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人榜18章在线阅读 禹温画孙思常全文阅读

画人榜18章在线阅读 禹温画孙思常全文阅读

精选热书《画人榜》是来自作者说东画西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禹温画孙思常,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你我本常人,因何为画人“这,这卷轴之上什么也没有呀。”榜上灵垂泪,画中人颠笑“难道这便是命中注定……”四方大陆中,画神四方聚“回来了。”“嗯,回来了。”

《画人榜》 第8章 成王府 免费试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护卫长的事情,这位冷酷无情的三王爷似乎对禹温画好了不少,不但是赏给了禹温画不少好东西,甚至还准许禹温画出门散步。

看来上次自己的示好行为显然为三王爷带来不少好处,否则一个人的态度不会转变的这么大。

禹温画默默在心中盘算着,这几天她逐渐感觉到了这位三王爷的野心。而自己,则是男子手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工具。

“今天天气这样的好,姑娘是不是出去走走,爷说姑娘病好了,可以出府了。”

禹温画的笑容淡淡的,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大病,那人不过是想要将自己软禁起来罢了。

“哈,我这人不大喜欢热闹,就这样挺好的。”为了让男子彻底的安心,禹温画放弃了这次可以出门的机会。

“我们都好久没出去了呢。”另一个侍女也是小声说道。

禹温画心中微微一跳,一个念头浮了上来。

今天不会有什么事吧。

“是嘛。那边出去走走呗。”禹温画笑容温和,看上去很是平易近人,几个侍女都是目露欣喜之色,但是那种欣喜并不是出去玩的心情,而是,别的。

这就跟落实了禹温画心中的猜测,看来是三爷是想自己见什么人,或是,想用什么来试探自己。

这人的疑心当真是重。

“禹姑娘,你穿这个吗,还是这个?”侍女们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裙子笑着问禹温画,大概是禹温画始终如一的温婉性格倒是让这些侍女们比较放得开。

禹温画看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微微一笑,随和的说道:

“我也不懂什么,你们就找一个比较合适的衣服给我穿就是了。”

她不确定他让自己去干什么,那便一切听从安排就是了。

“那,这一件吧。”其中一个侍女笑着说道,伸手拽出了一件红色的长裙。

禹温画打量着那件绯红色的长裙,并没有过于奢华和华丽,反倒是有一种低调的美感,她从没有穿过红色的衣服,她凡事不喜欢张扬,几乎所有的衣服和这种艳丽的衣服无缘。

如今……

禹温画温顺的点点头,一见禹温画如此轻易听从见意,侍女们都是欢喜不已,开始给禹温画收拾起来。

禹温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看来这次“出去游玩”并没有那么简单。

禹温画准备着,拓跋景也准备着。

“如何?”拓跋景此时嘴角噙着一丝冷厉的微笑,屋中寒意四起。

“准备妥当。”范和昌心跳加重,不敢多言

拓跋景嘴角微笑扩大,自己的计划要是成功,那自己通往皇位之路无疑会更加平坦。

大哥,你准备好了吗?

“那边呢?”

范和昌低着头,自然是知道拓跋景口中的那边是指什么。

“一切顺利,禹姑娘也正在准备,完全不知情。”

拓跋景伸手端起了茶杯,眼中寒芒一闪。

“你怎么看这个女人?”

范和昌心中微微一惊“小人看不透。”

这个女人就好像一团迷雾一般,让人捉摸不透。有着穿越空间的超凡能力,偏偏性格又温婉可人,丝毫没有女画人的傲气。范和昌真的是看不透。

难道,这个女人也和妄相公一般?

“五年前,妄天清浑身血污的出现在我院子之中,求我救他妹妹。从此妄天清便忠心于我,五年间不但帮我办成了大大小小的事情,更是让我取得了父皇的器重。”

范和昌静静的听着,这件事自己也是经历者。当年这事怎么想怎么荒诞不羁,但偏偏男子忠心耿耿,给主子添了一员大将。

“这女人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的寝室之中,我曾也想过此人会不会像妄天清一般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但是。”拓跋景喝了一口茶,放到了桌上,陷入了沉思。

范和昌那会不知道,心中暗自苦笑。

一切都在于那个毒香囊。

女人来之后,查出了一个毒香囊,这怎么能不让他疑心大起

说到底还是是不一样了。当年三爷不得志,不受皇上重视,他愿意赌。而现在呢,这是几位皇子之中唯一一个封为王爷的人,基业甚深,他还愿意赌吗?

