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最新章节无弹窗by 苏歆棠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最新章节无弹窗by 苏歆棠未删节小说在线阅读

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主人公叫顾蕊尉迟瑾,由 苏歆棠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已上架青墨云。全文讲述了相公总欠风流债怎么办?一亲二抱三扑倒,不怕相公跟人跑,夜半三更翻墙来,芙蓉帐暖度春宵。世人皆知,相府嫡女,爹不疼娘不在,夫君只会欠下风流债。好在有祖传的厨艺,一把菜刀闯天下。克死9个妻子的世子爷,跪在算盘上和自己的小妻子讲道理:“昨夜你还说了,相公不睡我不睡,我是相公的宝贝,今夜你让我滚出去睡,顾蕊,你好狠的心啊!”顾蕊一脸豪横:“二十五和离带俩娃,尉迟瑾,你骗我感情!”两个软糯的小包子瞬间跪地抱大腿:“娘,我爹的休书是你写的啊……”

《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 第18章 有点疼 免费试读

她想着,下一瞬间就开始唾弃自己,尉迟瑾就是一莽夫,那里来的书生气质,她一定是今天太忙了,老眼昏花,看不清楚。

尉迟瑾难得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颇有一种仍人摆弄的感觉,她起了坏心思,伸出手指在他脸蛋上戳了戳,似乎要帮他戳出个酒窝来。

“平时也没个笑脸,现在这样看顺眼多了。”

顾蕊趴在床头玩的不亦乐乎,猛然间,尉迟瑾睁开了眼睛,看着她。

她心里一跳,这不会就醒了吧?刚刚推都推不醒,现在戳一下就醒了?

顾蕊有一种心虚被抓包的感觉,她缓慢的默默的想要将手收回来,尉迟瑾伸手捉住了她,顾蕊吓得闭了眼睛:“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并没有想象中带着怒气的声音,顾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只看见尉迟瑾又闭上了眼,刚刚那一切仿佛做梦一般。

尉迟瑾抱着她的手,顾蕊抽了抽,男人力气很大,她如同蚍蜉撼树一般,丝毫挪不动。

她认命的叹了口气:“行吧,你愿意抱就抱吧,我是没精神了。”

春雨端水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诡异又和谐的场景,张了张嘴:“少夫人,这是?”

顾蕊用那只空着的手往唇边抵了一下:“小侯爷喝醉,你看见来福了吗?怎么也不来照看着?”

“不曾。”她刚刚一路走来,没有看见来福的踪影。

“好了,这里我照看着,你把水放下吧,快回去休息吧。”

“是,少夫人。”

春雨走后,屋子陷入了安静中,烛光晃动着,顾蕊趴在床头,双腿曲着,困意袭来,就这样睡着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缓缓照射进屋子,晨曦微弱,天边露了鱼肚白,而这柔和的光线笼罩在二人身上,静谧又温柔。

尉迟瑾宿醉醒来,头痛欲裂,他想伸手去揉一下胀痛的额角,却发现他握着柔软的手,十指相扣,顺着手往一侧看去,只看见小姑娘柔软干净的侧颜,恬静的睡着。

大约是因为自己喝醉的缘故,才使得小姑娘没法在床上睡,只能在床头应付一晚上,尉迟瑾心中懊悔质疑甚重。

他从床上起来,拦腰抱起了小姑娘,将她放到了床榻上。

尉迟瑾动作轻柔,但即使再轻,总归也有动静,顾蕊皱着眉喊疼,一到被窝里就伸手用被子将自个裹住,像个蚕蛹一样。

疼,那里疼啊?

尉迟瑾拧着眉,喊了喊她:“顾蕊,醒一醒。”

他担心顾蕊身上有伤,但是又不能这样随意帮她查看,只能喊醒她。

但是顾蕊太累了,趴在床头半梦半醒,睡不安稳,这一进被窝,如同脱水的鱼儿进了湖里一般,她死死的抱着被子,怎么也不醒过来。

尉迟瑾没办法,只好上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醒一醒。”

顾蕊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站着悬崖绝壁上,前面有很多张脸,有父亲的冷漠,妹妹的讥笑,继母的嘲讽,她们围绕着她,要将她逼入绝境。

恍惚间,她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一声一声的顾蕊。

她往后后退着,啪嗒一下,跌落了悬崖。

顾蕊从噩梦中醒来,只见尉迟瑾的手,在她脸上捏着,不疼,但是方才梦里的种种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了。

她哇的哭了出来,指控道:“我照顾了你一宿…呜呜…你还不让我…睡觉!”

哭的稀里哗啦的,像个小孩似的。

尉迟瑾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是他吵醒她的没错,但也是为了她好呀。

“你方才喊疼,我怕你身上有伤,不治。”

尉迟瑾哄着她,和她解释道,小姑娘涨红的眼眶,只哭了一会眼睛就肿的跟金鱼眼似的,她瞅着他,恨恨道:“呜呜…还不是你,在床上吓我,我没点灯,没站稳就摔倒了,腿疼。”

又是他的错了,尉迟瑾又好奇又好笑,腿磕着了不应该怪她自个不点灯么,点灯照明,就不会被他吓着了啊。

“我侯府是已经穷困潦倒到连一盏油灯都买不起了吗?需要你深夜,连灯都不点啊?”

顾蕊抹了抹脸上的眼泪,声音还是有些哽咽:“现在煤可贵了,要四串铜钱呢,从前不要这么贵的,在陇县只要两串呢。”

“什么?”尉迟瑾怀疑自个耳朵聋了,不然他怎么会听到堂堂侯府夫人在这儿跟他讨论煤价高低的问题?

但是他听着,心里有像细密的针扎过一样,一点点的疼。

他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每月府中不是会发月银吗?这些银两,你买座煤山都够了。”

顾蕊撇了撇嘴:“可是开酒楼很费钱的,我将那些银子攒起来了,而且侯府开销也需要支出啊,虽然说父亲没有说要把管家权给我,但我也要留些银两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她板着手指头算着,一笔一笔的开销,尉迟瑾心里没由来的一阵烦闷。

觉得顾蕊看重侯府,甚至将侯府放在心上,而自己却成为了那个与她最无关系的人。

“侯府的开销,用不着花你的银子,你给我把心放回自个的身上。”

尉迟瑾冷冷的说道,顾蕊听到后先是一阵高兴,小侯爷堂堂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她这样就可以省下一笔银两了,趁着现在的兴奋劲,她拉着尉迟瑾说了后院那块荒地的事。

“那块地空着特别可惜,不然你交给我吧,我们可以将它改造成小菜园,种些瓜果蔬菜之类的。”

后院那块地已经荒废很多年了,尉迟瑾本来第一反应是拒绝,他觉得太麻烦,府里又不缺这口吃的,要浪费这精力做什么?

但是他话还没说出口,看到顾蕊那充满希冀的目光,最终没有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只是淡淡道:“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随后他看着顾蕊,又道:“你腿怎么样?让我看看。”

顾蕊呆了呆,看伤要脱袜子啊,她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将脚往被子里藏了藏,一动弹,又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咧了一下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