铁链上的尸油肯定不能是活人弄上去的,毕竟活人没有那个能力。

“算了,别猜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林江看我表情古怪,随即便拉着我朝停尸房里走去,紧接着我便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白天被警方带去验尸的陈海,他竟然回来了,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冰棺里,脸上依旧带着那副笑容,下半身还是***。

“妈的,什么情况?他怎么自己回来了!”要不是有林江在我边上,我感觉自己刚才就奔溃了,难不成陈海的尸体念旧,晚上睡不惯警局的床,自己又回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