更何况。

范和昌看着三爷眉心之间深深的竖纹,那是常年皱眉形成的,范和昌心中哀叹一声。

这人已经不会信任任何人了。

“王爷。”倩影一闪,娇娘已至。

范和昌看着视线之中的水蓝色绣花鞋,暗叫一声不好,这位倒是让他给忘了。

清溪。

这位狗皮膏药要是知道三爷出去,那是铁定要跟着的,万一坏了事,那可就麻烦了。

“何事?”拓跋景似乎也知道这人有可能会坏事,微微蹙眉语气不善。

清溪却是好像并未感觉出男子的情绪,携着一股香风贴上了。

“爷,你去哪呀,我看下人们忙乎着呢,怎么都不带上我。”女子拉着拓跋景的袖子委屈的撒着娇。

范和昌悄悄翻了个白眼,清溪清溪,这名字真是对这个女人性格的最大嘲讽。

“我今日出去有事,你无需跟着。”随及看了一眼范和昌“去看看。”

范和昌心领神会,悄然退出,准备去看看禹温画那边准备的怎么样。

还没等范和昌走到,禹温画已然一身绯红长裙翩然而出,这明媚的颜色称得女子肤如凝脂,白腻的肌肤在名贵的绫罗下跳动,要勾了人的心魂。

款款玉步,冉冉而来,女子弱柳扶风,顾盼间眉眼生情,一对儿狭长凤眸带着点点桃花,好不动人。

饶是范和昌见过不少美人也是不由的看呆了,禹温画并不是典型的美人,没有大眼睛,身材也不火热,偏偏气质出挑,带着女性特有的柔软又夹带着一抹坚强,格外让人印象深刻。

“姑娘这是?”范和昌弯腰明知故问。

禹温画眼波微动“三王爷准我出府散心,正准备出去。”钗环摇逸,禹温画几乎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古代的公主,又说不上来的别扭。

好在只是少数几次,要不这么重的东西戴在脑袋上还不累死自己。

禹温画心中暗叫侥幸,随及又把注意力转到了范和昌身上。

“三爷刚好也有事出府。”

巧合。

禹温画摆弄着自己身上的绯红长裙,心中暗笑。

“这么巧。”禹温画微笑感叹。

范和昌看着眼前这娇美的女子,等着女人的下文,但是,没有他并没有等到。禹温画似乎只是感叹一下,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姑娘要不一同出府?”范和昌只能自己把下文说出来。

禹温画低眉顺眼“是不是添麻烦了?”心中却是暗忖这家伙不安好心。

范和昌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禹温画发现什么了,原来是怕麻烦三爷。

“诶,怎么会呢,爷也不是干什么要紧事,姑娘不如趁此机会和三爷相处一下。”

范和昌看着女子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这才很是温顺的点头,表示愿意同行。

等着范和昌引着禹温画走到府门口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使得范和昌微微瞪大了眼睛。

清溪?

范和昌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主子,这是什么意思,万一清溪坏是怎么办。

禹温画也有些吃惊,因为那个男人也在。

妄天清。

男子依旧是一身暗紫色的锦袍,面无表情的跟在拓跋景身后,禹温画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人就有一种别扭的感觉,但具体是因为什么禹温画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但是她猜应该是因为自己无意间伤到了人家,加上自己又不是真画人的原因,所以有点心虚。

“禹姑娘。”清溪笑嘻嘻跑了过来,竟然很是亲热的牵起了禹温画的手。

突然的亲热让禹温画有些手足无措,但随及禹温画只觉得自己腰间一烫,惊得她慌忙把自己手抽了回来,手中的东西险些掉出来。

在旁人眼中到没有什么异样,只觉得禹温画十分的怕生。但只有禹温画自己知道为什么。

自己腰间,是爷爷留下来的那个卷轴。

禹温画突然回想了老人临终前的神情,看来这个卷轴绝对藏着什么秘密。禹温画深吸一口气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惊慌,有些腼腆的说道:

“姑娘好。”手却是背到了身后,当真是娇羞的俏佳人。

清溪掩唇而笑,故作随意。暗自却是将那东西揣进怀中

“哈哈,我虽与禹姑娘年纪相仿,但是姑娘却应该称呼我一声夫人,哈哈哈哈。”说完女子又是一串如银铃般的笑声。

禹温画也是羞答答的跟着笑了起来,心中却是一片清明,这人是来宣示自己的所有权的。随及她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女人衣袖之间似乎是藏着什么。

视线移向拓跋景阴郁的脸色,心中倒是为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感到惋惜,因为那男人的眼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爱之色。

禹温画扪心自问这种被权欲冲昏头脑的男人,哪怕是追求她,她恐怕也只会退避三舍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医馆,据说是因为三王爷最近身体不舒服,想找医馆中的大夫看看。

禹温画飞快眨动了一下眼睛,她是不了解这个世界,但是,王爷这等尊贵的身份,难道自己的府上竟然会没有个厉害的大夫吗?这个借口着实伪劣,但是禹温画也不拆穿,只是温顺的跟随。想来这位应该不会给自己什么机会离开吧。

看着不断清晰的建筑,禹温画苦笑不已,没曾想,这么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