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慕晴高湛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孟慕晴高湛无弹窗

孟慕晴高湛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孟慕晴高湛无弹窗

孟慕晴高湛是作者海妖麻麻经典小说中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他以正妃之位求娶,她二八芳龄下嫁皇子,看似风光无限。谁知道,这世人眼中美好的姻缘,不过是一片假象,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孟家巨富的家产。引来表妹处心积虑的谋害,联合他人灭她满门,夺她正室之位。一夕之间,家人遇害,孟府满门……尽灭!她死于乱棍之下,再睁眼,却回到父母皆在的十三岁,她还是孟府千金,彼时尚在闺阁,还未踏入那噬人的深渊。为了不重蹈覆辙,为了护父母,保家业,她开始狠下心肠,步步算计。誓将一切牛鬼蛇神全部打倒,这一世她一定要不枉此生!谁!都不要妄图掌控她的人生!

《极品毒妃》 第5章 免费试读

“哎呀,都怪侯姐姐,一来就拉着我东说西说,我可都忘记介绍了。表姐来……给大家介绍,这是最近到苏州来游玩的孟家表姐,这段日子都住在我们家呢,娘让我带着出来免得姐姐在家里无趣,额……对了,表姐的闺名是?”孟水筠本还想显得和孟慕晴亲密些,结果她三两句就堵死了自己还没开口的话,顿时只能笑得一脸矜持。

“我姓孟,字水筠,大家唤我水筠就好。”

“水筠……这名字倒是端庄秀气,还有这模样,看着可比慕晴矜持多了……”众小姐也闻见了那刺鼻的气味,于是意有所指地说道,表面上看着是在调笑孟慕晴,实则是讽刺了一句。

矜持的人还扑这浓郁的香粉?可惜在孟水筠耳朵里听来这就是众小姐夸她比孟慕晴好了,不由喜从中来,暗暗有些得意。

“众位小姐说笑了,水筠蒲柳之姿,哪里有表妹这般明艳的姿容。”她轻倚一礼。

蒲柳之姿?她这容貌若是蒲柳之姿,那在场的其他人又是什么?

众小姐都是看惯了府里争宠的姨娘们的,那手段,可比这位厉害多了。因此也没漏了她那隐隐的得意,顿时一个个眼带讽意地看着这唱戏的小丑,心中厌恶起来。

在座的小姐们大都是嫡女,从小见惯了府中姨娘的作态,想不到这孟水筠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城府,加上那天生就是为了迷惑男人而生的外貌,自然这些正妻的女儿们看了就不喜欢。

于是一个个寒暄了几句就拉着孟慕晴说话,一个目光也不屑舍过去。只不过因着孟慕晴的缘故,也不曾出言刁难。

这么一个上午,孟水筠就像个局外人被冷着,心里不甘,每每插话,都被三两句挡回去,直到听见了百花盛宴,眼睛才算有了神采。

“孟小姐大概不知道,这百花盛宴……”见无人搭理,侯雨姵才对着孟水筠解释,只不过那一句孟小姐一句慕晴却是将两人分了个彻底。

而孟水筠此时满心想着百花盛宴,倒也没心思找茬了。暗中观察她的孟慕晴见她眼中发亮,大概打着什么主意,也是冷哼。

“我说你,怎么带了个这么上不了台面的人来……”众人小聊结束,移步花园赏花作诗的时候,孟水筠才终于觉得自己的才艺有了发挥的地步,于是攀上了一个小姐,落单的孟慕晴自然也被侯雨姵拉到了一边说起话来。

“我哪知道啊,我昨日赏湖回到家,就见两人住进来了,母亲说是家道中落来投奔的,让我好生带着,你也知道我母亲,虽然从小未见过面,但我总得……”孟慕晴自己也是一脸迷惑的样子,侯雨姵却是又问了几个问题,三两瞬间就把事情想通了,不过对于孟水筠也就更加不屑了。

看着侯雨姵神色了然地回了队伍里,孟慕晴心里暗笑。

她说的,可都是实情,而这些实情,也足够这些小姐们排斥孟水筠了。

人脉关系的力量可是难以想象的,在座的这几位若是不喜欢孟水筠,那么孟水筠就不可能在江南千金圈子里混得下去,而侯雨姵,又是这群千金的主心骨……

玩闹了一阵,又说了一会儿百花盛宴上准备的节目,两人便趁着日色回府了。

聊天时孟慕晴故意说自己大概会选跳舞,就见孟水筠双眼发亮,她便猜到孟水筠也是选的跳舞,那柔弱无骨的姿态跳起舞来倒是让人销魂,不过……孟水筠虽然姓孟,却不是孟府的小姐,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这可是母亲也勉强不了的,倒是看她到时候怎么秀她那销魂的舞姿去。

马车行至侯府,刚好晚膳时间。

主人还未落座,张姨母就迫不及待坐上去了,珍栖佳肴看得人口舌发酸。

张氏不介意,下人们倒是看得发笑,这乡下来人一般的作态,也真是连丫鬟下人看了都好笑。

于是,孟慕晴和孟水筠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孟水筠本就敏感,再看自家母亲那模样,顿时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几眼,可见她没反应,只顾着自己留口水,连下人们都偷偷嘲笑,心下再气愤也只能强行忍下。

这十几年,就属今日受的难堪最多……

孟慕晴看着她难堪的面目,莞尔一笑。

寄人篱下,这点难堪可不算什么,往深了说,还不是你们母女两自找的,不过是自尊心太高,又没有那作的身份……孟水筠,今世你难堪的日子,还多着呢,我等着看你被踩进尘埃里的样子!

“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快来用晚膳,今日可给晴儿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红烧鸡翅……”见人回来,张氏立马起来招呼,孟慕晴拉着母亲坐下,孟水筠也坐到了自家母亲身边,偷偷扯了扯袖子,才把人拉回神来。

下人们忙掩下嘲笑,恭敬地站在一旁侍奉布菜。

飞茗早知道小姐不喜欢这两位,于是掐着点给自家主母小姐布菜,刚好在她之前提筷的张姨母对比着飞茗优雅的动作,让下人们心里又暗暗嘲笑这心急的乡巴佬。

孟水筠原本也是自己下筷,刚拿起筷子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见对面飞茗夹了菜送到碟子里,顿时尴尬地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这用餐的礼仪她以往见一些小姐家有过的,但自家没这个讲究,先下一看,立即便觉得自己又低了人一等,还出了丑。

心下气这孟府竟然如此不尊重,可也只得强忍下来。

刚刚放下了筷子,等着下人来布菜,就见孟慕晴挥退了飞茗,自己动起手来。

“姨母和表姐大概不习惯这规矩吧,不过今日里爹爹不在,少些规矩也没关系,自在就好。”这话一出,孟水筠脸色更加难看。

张氏却只以为是两人不习惯的缘故,暗叹女儿的细心,也自己动起手来。

孟水筠早前就吃了个暗亏还不自知,但被冷落了却是事实。

再者她本来就嫉妒讨厌孟慕晴,这下当面被孟慕晴羞辱没规矩,却又反驳不出口,也只得恨恨吃下这亏,心里却是彻底恨上了孟慕晴了。

孟慕晴则是暗地了笑看了一眼飞茗,接到自家小姐眼神的飞茗暗喜,若是她没看错,小姐的眼神里可清清楚楚写着“做得好”三个大字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