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毒妃》最新章节by海妖麻麻结局在线阅读

《极品毒妃》最新章节by海妖麻麻结局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孟慕晴高湛的名称叫《极品毒妃》,是作者海妖麻麻所编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他以正妃之位求娶,她二八芳龄下嫁皇子,看似风光无限。谁知道,这世人眼中美好的姻缘,不过是一片假象,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孟家巨富的家产。引来表妹处心积虑的谋害,联合他人灭她满门,夺她正室之位。一夕之间,家人遇害,孟府满门……尽灭!她死于乱棍之下,再睁眼,却回到父母皆在的十三岁,她还是孟府千金,彼时尚在闺阁,还未踏入那噬人的深渊。为了不重蹈覆辙,为了护父母,保家业,她开始狠下心肠,步步算计。誓将一切牛鬼蛇神全部打倒,这一世她一定要不枉此生!谁!都不要妄图掌控她的人生!

《极品毒妃》 第4章 免费试读

“叽叽喳喳地成什么样子,稳着些。”一大早的,正打水给自家小姐梳洗的飞茗见悠悠又急匆匆地跑来,皱着眉说道了几句。

悠悠不甚在意地接过脸盆,对着飞茗嘀嘀咕咕。

“你不知道啊,听说今日那两位又开罪下人了,说是衣服给洗衣房的吴婶给洗坏了,一大早的,那小姐正抱着那衣服在哭呢,样子看着别提多可怜了,可我去看了眼,不过就是件旧衣服……咱们夫人大清早地过去安慰,赔了几件软锦镂金百褶裙不说,还送了一大堆金银首饰,这才委委屈屈地收了眼泪。”想着那位新来的表小姐抱着自己旧衣服说是家中老人所送,心疼不舍,夫人一见便软了心肠,可她看来看去也觉得虚情假意。

真要珍惜,就不要随意拿出来穿了,给下人们洗破了,又在那哭哭啼啼,拿了一箱子的金银服饰,还故作清高,真不屑就别收啊,这不妥妥地就是骗财吗……说不定那衣服原本也就是破的……

两人门外嘀咕,早就醒来的孟慕晴自然听见了,讽刺地一笑,唤了两人进屋来梳洗。

“小姐,今日里侯家的小姐递了帖子来,说是邀请小姐小聚呢。”

侯家老爷官拜五品,虽是个文官,但之前也颇受圣山器重,现下告老还乡定居于苏州,在江南一带也算声名贵重。

侯府更是书香世家,侯府千金嫡女侯雨姵也是个文静的主,与孟慕晴在半年前的诗会上成了好友,此后便多有来往。

接过了帖子打开来看,上面正是侯雨姵那清隽的字迹。

孟慕晴觉得当初自己参加这些小聚也算认识了些不错的人。

侯雨姵便是一个。

“今儿怎么这么早,往常不是午后才送帖子来的?”她抬头问飞茗。

接到帖子的飞茗却也不知所以。

“奴婢也不清楚,不过可能是为了百花盛宴吧。”她一边给自家小姐挽了个流云髻,一边回道。

百花盛宴,每三年一度于苏州举行,江南许多贵家的女子都会参与,这盛宴不同于一般,参加者均是身份贵重的千金,不够身份的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而百花盛宴中才艺最出众的女子,便能得个江南第一女子的美称,别看这称号没什么实际好处,但对日后官家女子的嫁娶,算是另一种受益了。

所以为了找个好夫君,就连达官贵人家的子女都会来,要知道也曾有皇帝下江南,将第一女子带入宫中万般宠爱的美谈,所以这百花盛宴,可谓是地位特殊!

除了上京里的官家贵女,其他的地方女儿,只要年纪合适,都要争上一争的。

有了一个身份贵重的夫君,家族自然也会受益,而侯府千金在江南这一片的圈子里可谓是牡丹一样的存在……花中之王……这样一来,就是侯雨姵自己不在意,侯府的人怕是也舍不得让这头衔花落旁家。

整理好了衣装,正要出门赴约,孟慕晴就遇见了母亲带着孟水筠过来。

“母亲这是?”看着孟水筠一身的华服,她立马就知道了意图。

“听说侯府的小姐递了帖子来,水筠到这儿还人生地不熟的,母亲想着不如你带着她去认识些同龄姑娘,也好有些朋友。”

“那是当然了,我还正想去叫表姐呢。”孟慕晴笑着拉过孟水筠,意味不明地笑笑,对着张氏告辞,两人上了马车。

呵,朋友?知道这必定是孟水筠暗示母亲,所以才将人带了来,但孟慕晴还是全盘接收,就看你孟水筠有没有这个本事和那群千金做朋友。

比起进府时的样子,此时的孟水筠衣着不知华丽了多少,这时候和孟慕晴站在一起,竟有相媲美的意味。

孟慕晴倒是不在意,坐车到了侯府门前,下了车进府去才放出气势,一路慵懒翩跹,气势强大地生生压了孟水筠三头。

于是,一进到侯府后院,聚在一起的小姐们立马就将注意力放到了孟慕晴身上,完全将身后的孟水筠忽略过去了,加上是生面孔,一时还以为是孟慕晴贴身的丫鬟。

她就是故意的。偷偷看了眼脸色不好看的孟水筠,暗自嘲讽一笑,

“你这丫头,这样慢拖拖的,还以为你又因为什么事耽搁了。”侯雨姵亲昵拉过孟慕晴坐了下来,两人细细聊了起来。

一旁的孟水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顿时尴尬起来。

有人看了一眼她,倒是注意起来。

“慕晴,你这又是哪里找来的丫头,长得倒标志。”鱼家的小姐捂着手绢问道,这丫鬟身上的香味,简直浓得刺鼻,亏得一身好样貌,配这一身华服,竟是个俗气的,丫鬟就是丫鬟,一点也不本分,看着就是不正经……不过看在慕晴的份上,还是没有说出这话。

谁知孟水筠一听这话,竟然脸色大变。她的姿色配着今日这一身的华服,竟还被人认为丫鬟!

这也不奇怪,就那一身衣服,虽然珍贵,但在座的小姐也看不上眼,时常会赏些类似的旧衣物给自家贴身的丫鬟,再说孟府是首富,谁人不知孟府的丫鬟一向穿着体面,也只以为这一位颇得孟慕晴喜欢罢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