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寒陆言之最后结局 风韵寒陆言之完结版免费阅读

风韵寒陆言之最后结局 风韵寒陆言之完结版免费阅读

风韵寒陆言之是著名作者安意久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本是嫡女的风韵寒,却因为废材体质受尽冷眼,无人依靠,满心爱慕的未婚夫却跟自己最信任的姐姐在一起,还将自己囚禁,容貌被毁,手脚尽断,被最信赖的两人双双背叛,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生一回,她不会在让自己任人宰割,她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不惜一切只为复仇,本是无心人,却意外捡回一个爱装酷的小孩子,扮猪吃老虎,这笔买卖也要看你受不受得住!

《神医小毒妃:邪帝,宠上天》 第2章 免费试读

“诶,你说,这人不会撞了邪吧?”丫鬟打扮的女子对着另一人嘟囔着,

“谁知道呢?自从上回病好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就咱俩倒霉,偏偏要来伺候这个扫把星!”另一名黄衣女子轻蔑的瞥了眼屋子,开口道。

“就是就是,我还嫌晦气呢!克死了自己亲娘不说,还连累我们。真羡慕雪清小姐身边的丫鬟啊,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哪像咱们,还得看着这个扫把星!”

“嘘~快别说了,小心被人听到?这府里可还是李夫人做主呢!”

而此时,被屋外人议论的对象却坐在镜子前发呆,看着水盆里稚嫩的容颜,还有明显小了不少的手,风韵寒有些怔愣。

自己这是……重生了?

手指抚过自己的脸颊,犹记得当初这张满是伤痕的脸,是她最亲爱的姐姐,冷月山庄人人称颂的第一美人,亲手用焚尸水毁掉。

风雪清虽然不是嫡生小姐,却生的仙姿玉容,才华横溢,深受众人喜爱,母亲死后,自己将她当成了最亲的人,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和她的未婚夫苟合,还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台春宫戏。

还有她信任爱慕的未婚夫,却冷眼看着她被挑断手脚筋,扔在兽营被秃鹰啄食,

呵呵。这种血肉剥离的痛苦,被信任之人背叛的绝望,她永远不会忘记!

原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只是,却不料想,一觉醒来,竟像做了一场梦,呆愣了好几天,发现一切都在按照记忆中的在发生,自己竟然重生了!

在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后,风韵寒发现,自己回到了母亲去世后的那几天,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而唯一的温暖就是母亲同自己一起的回忆。

原本两人在清心院生活平淡,可是后来,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在她七岁那年,撒手人寰,而自己大病一场,醒来后,人人都骂自己是扫把星,说是她克死了自己的母亲,那段日子,是她最无助的时光,而风雪清时不时给予的关怀,让她格外珍惜。

无论对方说什么,她都深信不疑,也是直到风雪清将自己囚禁,才明白对方美貌如花的皮囊下隐藏着一副蛇蝎心肠!

风韵寒低下头,掩住眸中疯狂的怒火,这段日子她想明白了很多事:

没有母亲的庇护,那时候的自己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因为生下了她,父亲的态度突然变得十分冷漠,后来更是迎娶了风雪清的母亲,也就是现在掌事的李夫人。

母亲去世后,她被风雪清接到莲苑居住,落到了对方的监视之中,不思进取,更是在十五岁的天灵淬炼中,被断定此生不能凝聚灵力,成为奉天人人皆知的废物,受尽冷眼。

为了安慰自己,风雪清带着自己认识了奉天五皇子,也就是陆言之,这也让当时倍受煎熬的风韵寒对她更加信任,一心投到了对陆言之的追求中,

也就没有注意到那两人之间的猫腻,想必那时的奉天都在嘲笑自己这个不自量力的废物吧,而她不明所以,毫无防范,以至于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而如今,她重活一次,就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风雪清,陆言之,你们欠我的,我定会一点一点要回来!

“韵寒妹妹,韵寒妹妹?”一声清脆的呼唤自门口传来,听着外面的人喊大小姐,风韵寒心头一紧,狠狠将指甲扣入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还不到时候,她不能露出马脚!

风雪清进来时,看见风韵寒披头散发,站在镜子前发呆,眉头微皱,眼神嫌弃,但又很快露出一副温和亲切的笑脸,任谁看去,都只会以为这是一位疼爱妹妹的好姐姐!

风雪清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风韵寒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即使稍显稚嫩,柔弱可人的模样却是惹人疼爱,眼中的关切更是真诚,

风韵寒心中冷笑,前世自己真是蠢笨,竟然会被这样虚伪的人骗得如此凄惨,不过也对,这般温柔的人,任谁也想不到竟会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来。

风雪清上前拉住风韵寒的手,温柔呵护:“妹妹,姐姐知道你现在心里难受,但人总要过日子的,姨母没了,以后就由姐姐来照顾你!”

风韵寒闭上眼,乖巧的应着:“都听姐姐的。”

“好妹妹!”风雪清得意于她的顺服,当看到她手心里的伤口时,转头对着门口的丫鬟怒道:“你们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受了伤也不管,还不快去拿药来?”

“是,奴婢这就去!”

“好了,我也不是存心要怪你们,韵寒是我的妹妹,谁也不能欺负她!都下去吧。”

“还有你也是,受了伤也不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放心!以后姐姐在呢。”

风韵寒并没有错过丫鬟眼中的怨恨,既给她树了敌,又让自己好姐姐的身份展露无遗,呵,这收买人心的手段当真不错!

“你好好休息,姐姐就先回去了!”

“好!姐姐慢走!”

风雪清走后,她并没有理会门外丫鬟的埋怨和嘲讽,径直走到床边躺下,用被子蒙住头,慢慢平复心情。

虽然面对风雪清时,还是压抑不住那翻腾的恨意,不过,要报仇,还是得慢慢来啊!

