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苏云染墨寒川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苏云染墨寒川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苏云染墨寒川是著名作者余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曾经,苏云染以为,墨寒川是最爱她的人,后来她被设计、被陷害,被墨寒川扯开时,她已经怀上他孩子。命运从不让她善终,她以为有了一个小天使,却发现孩子患有重病,需要骨髓移植。为此,她决定接近墨寒川。夺他骨血、嗜他血肉——

《余生以爱为牢》 第1章 免费试读

夜色如墨般泼洒下来。

“寒川……”

装修精致华丽的别墅内,地上杂乱无章。

苏云染咬着牙,眼泪无声的划过苍白的面颊。

男人冷笑一声,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把抓过苏云染的长发,稍一使力,不顾苏云染的痛呼,便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苏云染疼得不断发着抖,“寒川,求你放手……”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和她的狼狈不堪相比,墨寒川衣着依旧整齐而优雅,俊美得毫无瑕疵的脸上却满是暴怒的戾气,闻言,眸底掠过一抹嘲讽的笑意,吐息滚烫的落在苏云染的后颈。

“苏云染,你连给我下药这种招数都使出来了,现在还在这里装什么?”

苏云染心头如同被锋利的刀割过,痛得她说不出话。

这是她的丈夫,她爱了他二十年,而最终得到的,却是他冰冷的恨意。

墨寒川说得对,她就是不要脸。

若不是她拿签离婚协议做要挟,墨寒川只怕是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她一眼。

但她已经别无选择,这已经是她最后的一条路了。

后半夜,苏云染已经陷入了半昏迷,浑身上下都布满了青紫的痕迹,头皮忽然一痛,她竭力睁开眼睛看去,是墨寒川,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提起。

卧室的灯光毫无保留的照在苏云染那张满是泪痕的苍白面容上。

墨寒川勾起嘴角,明明是一个微笑的弧度,眼里却半点笑意都不带,反而是一片冰冷:“哭什么?现在觉得委屈了?”

苏云染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唇,想要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她这幅样子让墨寒川莫名有些烦躁,他丢开苏云染,转身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苏云染艰难的从床上起身,只是稍稍一动,胃部就传来一阵针扎般的剧痛,她脸色一变,强行咽下了喉间翻涌的血沫。

医生说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响起:“苏小姐,如果不及时做化疗的话,你最多,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

一年,足够了。

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倾泻下来,苏云染忽然觉得一阵悲凉。

她的人生好像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过去那些骄傲肆意,好像都已经离她很远了。

那时,她还是苏家的大小姐,众星捧月,墨寒川更是把她捧在手心,他们是所有人眼里的金童玉女,共度一生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后来,一切都变了。

墨寒川的父亲因为商业机密的泄露锒铛入狱,最后不堪折磨死在了监狱里,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和苏家息息相关。

一夜之间,原本关系紧密的两大世家反目成仇,墨寒川烧掉了他们之间所有的合照与和她有关的东西,而那时,他们已经结婚了。

苏云染拼命的想要向墨寒川解释清楚,这一切她并不知情,而得到的,却是墨寒川将她拒之门外,任由她在暴雨里淋了一天一夜,也不愿意再见她一面。

那次过后,苏云染发了高烧,在医院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墨寒川的孩子。

墨寒川那段时间,要处理父亲留下来的烂摊子,要一手撑起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墨家,要整合势力,而他们中间,横亘着的,是无法跨越的血债。

她只能默默隐瞒下这个孩子的存在,独自在国外将他生了下来。

但上天似乎对她特别残忍,孩子是早产,身体非常虚弱,没几个月,就检查出来患上了白血病,需要换骨髓。

这个噩耗对于苏云染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但当她回国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绯闻。

是墨寒川和当今最红的一线影后林清雅。

全世界仿佛都在报道他们之间的深情,在墨寒川最困难的那段时间,林清雅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而后墨寒川重新回到权利的顶峰,更是将所有的宠爱,都毫无保留的倾注在了林清雅身上。

哪怕,那个在墨寒川身边的位置,本来应该是她的。

而她现在,和墨寒川之间所有的联系,除了那个躺在急救室里的孩子,就剩下了那一张结婚证。

墨寒川一直想让她签下离婚协议书,好光明正大的把林清雅娶进门,但她却一直迟迟没有签字。

苏云染望着在墨寒川进浴室之前,丢在她面前的那张离婚协议书,笑得悲怆。

这两年来,墨寒川一直不回来也不见她,她只能拿离婚做威胁,又在墨寒川的茶里下了药,最终,换来了这一夜。

她已经没有时间了。

前不久她意外昏迷,去医院检查时,才得知自己得了胃癌,已经是中晚期了,如果不进行化疗,最多,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她可以死,但她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一定要治好她的孩子。

但骨髓配型实在是太过渺茫,现在,苏云染唯一的机会,就是再生下一个墨寒川的孩子。

为此,她可以忍受一切侮辱。

曾经骄傲如同白天鹅的苏家大小姐,现在,却已经卑微到了尘埃里。

墨寒川披着未干的水珠从浴室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份薄薄的离婚协议书。

苏云染已经穿上了衣服,坐在床边,垂目不语。

“你不是说,只要我回来,你就签字吗?”墨寒川眸底染上了一层怒意,大步走过去,“苏云染,你现在又想耍什么花样?”

苏云染被墨寒川的话刺得心口一疼。

她掐住自己的掌心,声音嘶哑:“我是说要你回来,但我没有说是多久。”

苏云染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一个月,我要你一个月的时间,只要你这一个月内,每天都回家来陪我,我就签字,一个月,换你和林清雅共度一生,很划算吧。”

墨寒川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厌恶,他紧盯着苏云染,一字一顿道:“苏云染,你真是不要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