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苏云染墨寒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苏云染墨寒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这里为大家提供了苏云染墨寒川的小说免费章节试读,如果你有幸读到这本书,一定会拜倒在作者余爱的石榴裙下,感叹书中情节的妙趣横生。先来阅读一下第5章吧!

《余生以爱为牢》 第5章 免费试读

别墅内,苏云染脸色已经被烧得通红,手机早已因为虚脱无力而掉在了地上。

林清雅的话,如同魔咒一样在她脑海里回响,每一声,都像是一把刀没.入她的心脏,鲜血淋漓。

墨寒川要去陪林清雅做产检,根本没空搭理她。

而且,要是自己真的这样死了,还不会脏了墨寒川的手。

但她还不能死。

她的孩子还在等她去救命,她绝对不能现在就死了……

苏云染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伸长手臂,想要去捡落在地上的手机,却因为身体乏力,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砰”的一声闷响,她的头重重撞到了床头柜的柜角!

剧痛瞬间传来,鲜血顺着苏云染苍白的面颊流了下来,染红了她半张脸,一滴滴落在地上。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但苏云染已经没有力气去接起来了。

她眼前泛起一片剧烈的白光,将她的意识全部包裹了进去。

再度醒来时,苏云染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头上的冰袋已经化成了水,之前那骇人的温度也已经降下去不少,身旁输液架上挂着点滴,慢慢流进她的身体。

昏迷过去前的记忆一点点复苏,苏云染想起那个打过来的电话,微微一怔。

会是墨寒川吗……

病房门被推开了,苏云染抬起头,一眼便看到大步走进来的挺拔身影:“是你?”

眼前的男人一身休闲西装,面容温润俊秀,见她醒来,急忙上前:“云染,你醒了?”

“斯远?”苏云染惊讶道:“你不是在德国进修吗,怎么回来了?”

顾斯远是苏云染大学导师的儿子,同时也是苏云染的学长,闻言,有些无奈地看向苏云染:“进修的课程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你不知道吗?”

苏云染垂下睫羽,在五年前那场剧变发生后,她不得不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而换来的,却是墨寒川的恨意,和这一身的伤病。

“导师一直认为,你是他最出色,也是最有天赋的学生,因此他始终都很可惜。”

顾斯远温声道:“苏家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国外,消息滞后,没能帮上忙,抱歉。”

“不,斯远你已经为我做了够多了。”苏云染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当初在国外收留我,恐怕我也不能顺利生下安安。”

顾斯远叹了口气,“云染,你又何必这么为难自己,你明明知道,放弃墨寒川,你就会拥有很好的生活……”

苏云染隐在被子下的手无声的攥紧,半晌,才低声道:“我不想让他误会我。”

她和墨寒川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彼此之间十多年的感情,不该这样结束。

顾斯远眸光沉沉,视线专注的落在苏云染身上:“云染,你身边值得交付感情的,不止墨寒川一个,放弃他吧,我可以带你去德国,我在德国有根基产业,可以……”

不等顾斯远说完,苏云染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斯远,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没有办法接受,因为我得了胃癌,已经是晚期了。”

苏云染一口气说完,别开视线,却依然感受到顾斯远的震惊。

她知道顾斯远对她的心意,但她现在,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这些话,一定要说清楚。

“你说什么?什么胃癌晚期?”顾斯远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满脸都是不可置信,“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苏云染叹了口气,道:“斯远,你先冷静一些。”

她将这段时间检查出的病情结果简单说了一遍,“大致就是这样了,我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命,不能再耽误你了。”

顾斯远沉默片刻,问:“墨寒川知道吗?”

苏云染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我也没打算让他知道,我现在,只想再生下一个孩子,救活安安,除此之外,我已经没有别的奢求了。”

她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接连几天的胃癌发病,再加上昨天晚上墨寒川的粗暴,以及今天的发烧,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就算是生下了孩子,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只怕是能活着出产房都难吧。

顾斯远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苏云染这幅样子,最终只是道:“云染,你先好好休息,我会联系国外的医疗团队,一定会治好你的。”

待顾斯远走后,苏云染找到手机,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她按亮屏幕,上面空荡荡的,一个来自墨寒川的信息都没有。

想起林清雅的话,苏云染苦笑了一声。

也对,他现在,应该正在和林清雅浓情蜜意,怎么会想到她。

苏云染将手机重新关了机,躺回了床上,点滴里似乎是加了些助眠的药效,很快,苏云染便再次睡了过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墨寒川单手掌控着方向盘,一只手一直按在太阳穴上。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整天,他都有些心神不宁。

一旁的副驾驶上,林清雅翻来覆去的看着那几张孕检报告,还是有些紧张:“寒川,你说……我们的孩子不会出什么事吧?医生说我胎位不稳,很容易滑胎……”

墨寒川淡淡道:“别胡思乱想。”

他踩下刹车,将车子停靠在公寓前。

“你先回去吧。”

林清雅一愣:“寒川,你今天晚上不陪我吗?”

墨寒川拧了拧眉,想起苏云染说过的签离婚协议的条件,压下眼底的躁火,道:“我要去苏云染那里一趟。”

说完,墨寒川转身上车,发动了车子,错过了林清雅在听到苏云染这个名字的一瞬间,眸底的怨毒。

林清雅站在原地,看着墨寒川的车子远去,手指紧紧抓着那几张检查报告,眼里的愤恨几乎要凝成实质。

又是那个该死的苏云染!

都已经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死守着不肯离婚!

墨寒川驱车回到别墅,推门而入时,才意识道房间内空无一人。

他打开灯,叫了一声:“苏云染?”

没有人回答他。

墨寒川皱眉,他上下看了一遍,苏云染并不在家,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有厨房内熬的一小锅白米粥,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早已经冰凉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