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章节目录by 苏歆棠小说全文阅读

《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章节目录by 苏歆棠小说全文阅读

高质量小说《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由著名作者 苏歆棠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蕊尉迟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相公总欠风流债怎么办?一亲二抱三扑倒,不怕相公跟人跑,夜半三更翻墙来,芙蓉帐暖度春宵。世人皆知,相府嫡女,爹不疼娘不在,夫君只会欠下风流债。好在有祖传的厨艺,一把菜刀闯天下。克死9个妻子的世子爷,跪在算盘上和自己的小妻子讲道理:“昨夜你还说了,相公不睡我不睡,我是相公的宝贝,今夜你让我滚出去睡,顾蕊,你好狠的心啊!”顾蕊一脸豪横:“二十五和离带俩娃,尉迟瑾,你骗我感情!”两个软糯的小包子瞬间跪地抱大腿:“娘,我爹的休书是你写的啊……”

《过妻不候:美味娇妻野又悍》 第3章 针锋相对 免费试读

尉迟瑾在二楼雅间喝着酒,琴姬在屏风后面抚琴,乐声凄美婉转,他的手指随着琴弦的旋律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子。

突然间,锦衣华服的公子拥着美人闯进了屋子,尉迟瑾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有些不悦。

“尉迟兄,尉迟兄,外面有热闹看了。”华荣推开了怀中的美人,凑到了尉迟瑾的身边,和他说着外面的趣闻。

“外面来了位彪悍的美人,来万花阁寻自个的夫君,让妈妈交人,妈妈纵横欢场多年,嘴上功夫从来没输过,如今居然输给一个小丫头,不过你别说,那小娘子特别的美,那身段容貌,这里的姑娘没一个能比的。”华荣说着要拉尉迟瑾出去看热闹,尉迟瑾因着被迫娶妻的事情正烦着呢,本不愿出去。

耐不过华荣热情,愣是将他拖到了外间。

他们两隔着栏杆看着戏,尉迟瑾往底下望了一眼,不由的瞳孔紧缩。

楼底下的青衫姑娘带着和和气气的笑容,同妈妈说道理:“妈妈,我不想为难你,今日找到夫君我就离开,天底下可没有拦着娘子见夫君的道理啊。”

春雨则在一旁小鸡护食一般拦在青衫姑娘的身前,不让那些浪荡子碰她一片衣角。

尉迟瑾紧绷着身子,英俊的面庞上是不可思议和恼怒的神色,他认出了春雨,自然就猜到了青衫姑娘的身份。

她怎么敢来这里找他?

尉迟瑾怒不可遏地盯着她,青衫姑娘似乎察觉了他的目光,微微抬头,与他四目相对,怔仲之下,姑娘对着他盈盈一笑。

尉迟瑾的手猛的收紧,低低的骂了一句。

华荣察觉到不对问道:“尉迟兄,你怎么了?”

尉迟瑾一声冷笑,矜贵的抬了抬下巴:“她就是我昨夜的新娘。”

华荣咦了一声,好奇道:“怎么认出来的?不是说没掀盖头吗?”

尉迟瑾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一下华荣,带着冲天的怒气:“我能不知道吗?她身边的那位是我侯府的丫鬟。”

万花阁围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毕竟娘子来青楼寻夫君的戏码真是百年难遇,大家纷纷好奇是哪家的郎君这么有福气,有这样一位贤妻。

青楼妈妈名叫花娘,正用帕子擦着额头上的汗,她刚刚和顾蕊一通争辩,口干舌燥,拿过一旁龟奴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叉着腰准备第二轮战斗时,顾蕊柔柔笑道:“找到夫君了。”

在他人诧异的目光下,顾蕊提着裙摆走上了楼梯,春雨忙跟在她身后。

见到脸色阴沉的尉迟瑾时,春雨吓了一跳忙福身道:“奴婢给小侯爷请安。”

尉迟瑾直直的看向顾蕊,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顾蕊俏生生的站在那儿,偏头想了想,也跟着春雨行了礼:“妾身请夫君安。”

“你来这儿做什么?”尉迟瑾压着火气说道。

“自然是寻夫君回府啊。”顾蕊理所应当地说道,又故作苦恼状:“夫君若是不喜我伺候,等过些日子妾身可以替夫君找几门妾室,长宿烟花柳巷毕竟于身体有碍,若是夫君身体出了问题,那就是妾身的不是了。”

尉迟瑾被顾蕊这一番话说的,太阳穴那处隐隐作痛,瞧瞧她说的什么话,他不过是在花楼喝个酒,听个曲而已,和找妾室有什么关系?

尉迟瑾心中的火气已经完全忍不住了,嘲讽道:“你凭什么做我的主?不过是陇县来的冒牌货,你真当自己是相府千金不成?相爷可以偷梁换柱,我为什么要认你做我的娘子?”

他脾气一上来就开始口不择言,华荣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添油加醋:“没想到尉迟兄的婚事这般曲折,难怪新婚之夜要跑来喝闷酒。”

春雨则在一旁担忧的看着顾蕊,担心她因为小侯爷的话而伤心。

顾蕊倒不是很生气,在她眼里尉迟瑾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跟孩子能讲道理吗?

她缓缓背过身,双肩微微颤抖。

尉迟瑾一愣,该不会被他说哭了吧?

“小侯爷,我只问你一句,随我回去吗?”

顾蕊轻柔的声音传到他耳中,却没有了方才的笑意。

尉迟瑾梗着脖子回:“不回。”

顾蕊微微挑眉,手摸上了腰间,春雨看到她这个动作,心道不好,少夫人不会被惹急了,要拔菜刀了吧?

“少夫人,你三思啊!”

三思?她今天就是绑也要将尉迟瑾绑回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呗。

顾蕊缓缓勾出一抹笑,手一扬,一阵白光闪过尉迟瑾的眼前,他不适的闭了闭眼。

电光火石间,一把锋利的菜刀准确无误的扎到了尉迟瑾左侧的栏杆上。

本来四周嘈杂,顾蕊这一扔刀,鸦雀无声。

华荣靠在尉迟瑾的身边,离刀也很近,要是顾蕊手抖一下就扔到他身上去了。

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往边上挪了几步:“嫂夫人,有话好好说,这动刀…动…多不好呀。”

顾蕊回身,华荣在她的目光下声音越来越轻。

她一步一步的走近脸色铁青的男人,伸出手握住了插在栏杆上的刀柄,同时,尉迟瑾拉住了她的手腕。

男人掌心有茧贴在顾蕊纤细的手腕,无意识的摩擦,相握处就泛了红。

尉迟瑾没有使全力,饶是这样顾蕊仍然不适地蹙眉。

他低下头,温热的危险气息喷洒在她耳边:“你到底要做什么?”

顾蕊缩了缩脖子,空着的那只手推开他,另外一只手使了巧劲,将菜刀***。

她站在栏杆处,居高临下道:“今日小侯爷在万花阁花多少银子,我就在这儿赚多少银子。”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顾蕊的视线看向满脸震惊的花娘:“妈妈,那你看我在这儿能做什么呢?弹琴作画我不会,吟诗作对我也不精通,唯有酒量勉勉强强。”

花娘觉着这小娘子肯定是来砸场子的吧?

且不说她是不是小侯爷真心想娶的,但是毕竟挂着侯府少夫人的头衔。

谁敢让她来陪酒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