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江盛安言初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江盛安言初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江盛安言初是著名作者青梧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江盛安言初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言初一直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但江盛安却让她明白,深情从来被辜负。身受重伤坠入冰冷江水那一瞬间,言初闭上眼睛,所有爱恨消散归尘。江盛安,只愿来生,永不相见。

《来是空言去长安》 第7章 置于死地 免费试读

“郁寒?”

她的死对头,兼前未婚夫。

“你怎么在这?”温暖的车内,言初仰头,用郁寒给她的手帕堵住鼻子。

郁寒温润幽深的眼眸闪了闪,语焉不详:“过来有点事情。”

“哦。”言初也并不关心,身心俱疲的她,哪来多余心思关注旁人。

“为什么不做手术?”郁寒低沉的嗓音压抑着担心和疼惜。

“你都知道了?”言初稍稍有些意外,随即很快意识到,上流社会向来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不止是郁寒,所有人都知道她言初如今沦为丧家之犬了吧。

那江盛安呢?他也知道她活不长了吗。

所以才大慈大悲放过她,没把她置于死地。

“怕疼,不想做。”言初扯起嘴角,惨淡地笑了笑,扯到腹部伤口,又是两声压抑的低咳。

临终收到死对头关心,也算是意外之喜了,言初苦中作乐地想道。

她抬头,透过车窗看了看医院高高的顶楼,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看在我快要死的份上,再帮我个忙,送我回家一趟。”言初挑了挑眉。

一如从前,没皮没脸。

郁寒看着她消瘦的侧脸,阖上的疲惫眼眸,嘴里的关心几经回转,还是咽了下去。

从始至终,对于言初,他连朋友都算不上,又有何资格过问她的生活。

车程很短,言初隐忍着胃里空荡荡的痛感,动作缓慢地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她对郁寒扬了扬手中沾满污秽血色的男士手帕,道:“可能洗不干净了,我就不还了吧。”

“言初。”郁寒握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做手术吧,我认识一个国外很好的医生,他手术成功率很高。”

别放弃,好不好?

言初愣了愣,垂下眼眸,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了。”

车外,一道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响起。

“言初,下车!”

言初转头,看见江盛安站在门口,脸色是山雨欲来的森冷。

怪不得对蒋玥那么狠毒,原来是在外面找好了靠山。江盛安心中的怒火在整个胸腔翻腾,烧得他难以理智。

言初被他拉住手腕,粗暴地拖下车。

郁寒却拉住了言初的另一只手,看着他的目光满是警惕:“你要对她做什么?”

“郁总,我跟我的妻子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吧?”江盛安盯着言初被郁寒拉住的那只手,满脸敌意。

郁寒心口一堵,却没有放手。

“你既然知道她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不好好对她?”

为什么让她受尽委屈,让她连活着都不想。

江盛安听着另一个男人责问自己,被背叛的怒意在胸口翻腾:“我的妻子,怎么对待是我的事。请郁总放开!”

我的妻子四个字落了重重的音,意有所指。

言初被扯得生疼,心底只觉得荒唐。一心想要跟她离婚的男人,这个时候倒是想起自己是他妻子了。

因为,对郁寒那阴暗的嫉妒。

“郁寒,放手吧。”言初转头,淡淡对郁寒说道。

她已经下了决心,不想再把郁寒拉进这趟浑水。

江盛安就像荷塘,看似花清枝蔓,一脚踩下去全是淤泥。她已经陷进去一生,没必要再拖累别人。

“我妻子叫你放手,郁总听到了吧?”江盛安挑衅地勾了勾唇角,看向郁寒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嫉妒和复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