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汪梦月结局是什么 叶不凡汪梦月免费阅读全文

叶不凡汪梦月结局是什么 叶不凡汪梦月免费阅读全文

叶不凡汪梦月是著名作者揽猪望月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昔日豪门叶家,被四大家族联合剿灭,叶家遗孤叶不凡背负昔日仇恨,拜的天一真人门下,学习无上武道神医之术,五年王者归来,势必替叶家正道,曾经陷害叶家的人,你们颤抖了吗?

《不败龙医》 第5章 免费试读

对于汪家发生的事情,叶不凡自然是不知道,他顺着盘山公路,一直行走到大蜀山顶。

夜幕之下,叶不凡的身影颇为萧瑟,夜风吹拂,山林瑟瑟低鸣,孤独的身影,站在山巅之上,更是凄凉之极。

似乎是想起父母,这个坚强的男人,泣不成声。

在他面前,有一座矮坟,虽没有墓碑,但叶不凡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是他父母的坟。

“爸妈,孩儿来迟了,请您恕罪。”

叶不凡“砰砰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额头流下鲜血,可他却浑然不觉,此刻,他不是神医,也不是武道宗师,他只是一个儿子。

“爸妈,您们知道吗?我并没有被四大家族杀死,是闫姨和汪梦月救了我,才让我有机会拜天一真人为师,学习神医之术和武道之能,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替你们报仇的!”

叶不凡双目充血,拳头紧紧攥起,那一刻,空气低鸣,山风呼啸,仿佛父母听到了他的话,也在为其欢呼。

“爸妈您放心,当年对我有恩的人,我会记着他们的恩情,闫姨,汪梦月,我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尤其是汪梦月,5年前,若不是她为我挡了一刀,或许我已经死了。这次既然我回来,我不仅会将她的伤治好,我还会好好的弥补她………”

“至于四大家族,呵呵………”

山风继续呼啸,山林瑟瑟发响,可是叶不凡,却不由哼了一声。

“爸,你说什么?让我放弃仇恨?”

叶不凡咬牙切齿道:“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与四大家族的仇恨,不共戴天,我杀意已决,他们必须死,必须要死………”

就见叶不凡,缓缓伸出右手,一道无形的气浪,在他手中升起,他右手猛然一挥,这无形的气浪,直接撞击在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轰隆一声响,巨石直接化成粉碎,大地上更是留下一道深可两米的大坑,极为可怕。

“您看到了吗?这5年,孩儿并没有虚度光阴,我没日没夜修炼,不仅医术大成,武道更是突破宗师,我誓要灭掉四大家族。”

叶不凡低吼,天空阴沉,点点繁星被乌云遮盖,气势滔天,仿佛天地也为他的气势所感,竟然下起瓢泼大雨。

风声呜咽,林木摇动,更像是死去的父母,为儿子的成就感到骄傲。

“砰砰砰!”

叶不凡狠狠磕了三个响头:“爸妈,孩儿先走了,今夜,我先去四大家族收点利息,以四大家主的头颅,来祭您的在天之灵……”

“砰砰砰!”

又是磕了三个响头,叶不凡决然转身离去!

…………

四大家族,王家,李家,周家,赵家。

本来天海只有三大家族,并没有周家。

因为周家家主周泽发,五年前是叶家的管家。

周泽发30岁时,就跟着叶不凡父亲学习经商之道,这一学就是20年,叶不凡父亲对他视如己出,倾囊相授,50岁时,周泽发脱离叶家开始创业,为此,叶不凡父亲,甚至还借了5,000万的启动资金,只可惜,周泽发不是一个感恩图报的人。

周泽发拿着5,000万,创建自己的公司,表面上对叶家感恩戴德,实际上却是阴奉阳违。不仅挖走叶家客户,背地里还落井下石,甚至,为了击垮叶家,他竟然联合其他三大家族,剿灭叶家,瓜分叶家几百亿资产。

甚至,周泽发还让女儿周小蝶,霸占了叶家公司,控制叶家。

“父亲啊,如果不是您当年识人不明,我叶家又怎会落得如此田地?”

叶不凡内心长叹,“不过,夺我叶家基业者,死!”

“呵呵,周泽发,周小蝶,我叶家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

此刻,在一座灯火通明的别墅中。

周家家主周泽发,满面红光,坐在主位上,看着周家小辈,神色愉悦。

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周家晋升四大家族的第5年。

自从5年前,叶家被灭以后,他们周家,就一跃成为天海第四大家族。

如今周家篷勃发展,一切欣欣向荣,而且实力不断上升,要不了几年,周家便会一跃成为第三大家族。

想到这儿,周泽发更是激动得满面红光。

这时,周家小辈开始纷纷敬酒:“恭喜家主55岁寿辰,希望周家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恭祝家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希望周家能更进一层楼,早日越居四大家族之首。”

“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举杯,祝家主生日快乐,祝周家一飞冲天……”

“对对对,我们一起举杯!”

“来来来,举杯!”

周家小辈个个面红耳赤,纷纷挤破脑袋举杯,争先恐后的表现。

周泽发满意的点头,看着如今的周家,他不由想起了5年前。

5年前,他还在叶家做管家,那时他寄居人下,看人脸色,可谁又能想到,5年以后,周家已在天海四大家族之列,而叶家早已成过往云烟,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叶家家主,更是成为了一抔黄土。

“呵呵叶家?不过如此,叶家家主,更是不值一提。”

“虽然5年前,叶家家主对我恩重如山,可是,这个社会终究只讲手段,只讲利益,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死!”

“即便你叶家再大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我玩死了?哈哈哈,可笑!”

周泽发心中冷笑,可就在这时,门外,一名周家仆人,惊慌失措的跑进来。

周泽发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不知道今天是我55岁大寿吗?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仆人满脸苦涩,硬着头皮道:“家主,门外有一个少年,说要见您………”

周泽发眉头一皱,作为周家家主,天海四大家族之一,他的地位极为高贵,一个少年也配见他?

这少年是谁?难不成是其他几大家族的公子?

“这少年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

仆人颤巍巍的说道:“不是……”

周泽发眉头狠狠皱起,不是大家族的子弟?那是谁?

“家主,那少年我问他姓名和身份,我不知道,我知道他拖着一副血红的大棺材……”仆人脸都白了。

什么?

这话一出,原本热闹的别墅,瞬间一滞,落针可闻,静得可怕。

今天可是周家家主的生日,竟然有人前来送棺材?这是想死吗?

“砰!”

就在这时,别墅大门,直接被撞开,只见到,一顶鲜红的棺材,破门而入。

轰隆隆。

两扇防盗门,直接被撞飞,巨大的棺材,好巧不巧,直接落在周泽发面前。

而是在这棺材后方,一个少年,正缓缓走来。

少年身影虽然消瘦,但气势凛然,宛如南极寒冰,让人如坠寒冬。

那一瞬间,别墅的温度,仿佛都降了三分,看着缓缓走来的少年,只让人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少年正是叶不凡!

“周泽发,你可知罪?”叶不凡冰冷的声音传来,宛如九天魔音,让人心头狂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