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珍芯楚烈舸免费小说 童珍芯楚烈舸全文阅读目录

童珍芯楚烈舸免费小说 童珍芯楚烈舸全文阅读目录

童珍芯楚烈舸是著名作者 郭晓晓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童珍芯用了三年都没能捂热楚烈舸的心,更被一纸离婚协议赶出了家门。离婚前,楚烈舸对她不屑一顾:“记住,我不爱你,三年一到,你就得滚!”离婚后,楚烈舸带着键盘认错,“老婆,我多金、活好,咱儿子还想要个妹妹……”童珍芯目光淡淡,”对不起,我是你高攀不起的前妻。”

《头号追妻:总裁套路深》 第16章 不配得到原谅 免费试读

咖啡厅外面,童珍芯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飘逸的长发,和之前怯懦的她判若两人,脚上踩着一双小白鞋,看起来青春洋溢。

说她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都不会有人相信。

童珍芯一进来远的就看到曼教授和林宛瑜两个人坐在一起,不知道再聊些什么?

她眉头短蹙,心头闪过一丝异样,脚腕上传来阵阵的疼痛感,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楚烈舸那张冷酷无情的面容。

看着林婉瑜脸上得体的笑容和优雅的举止,不愧是国民女神,谈笑之间都透着一种贵气。

“诶呦……”

忖度之际,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她冲撞而来,棕色的咖啡沾染在她鹅黄色的连衣裙上,服务员急忙放下手中的咖啡,连连道歉:“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童珍芯眉头狠狠一拧,看着已经被弄脏的裙子,再看看卑微道歉的服务员,不忍心再责备啊,挥了挥手:“没关系,你先去招待客人吧。”

服务员道谢后,匆忙离开。

她在思考事情,并没有注意到服务员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而站在一旁目睹着这一切的老者走上前,把童珍芯脸上的焦急尽收眼底,轻轻地拍了拍童珍芯的肩膀:“姑娘,那个服务生明显就是故意的,你为什么还要放他离开?”

“啊!?”童珍芯呆愣了一下,顺着老者的视线妄想,那个已经离开了的服务员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和局促,

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故意的也好,不小心也好,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去责怪他,又有什么意义呢?也不能让我在规定的时间内再换一身衣服。”

老者点了点头,“你看的倒是很通透。”

咚……

咖啡厅古老的钟声响起,惊醒了童珍芯:“抱歉,我还有事情,谢谢您的提醒,下次我会小心一些。”

童珍芯连忙道歉,转身往曼教授所在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曼教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座位上只剩下了林婉瑜一个人,她停下脚步。

林婉瑜眉头微挑,尽管心中对童珍芯有着诸多的不满,面容上却还是带着笑容,“童小姐,真是好巧啊!又在这里碰到了。”

“曼教授出去打电话了,也不知道是谁,约好了时间,竟然迟到了,惹得曼教授大发雷霆。”林婉瑜伸出白皙的手指,注视着新做好的指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漫不经心的说道。

童珍芯的拇指不停地搅动着,抿着唇瓣,略显局促。

良久,林婉瑜抬眼瞥她,轻笑一声:“童小姐……曼教授等的人不会是你吧?真是不好意思,也难怪,不知道你的脚怎么样。”

她霍然起身,走到童珍芯身边,攥住她的手腕,指甲嵌入到她的肉皮之中,童珍芯疼的下意识的甩开林婉瑜。林婉瑜身体连连后退,撞到身后一个服务员,一杯热的咖啡眼看着要泼洒到她的身上,童珍芯急忙拉住她的手,调转了一个位置,把林婉瑜推倒在沙发上。

热咖啡全都洒在了童珍芯的背部,传来灼热的痛感,童珍芯咬了咬牙,上前检查林婉瑜有没有受伤,她的手刚触碰到林婉瑜的手臂,就听到一个惊呼声。

林婉瑜受到了刺激,大声的喊道:“啊!!!”

“滚开。”

一股强劲有力的双手把童珍芯推到一边,童珍芯的背部重重的撞在台阶上。男人把林婉瑜打横抱起来,看着怀里的人捂着手腕,微弱的申呤声,楚烈舸听的真切,心中一沉。

“烈舸,你不要怪童小姐,要不是她救了我,我的手估计就废了。”林婉瑜精致的面容纠结在一起,柔弱的声音,帮童珍芯解释。

楚烈舸恍若未闻,走到童珍芯的身边,居高临下的注视着童珍芯:“你最好祈祷婉瑜的手没事,不然你的那双手都不够赔的。”

“我没有,林小姐说了,是我救了她。”童珍芯咬着牙齿,低声反驳,极力辩解。

男人冷笑一声:“别以为婉瑜替你说话,你就真的没事了,像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不配得到原谅。”

“烈舸,别这样,童小姐真不是故意的。”

林婉瑜越是劝说,楚烈舸就更加认定是童珍芯的错。

人群中走出一位老者,上前扶起童珍芯,“这位先生,确实不是童小姐的错,我们大家都可以做鉴证。”

童珍芯握了握老人的手,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在说下去,老者拍拍她的手,让她安心:“如果先生不相信,可以看监控,到底是谁的错。”

“没有必要。”楚烈舸寒冬般的语气,刺骨而伤人,“童珍芯,我真是小瞧你了,是不是不论多大年纪的男人,你都能够驾驭!”

童珍芯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双手紧紧的我成拳头,低着头沉默不语。

“烈舸……”林婉瑜悄悄的打量着楚烈舸眼中的熊熊烈火,委屈婉转的喊着他的名字。

“童珍芯,以后有婉瑜在的地方,你都不要再出现了,不然下次不再是打折你脚腕那么简单。”

楚烈舸抬腿就要离开,童珍芯猛然抬头对着他的背影哽咽的喊道。

“凭什么?”

楚烈舸停下脚步,侧目而视,嗤笑道:“你不配。”

“我不配?明明是你们几次三番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现在说我不配,楚烈舸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童珍芯气的浑身直发抖,指甲在掌心印出一个深深的印记,一字一顿的坚定的质问着。

坐在角落里面的男人轻轻的摇晃着咖啡杯,薄唇微扬划过一抹邪魅的笑容,自言自语:“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少爷,我们不过去帮忙吗?”

坐在燕景雾对面的男人眉头紧锁,小心翼翼的低声询问,燕景雾轻轻的吹了吹,抿了一口:“不用。”

下一秒,就听到童珍芯不容置疑的说道:“楚烈舸,你要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你……不对,是你们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