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婳封齐铮免费阅读小说 陆婳封齐铮第3章

陆婳封齐铮免费阅读小说 陆婳封齐铮第3章

陆婳封齐铮是作者陌缓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陌缓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内容主要讲述现代疼痛科医学教授,穿越成了因天生异瞳,被批为‘天煞孤星’的世子妃。面对处处找茬的新婚夫君,接连二三的罕见病例,岌岌可危的朝堂动乱……陆婳淡定表示,有随身医疗空间在,治病救人不在话下。朝堂动乱也好办,惹不起躲得起。至于青春期的叛逆世子爷,她的策略是——静静看他表演。

《医者仁妃:纨绔世子快投降》 第3章 免费试读

“啪!”

正惊魂未定时,匆匆赶来的封亲王,二话不说,抬手就给了美男子一巴掌。

美男人一脸懵逼:“父王,你打***嘛?!”

这一声‘父王’,加上他那身显眼的喜服,陆婳判断,这大概就是她的新婚夫君封齐铮了吧?

果不其然,封亲王拎着他衣领,怒不可遏道:“封齐铮,你这个逆子,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封齐铮抹一把脸,扑闪着挂满水珠的眼睫,还是很懵:“我,我做什么了?我不就是救了个人吗?”

他不由看了眼刚救上来的女人,只见她黑发凌乱,面如肝色,嘴唇紫绀,一双异瞳,一棕一蓝,直愣愣地盯着他,阴气森森,谲云诡诡……

“鬼呀!”封齐铮顿时吓得跳了起来就往封亲王身后躲。

封亲王那个气呀,反手就给他一个过肩摔,暴喝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一个逆子!”

正要拳脚相加,董王妃也匆匆赶到,忙上前护住封齐铮,喊道:“王爷息怒,铮儿也是无辜,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把人处理了。”

这是还要将她扔进湖里的意思吗?

闻言,稍稍缓过气来的陆婳一骨碌爬起来跪着,将原主记忆快速过了一遍后,沉着道:“儿媳自幼体质特殊,不能饮酒。若误食,就会四肢麻~痹失去意识,根本不可能做出什么伤人或是……或是别的什么事,还望父王明察。

这段姻缘,毕竟是原主父亲用毕生功绩换来的。当今圣上赐婚,如果她死了,就算是亲王,想必也不好交差。

陆婳只能赌上一赌。

“儿媳?”封齐铮甩甩头,一脸震惊。

他救起来的丑女人,居然是他新娶的世子妃?那个因天生异瞳,被批为‘天煞孤星’命的不祥女人……老天,果然吓人!

早知道他就……

早知道他就晚点再回来了。

封亲王冷眼一瞥,淡淡道:“本王福薄,受不起这一声‘父王’。姑娘一路走好,它日九泉之下,本王自会向大将军请罪。”

见他执意要她死,陆婳仰着头,高声道:“小女不祥,天下皆知,可皇上为何独独要赐婚于世子?!父王难道不明其意吗?”

她也曾读过几本史书,自古以来,皇帝大都多疑,与亲兄弟之间很少有关系好的。

赐婚不祥之女,总不可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陆婳无路可退,只能继续往上押宝。

谁知,这话更加的激怒了封亲王,他居高临下睨着她,眼底寒光乍现:“不错,陆小姐天生异瞳,是天下皆知的不祥之人,就算是杀了你皇上也未必会怪罪……”

“是吗?”陆婳目光笔直,毫无惧色:“堂堂亲王,敢草菅人命,无视王法,这难道不是在挑战皇威吗?”

“就算我命如草芥,皇上不会怪罪……可父王不觉得今日这事很蹊跷吗?连太子都敢陷害的人,绝非池中之物。”

“杀了我事小,若因此事引来燎原大火,值吗?”

太子?怎么还和太子扯上关系了?

