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知秋夏君棠小说阅读 云知秋夏君棠全文免费无广告

云知秋夏君棠小说阅读 云知秋夏君棠全文免费无广告

云知秋夏君棠是作者云霄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谁比谁狠,一边说爱我,一边却在伤害,最无情的莫过于是帝王。

《帝凰:腹黑皇上冷情妃》 第3章 免费试读

我知道一旦说出来,就会显得我格外的有心机,在杨家后院做丫头才五六个月而已。

再难堪,还是抬起头,和善地笑着,勇敢地说:“金管家,我想见见杨老爷。”

他冷哼一声,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如此。”

“求求你了,杨管家,如果不是我娘病得重,我也不想让金管家为难。”

“等着。”他说完就走。

却丢下一句话:“阿旺,看来还要差个丫头了,你往日找丫头,得看看身家。”

“是,金管家。”后面的人赶紧应声。

不管他们怎么认为,或是不会再让我在杨家做下去,杨家怎么会容得下一个有辱家门的女儿的血脉呢,当初娘能嫁我爹爹,并不是她怎么的强硬,是因为怀了我。

心里忐忑不安,双后拔着花间的草,开得鲜艳的木槿花微笑地点着头,临水的芙蓉花开出无力的娇颜。

这旑旎的风光,入不了我的眼,红肿的眼让太阳一晒有些刺痛。

快中午的时候,金管家亲自来告诉我,杨尚书让我过去。

心中一喜,拍拍身上的泥土就过去。

走在幽静的花间小道上,点点的喜悦将心充满着。

和风一吹来,扑面而来的就是幽幽的荷香,正是夏荷灿烂之际,杨府的小姐大概都在凉亭上喝茶吃点心,我低头跟着金管家从柳树下过,听到清脆的笑语声。

虽然在杨家为奴,可是我连杨家小姐都没有见过,更别谈娘的娘,也就是姥姥了。

阳光混和着花香,伴着那娇脆脆的笑意,这仿佛就是希望。

不管有多大的恨,我终是相信血浓于水的。

“老爷,人带来了。”金管家有礼地敲门,声音也低了许多。

里面传来威严的声音:“让她进来。”

金管家转身看着我,淡淡地说:“在老爷的面前,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你最好放聪明一些,进去吧。”

“是。”我点点头,再低头跨进了那房子。

抬头便看到坐在一张大红木桌上的杨老爷,也就是我的舅舅。

和娘有着几分的相像,只是看起来更加的威严,五官也刚硬一些,不怒而威的眼打量着我。

“你是杨柳心的女儿?”

他开口便是这么问,让我有些一怔,他直唤娘的名,唤得没有任何的感情。

但我还是点头道:“是的。”

怕他不相信,我在裙摆上擦擦自已还沾上泥泞和青草汁的手,小心地撩起袖子,手腕上戴着一根红绳子,绳子上吊着一个木质的小珠,上面刻着柳心二字。

但是他并没有认真细看,而是淡淡地扫了我一眼说:“听说你来杨家做丫头六个月了,是为了何故?”

“我娘病了。”我轻声地说着,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他还是低着头写他的东西,一边看书,一边摘抄。我咬咬牙,低低地叫:“舅舅,娘病得很重,昨天吐血晕倒,大夫说是中风,我想请京城的神医给我娘看一看。”

“哦。”他轻应。

我等着他问,可是,他什么也没有。

“舅舅。”我又轻声地叫。

他抬起了头,眼里有着一抹厌恶:“别叫我舅舅。”

这一句话,压得我心里沉重重的:“对不起杨老爷,知秋有个不情之愿,想请杨老爷能借我一百两银子请大夫看看娘的病,知秋很小没有了爹爹,不想也没有娘。”

他瞪着我看:“杨柳心出了杨府,就再也与杨府没有任何关系了。”

“杨老爷,可是,她是你的妹妹啊,出了杨府,断了关系,始终血浓于水,打断骨头筋相连,求求杨老爷能救救我娘,知秋给你跪下,给你磕头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知秋也不想来为难杨老爷。”

泪水一滴一滴迷糊了我的眼,心揪痛得很。

他还是淡淡冷冷的:“你回去吧,以后再也不要到杨家来。”

“就当可怜一个可怜的女人,也不行吗?”

“知秋,别恨我。”他站了起来,冷清的眼神却是无比的坚执:“不行。”

心里的一根弦,瞬间就断了。

不行,还是不行。

就是因为娘,没有让杨家攀上皇亲贵族,反而辱没了杨家,他们都恨着娘啊。

“对不起。”我站起来,忍着泪要朝他一笑:“今日多打忧了。”

转身就出门,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纷落而下。

我不恨,我不恨,可是我心里好痛啊。

再多的过错,她就要死了,难道真的不可以放下吗?

我跑出门外,从花道边跑了出去,还能听到那些莺声燕语,可是却充满了讽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