只是……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前世这个时候,她曾因为母亲去世而陷入混乱,导致被人陷害,烧毁了祠堂,还害死了几个守夜的小厮,让父亲对自己失望,也让李夫人成功将她管在自己眼下。

刚才风雪清来过了,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吧。

不出所料,风雪清吩咐过后,那些下人的确对自己好了一点,其中一个叫百合的丫鬟尤其贴心,

怎么能够不贴心呢?前世估计就是这个百合,暗地里向风雪清报告自己的一举一动,趁着她想要见母亲,深夜将她带进灵堂,而后,一把火烧了,如果将自己也烧死当然是极好,

就算没有成功,一个因为怨恨连祖宗祠堂都会烧掉的人,就算父亲再怎么宠爱,也终归会失望的吧,

还好,这次重活一世,便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又过了两天,便是母亲的头七了,由于风韵寒身染病气,族中其他人都不准她去祭拜母亲,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后来的纵火事件。

这天晚上,其他人都走了,只有百合还留在这里,其实这几天都是她在守夜,这也让她比其他人更容易得到风韵寒的信任。

看见风韵寒虽然还未康复,但却时不时到门外观望,百合上前询问:“小姐,可是想念夫人了?”

“嗯,百合,我想送母亲最后一程。可是我……”

百合咬着嘴唇,似乎下了决心,“既然这样,小姐,百合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帮到小姐?”

风韵寒听此连忙抓住百合的手道:“真的吗?百合?”

“嗯,小姐,等深夜没有人了,百合偷偷带你去!”

“可是……”风韵寒似乎有些犹豫:“这会不会被人发现?还有,你帮了我,你该怎么办?”

百合安慰的拍拍风韵寒的手,说道:“没关系的,小姐,不会被人发现的!”

“好!我听你的!”

哄好风韵寒睡觉后,百合才出门将消息送给李夫人,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身影。

和百合约定好的时间是子时,但风韵寒却提前了一个时辰,她必须为自己找到最有力的人证!

风韵寒趁夜偷溜进了清心苑,挖了一些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蓝铃子,又趁着这个时间来到了风雪清的院子里。

这个时候正是风雪清的丫头们换班的时候,敲响了风雪清的房门,对方似乎因为被打扰而显得十分不悦。

“韵寒?你来这干什么?”风雪清没有料到一脸泥土,脏兮兮的风韵寒正抱着花站在她面前。

终于来了!

“姐姐,我在采花,百合说今夜带我去看母亲,我想着就把母亲最喜欢的花带过去,母亲看了一定很开心!”

“是吗?那你来我这里干什么?”风雪清有些不耐烦,并没有将风韵寒放进屋里的打算,她可不想这个笨丫头脏了她的房间。

“姐姐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了,以后韵寒要和姐姐在一起生活,也想告诉母亲,姐姐不愿意吗?”风韵寒低头有些委屈的说着。

风雪清皱眉,心道自从那个女人死后,虽然风韵寒只是个小孩子,但母亲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也让自己取得她的新人,估计是想了什么办法来整治她吧,

如今这般着急的来找自己,看来除了她那个死人娘亲,自己已经是个很重要的人了!

“是百合说要带你去的?”

风韵寒抱紧手里的花,点点头,

“跟我来吧!”百合是母亲的人,不会有什么错,风雪清穿好衣服也就一起跟着去了。

风雪清在前面走着,没有看见风韵寒嘴角的笑容,最好的人证,可不就是她的父亲吗?

不好意思啊,好姐姐,这次你可要好好的帮我一下了!

两人亦步亦趋的走向祠堂,百合正在那里等着,当看到和风韵寒一起来的竟然是风雪清时,不禁吓呆了!

“小……小姐?你怎么会来?”

百合连忙跪下,风韵寒抱着花天真的对着风雪清笑了出来:“姐姐,百合对我很好的,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娘亲吧,姐姐对韵寒这么好,娘亲一定很欣慰!”

风雪清点点头,对于风韵寒的信任很是满意,也就没有注意到百合使得眼色,率先走了进去。

风韵寒轻蔑的看了眼百合,也抬脚走了进去。百合来不及阻止,耳边传来救火的呼声时,心中绝望。

完了!

火灭得很快,等到李夫人将所有人都召集在大堂,却发现风雪清竟然和风韵寒一起过来了,心中隐隐不安,但看见百合,想着自己的计划应该成功了。

看着族中这么多人都来了,连忙拉住了风韵寒道:“韵寒,告诉姨娘,你怎么跑到祠堂去了,这火一定是你不小心弄得,对不对?”

话虽如此,但其他人都明了,估计是风韵寒心怀怨恨,自己动手烧了祠堂吧。

风韵寒睁着眼,不解的问道:“不是啊,我和姐姐一起进去的,后来着火了,还好夫人你及时把我们救了出来!姐姐和韵寒都很害怕呢!”

李夫人脸色异变,但基本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风雪清是和风韵寒一起来的,而且两人衣服上都有一定程度的火烧痕迹,而且相比之下,风韵寒要严重一点。

“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风尘冷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李夫人看着狼狈的女儿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百合注意到李夫人的眼色,连忙跪下道:“都是奴婢不好!私自带小姐去祠堂,估计是守夜的小厮没注意,走水了,奴婢知错!还请庄主,夫人宽恕奴婢!”

风尘冷眼瞟了一下百合,厉声道:“今晚的事我不一样再次发生!”

其他人都云里雾里,李夫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计划会出现偏差,转头看向一脸无措的风韵寒,不,应该是百合不小心出了点问题。

最后李夫人只好处置了百合还有守夜的小厮,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风韵寒唇角微勾,眼中尽是狡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