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生陈海免费小说 骆生陈海在线阅读

骆生陈海免费小说 骆生陈海在线阅读

骆生陈海是著名作者乐天森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我没想到一次意外的见死不救,将我拉入了一场奇怪的旅程……

《奇怪旅程》 第5章 我被盯上了 免费试读

我趴在地上不停的哭:“你这不能怪我呀,那个时候晚上实在是太吵了,但听不清楚那边到底传来的是什么声音,而且那边有很多的人,我尝试过,想去看一眼,但是那里有很多的小混混,所以我就没敢去。”

刘叔双眼圆瞪:“可以呀,长本事了,见死不救,难怪她要找你。”

我当时就哭出声来,显得特别没用:“我不知道呀,我哪知道,那里会发生那种事情,那个女孩会死的那么惨。”

我们俩闹的动静挺大,店子里面几乎有一半的人都看着我们,我自觉脸红,两声之后便不哭了,我今天早上丢的人已经够多了,可不想继续丢人,便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站在刘叔的边上。

“你身上有味道,”刘叔很肯定的冲着我说道,“像是死人身上才有的味道,你除了见死不救,还干什么缺德事儿了?”

刘叔这么说,我立马觉得特别委屈:“这见死不救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吧?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再说了,我这种情况很多人都有,又不只有我一个,那天晚上我都没有听清楚。”

“可现在人家就盯上你了,怎么办吧?昨天我就奇了怪,你说你能够闻到特殊的味道,我们所有人都闻不到。”刘叔黑着一张脸,低声冲我吼道。

刘叔在我印象中不是一个封建的人,于是我这时连忙冲着刘叔说道,“你可得帮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刘叔此时一头黑线:“算了,也不逗你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都是你内心在作祟。”

我一脸蒙逼,“什么意思?”

“其实你一早就发现,那个死者就是之前你遇见的那位吧,只不过你不承认罢了,在你的潜意识当中对她一直有一份愧疚,昨天晚上你又是一个人清洗那个焚化炉,又于上了那么恶心的事情,难免多想。”刘叔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想太多了,这世界上可没那么多鬼。”

“那我昨天晚上,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关在焚化炉里面?”我问完这句话之后,就发现刘叔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我。

我脸上一红,的确,我问了一个蠢问题,这种事情我自己调查不就得了,干嘛还要问他?

此时的我很无奈的看着他说道:“刘叔,那我遇见的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鬼魂……”我说话的声音奇小,生怕第二个人听见。

就在此时,刘叔冲我嘿嘿一笑,从怀中拿出了一面小镜子,就是那种杂货铺卖的两块钱的小镜子,直接塞到了我的手里,冲我说道:“这东西你拿着,有用,至于怎么用,自己研究。”

这东西我当然知道怎么用?因为小时候见我父亲用过,我父亲说这是照妖镜,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他拿的那面镜子跟这面镜子不一样,许是在逗我。

刘叔什么都没说,我收拾了一次焚化炉,基本上后面就没什么事儿了,但是关于我的传说却在整个殡仪馆内流传了开来。

第二天早上,林江便找到了我,贼兮兮的看着我,说道:“你昨天晚上,在焚化炉里面到底看见什么了?”

我只是摇头,笑着,不说话。

“别卖关子,这可是关系咱俩的大事,一开始我觉得这活儿特别轻松,给钱又多,肯定有坑,所以我就找了个借口先回去了。”林江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一脸尴尬。

因为一开始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可我却从来都没有往深处想。

“可我没想到这才一天你就出了事。”林江此时很紧张的看着我,“而且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在焚化炉里面睡了一个晚上?”

“不过是太累,所以才睡着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玄乎。”我本来想倾诉一番,但却没想到林江对我这么说,这家伙分明早就知道,打扫焚化炉就是个坑,我平常对他这么好,他都没告诉我,顿时让我很不爽。

林江跟我说话时,陈海正好从我们两个身边经过,他看上去很不爽,冲着我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林江此时便看着我说道:“看来他对你的成见真的很深。”

我突然发觉,每回陈海做出那些不喜欢我的举动之时,林江总会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久而久之,我便觉得,陈海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林江每回做的都很紧密,而且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跟林江的感情还算是不错的,却没有想到他分明知道焚化炉的事情不对劲,却提都没跟我提,还一个人跑乡下去了。

如果昨天晚上,领导让我跟他一起打扫焚化炉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么多的妖蛾子了。

见我沉思,林江此时压低了声音,冲我说道:“你知道你父亲怎么死的吗?”

我立马站了起来,声音提高了许多:“你什么意思?”

我父亲的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刺。

居然被陈江这样提出来,顿时让我很没面子。

我家和陈家关系的确很好,因为就住在对门嘛,对于我家的事情,他知道一些,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为何会知道?

我的声音拔高,外面便伸进来一个头,快速的打量了一下房内,笑道:“你俩感情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了,还能吵架?”

我朝着那人看去,是隔壁宿舍的,新来的,刚到殡仪馆只做一些打杂的活。

我慢慢的坐了下去,不想跟林江吵架,外头的好事者也终于散去,我俩都没说话,隔了许久,我说:“你刚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林江似乎难以启齿,过了许久,看着我说道:“骆生,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之前和刘叔吃饭,刘叔还跟我说,这世界上没有鬼,现在立马就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顿时觉得,非常巧合,也哭笑不得。

“你觉得呢?”我反问。

林江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我知道关于你父亲的事,你一直都不想回想,可我爹曾经说过,你爹出事的那晚上,不太正常。”

我皱起眉头,深吸一口气:“什么东西不正常?”

“整个殡仪馆都不正常,而且据说,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当地警察却一点都没有引起重视,总以为是意外,你觉得这世界上真有这么多意外吗?”林江说完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但是,他在临走的时候看到我桌子上的一面小镜子,便冲我笑笑:“这东西是刘叔给你的吧?好好用。”

说完他便走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