封齐铮听得一头雾水,封亲王却是一阵皱眉,片刻后单手忽然痛苦地放置胸口,观其面色,已是惨白一片。

“王爷,王爷您没事吧,快来人,将王爷的药拿来!”身侧的董王妃见封亲王忽然发病,连将其扶住,有些慌乱的吩咐下人。

陆婳直接被蜂拥而上的人挤出了封亲王的身旁,慌乱之下,心中已对封亲王的状况做出了简单分析。

额间大汗,面色惨白,呼吸困难,胸痛难忍,这是心脏病突发的状况!

大婚当日与太子苟合,又气死公公,这样的罪名陆婳着实担待不起,前者还可以解释,后者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她要活下去,封亲王不能死!

“这是心脏病突发闲杂人等不要阻挡空气流通,父王需要呼吸新鲜空气!”陆婳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直接上前将围在封亲王一周的人给推开了,只留下了扶着封亲王的董王妃和世子。

“妖女,你休想害我父王!”封齐铮虽然微愣,但很快便回过神来,一掌将陆婳推离了封亲王的身侧。

毫无招架的陆婳,一个趔趄,狼狈的倒在了地上,撑在地上的手心已有血迹渗出,这副身子还真是弱,人命关天,容不得她迟缓半刻。

“药来了!药来了!”

陆婳忍着疼,刚要起身,就被身侧忽然冲过来的下人撞倒在地,那人直冲冲地,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

“快给王爷服下,”董王妃气狠狠的看了眼陆婳,随即又吩咐道,“把这妖女拖下去!”

陆婳来不及反应就被两个下人架住了,董王妃正拿着一大颗药丸往封亲王嘴里送,封亲王本就呼吸不畅,此刻若再有这么大一颗药丸下口,必死无疑!

陆婳眼神微冷,盯着董王妃的手,斩钉截铁地大声说道,“药丸下口,王爷必死无疑!”

许是陆婳的声音有些大了,惊得董王妃右手一颤,本要落入封亲王口中的药丸掉到了地上。

“妖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药丸是父王一直服用的!”陆婳直接无视了封齐铮的声音,语气坚定的说道,“父王已然呼吸不畅,这药丸平时正常服用都难以咽下,更何况此刻,母后是父王枕边人,难道没有发现这药丸的大小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吗?”

董王妃心头一惊,没来得及说什么,陆婳又继续说道,“要想让父王安然无恙,就听我的。”

“若是父王有恙,陆婳甘愿一死!”陆婳知道仅凭自己一言之词难以让人信服,随即加了把猛药!

董王妃竟一时点了点头,封齐铮看着信誓旦旦的陆婳,一时也忘了反驳。

“现在按我说的做,将父王平放在地上。”众人早已散开,封亲王被安置在石板之上,王爷性命攸关,王妃和世子都听世子妃的,他们又怎敢不从!

“父王,你现在用力咳嗽。”封亲王意识尚存,陆婳说完便顺从的咳嗽着,刚刚陆婳坚定的态度他也看在眼里,有人要借机除他,而眼前这个不祥之女却在救他。

“儿媳现在要按压您的至阳穴,可能有些疼,您忍住。”陆婳伸手帮用力咳嗽的封亲王顺了顺气,语气平淡,在病人面前,为医者当自定。

封亲王微微抬手表示可以,在陆婳的示意下,封齐铮忙将封亲王的身子微微扶起,陆婳双手交替着按压着他的至阳穴。

周围的人静静侯在一旁,不敢多言,默默的看着陆婳操作。

大约按了一盏茶的功夫,陆婳原本就无力的胳膊更加酸痛,封亲王惨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丝血气,呼吸也渐渐平稳,董王妃和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陆婳这才从封亲王身侧起开,揉了揉酸痛不已的胳膊,皇家的关系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有人想一石二鸟,而她现在唯一能依仗的也只有封亲王府。

封亲王有些虚弱地被董王妃搀扶了起来,看向陆婳地眼里已多了重打量,此女杀不得,得留下!

“父王,儿媳刚刚冒犯了,还请父王责罚。”陆婳微微欠身,看似避重就轻地认了错,实则是在表态,只要封亲王留下她,她以后和封亲王府便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正在这时,管家来报:“王爷,厉公公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