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追妻:总裁套路深童珍芯楚烈舸完整版小说全集阅读

头号追妻:总裁套路深童珍芯楚烈舸完整版小说全集阅读

《头号追妻:总裁套路深》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童珍芯楚烈舸,是 郭晓晓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现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青墨云连载。全书主要讲述童珍芯用了三年都没能捂热楚烈舸的心,更被一纸离婚协议赶出了家门。离婚前,楚烈舸对她不屑一顾:“记住,我不爱你,三年一到,你就得滚!”离婚后,楚烈舸带着键盘认错,“老婆,我多金、活好,咱儿子还想要个妹妹……”童珍芯目光淡淡,”对不起,我是你高攀不起的前妻。”

《头号追妻:总裁套路深》 第14章 你是我的小白兔 免费试读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孩子抱了过来。

“诶……别吓到他。”

燕景雾怒气冲冲的把乐乐送回自己的房间,童珍芯一瘸一拐吃力的跟上他的步伐,跟着燕景雾一起进去。

一只脚刚迈进房间,就被燕景雾一把甩在墙上,双手住在她的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

“你是不是不会求助?还是缺根筋?”明明只要叫他一声,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她宁愿冒着危险,不顾身体不适,一个人往上走。

童珍芯感受着他突如其来的怒气,不明所以。

她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无辜的注视着他幽深的瞳孔,上面倒映着她的身影,眉头短蹙,“你……怎么了?”

她***的唇瓣轻轻的蠕动着,像是待人采撷的樱桃,燕景雾的目光逐渐变得火热,他鬼使神差的俯下身子,衔住她的樱唇。

童珍芯倏地瞪大眼睛,小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衬衫,推搡着他胸口,激烈的挣扎着。

挣扎的越厉害,燕景雾的大手握的越紧,娇嫩甜美的樱桃,让人舍不得放下。

他的大手慢慢的来到她的腰间,向上一提,吻也越加的凶猛,不允许任何拒绝。

眼睛闭上双眼,静静的品尝着自己的美食。

薄凉的唇瓣一痛,一股血腥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口中蔓延,微弱的刺痛,引得男人皱了皱眉头。

童珍芯高高的抬起膝盖,重重的落下,踩在他的脚背上,用力推开他。

气的浑身直发抖,高高扬起的手,轻轻的拍在男人痞帅的脸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燕景雾抓住她的小手在脸上抚摸着,嘴角上划过一抹坏笑,“小兔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火辣的时候,不如我们换一个地方,好好的了解一下彼此?”

“燕景雾,你够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不代表我没有脾气。”

童珍芯颤抖的声音,冰凉的小手,脸色苍白,可见他的举动真的吓到了她。

燕景雾霸道的把她抱在怀里。

童珍芯扭动了几下,没有挣脱开,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是我的小白兔,不需要对谁低头。”

“燕……景……雾……你……”

童珍芯咬了咬唇瓣,一字一顿的喊着他的名字,不等到话说完,燕景雾就放开她,摸了摸她的头,把她打横抱起来,送回到房间。

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满脸宠溺的笑容,心情仿佛很好:“早点休息。”

“你……”

砰——

回答她的,是干脆而利落的关门声。

燕景雾离开之后,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到今天来到医院害她的人,心有余悸。如果不是燕景雾及时赶回来,她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出现意外,楚烈舸会不会……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苦笑,她到底在渴望什么?还在期待什么?

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她深深的闭上了眼睛,身边危机四伏,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要是出现意外,乐乐……该怎么办?

受到惊吓的她心中的担忧不断的扩大,她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厨房倒了一杯牛奶,路过书房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灯还在亮着,脚步停顿了一下,转身要离开。

“楚烈舸的人?”

燕景雾的薄唇之中,轻轻的吐出几个字来,她踌躇片刻,又退了回去。

“是,他跑出医院后,我们的人一直跟着他,听到他给楚总打电话说失败了。”

童珍芯通过门缝看到办公桌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毕恭毕敬的汇报着。

从身形上看,应该是晚上在医院的那个男人。

“还有,您让我跟进调查的那个注射剂,里面是一种神经类的药物,根据剂量不同会造成神经不同程度的损伤。”

燕景雾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静静的听着手下的人汇报,“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人现在在哪里?”

“关在地下室。”男人低下头,沉声回答:“这件事情……要不要跟童小姐……”

燕景雾的眸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犹如一把小刀,射向男人,男人瞬间闭上了嘴。

“你觉得我跟她说楚烈舸要害她,她会相信吗?”阴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严肃。

想要让童珍芯对楚烈舸彻底死心,还是要让她亲眼看到,亲身体会,需要楚烈舸亲手消灭掉童珍芯对楚烈舸那一点点的眷恋。

“那现在……”男人犹豫的看向燕景雾,想要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先……”

咚——

门外传来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两个人对视一下,男人很快就冲了出去。

燕景雾慢悠悠的走出来,瞥了一眼地上的摔碎的玻璃杯,再看看童珍芯房间的方向,眉头一挑:“把那个人看好,继续调查他幕后的人。”

“您的意思是……”

男人有些不解,幕后的人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为什么还要继续调查?

燕景雾风轻云淡的看了他一眼,男人觉得脊背发凉,低下头,“是。”

楚烈舸虽然不待见童珍芯,却也不屑于对一个女人做这种手段,燕景雾意味深长的望向童珍芯的房间。

在门口,童珍芯身体紧紧的贴在门上,慢慢的滑落,耳边萦绕着的都是燕景雾和那个男人的对话。

神经类的药物,不同程度的损伤,他知道那种药物会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说,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童珍芯一只手捂着嘴,泪水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划过脸庞落在地上,她不敢哭出声,燕景雾神出鬼没的,谁知道他此刻是不是就在门口。

她沉沉的闭上眼睛,当初放弃一切,留在楚烈舸的身边,到底对不对?

她以为日久可以生情,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笑话。

如今还要连累乐乐,生长在一个没有爸爸的家庭里,她当初的选择真的对吗?

童珍芯身体蜷缩着躲在门角,无声的泪水浸湿了衣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