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人生柯萧然孙黛儿未删节在线阅读

顶级人生柯萧然孙黛儿未删节在线阅读

独家新书《顶级人生》由知名作者浪子五情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柯萧然孙黛儿,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只要利润达到300%就足以让所有人都能铤而走险,赚足200%的利润,这就足以使人践踏所有的规范。

《顶级人生》 第4章 寻找下家 免费试读

靖平县有赶往长原市的长途汽车,柯萧然前世也是坐这里的汽车离开的下坝村,如今旧地重游,心境已截然不同。

眼下是六月份,不是螃蟹的旺季。

六月份的螃蟹虽然鲜嫩,但也就是尝个鲜,要真想大饱口福,还得等到九月入秋。

按照长原市的消费水平,九月份螃蟹需求肯定会到达顶峰,到时候市内螃蟹资源不够,那些批发商肯定扩大收购范围。

靖平县那边也会很快得到消息,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到那时就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柯萧然能够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将螃蟹资源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

要么这条财路就算彻底断了。

汽车到达长原市,柯萧然走出客运站,就被一群戴着红色头盔的男人团团围住。

“小兄弟这是要去哪里?来来来,坐我的摩的!”

“我这儿便宜!”

“天都快下雨了,坐我这个吧!”

出口处停满了一排排摩托车,还有改装加棚的三轮,柯萧然并不搭话,快步走了出去。

像这种在客运站门口拉客的摩的,能不说话最好不说话,这些人眼尖地很,只要你稍微表现的弱势点,轻则吧唧吧唧问东问西,重则直接上手拽衣服,或者托着行李箱摩的上放,由不得你不坐。

尤其是外地人,非得往死里坑!

“去东日海鲜批发市场!”坐上出租车后,柯萧然指了指方向盘的上面:“记得给我打表!”

中年油腻司机脸上那抹不怀好意的假笑瞬间消失,似乎还有些不耐烦,本以为又是条大水鱼呢,搞了半天是本地人。

柯萧然对长原市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以至于每条街道都清清楚楚在脑海中有张地图,司机根本就不敢绕路,途径长原大学时,他还有意朝里面多看了两眼。

“还是老样子啊!”

“到了,二十八!”中年油腻司机指了指码表。

付钱下车,柯萧然目光落向头顶蓝底白字的横牌,东日海鲜批发市场,就是这里了,整个长原市小到路边烧烤摊,大到饭馆餐厅基本都是到这里拿货。

不愧是二线城市的海鲜市场,跟靖平县用几块砖简单隔开摊位不同。

这里基本都是独门独户的商铺,门面那有些生锈的铜框中还挂着营业执照跟卫生许可证,管理规范,不仅如此,外面一排排玻璃水柜中还有各种生猛海鲜。

随便打听了几家商铺,听到这边的螃蟹价格时,柯萧然惊了!

“八块一斤?”

“不是,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没吃过螃蟹?现在都算便宜的,等到九月以后,价格还要往上窜!”

海鲜摊位老板脱下胶皮手套,没好气地说道。

看柯萧然的穿着打扮就像是从乡下来的,也懒得多说。

早有预料长原市的螃蟹价格高,但却没想到会高出这么多,柯萧然从赵福手里拿货也就两块,这个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

柯萧然压抑住激动,很快便在东日海鲜市场里找到了家门面比较大的商铺,老板是个蓄着山羊胡的老头。

“小兄弟要买点啥?”

现在正值下午两点,生意并不算很多,柯萧然递过去一根芙蓉王道:“老板,你们这螃蟹卖的怎么样?”

一般人买螃蟹都没这么问的,山羊胡老头细眯着眼睛,打量片刻后挥了挥手,示意店里面谈。

“你不是来这买螃蟹的吧?”

“我是从靖平县那边赶过来的,有笔生意想要跟你谈谈!”柯萧然目光瞥了眼放螃蟹地方,上面写着特价八块二。

“哦?谈螃蟹生意?”

“没错,我家里在县城那边专门就是做这个的,这不是螃蟹快成熟了吗,特地来市里面看看这边的情况!”

对于这些话山羊胡老头并没有怀疑,靖平县那边确实靠近河流,有螃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不过……

“小兄弟,我这边量少也不收啊!”

“就怕你吃不下!”

能有多少?

山羊胡老头跟附近的几家养殖场也有联系,眼下螃蟹市场火爆,价格也不低,说实话生意也不好做,时常还拿不到货,想着只要质量过关,能收点是点。

“我在东日海鲜市场这边开了十几年的店,还是有些实力的!”捋了捋山羊胡,老头笑道,眼神中也有轻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见过什么世面?估计手里面也没多少货。

“五千斤,你能拿吗?”

“什么?五千斤!”

山羊胡老头极力克制着脸上的震惊,为了保证螃蟹的鲜活,每次出货都是有控制的,开口就是五千斤,也就是说这小子家里的产量要远远高于五千斤,这规模放在长原市,也算不小的养殖户。

咳!

深吸了一口烟,山羊胡老头道:“也还行吧,这笔生意勉强还能谈谈,只不过你那边价格准备要多少?”

“你开个价吧!”柯萧然可不想当冤大头,这种事情喊高喊低都不好。

皱着眉头想了会,山羊胡老头弹了弹烟灰,痛快道:“看小兄弟大老远跑过来也不容易,行吧,我就给你说个实在价,每斤五块钱,只要大部分新鲜,少部分死的都由我来承担!”

每斤五块?

听起来好像很公道,柯萧然两块钱收购,一趟下来每斤都能赚一倍多,但生意可不是这么谈的,能在这开店的批发商一个比一个精明,开口说的价格绝对远远不止他在其他养殖户那儿的拿货价。

柯萧然二话没说,直接起身就从店里走了出去。

“小兄弟!小兄弟等等,你说个价!你说个价给我听听,合适咱们就做!”山羊胡子老头连忙拉住了他。

“每斤六块钱!”

“小兄弟你这就是在难为人了,价格可不是随口乱叫的,你看我才卖多少钱啊,五千斤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这年头生意不好做!”

不好做?我信你个鬼!

现在正值螃蟹旺季,长原市的消费能力,除了家庭所需,各种夜宵烧烤摊,跟酒店餐厅想要每天的需求量都不止这么点,根本就不愁卖,货越多,赚到的利润也就越多。

“这样吧,我保证第一批货,给你送来一万斤,但价格还是这个价格,六块钱一分能不少!”柯萧然咬定道。

一万斤?

山羊胡老头倒吸了口凉气,正如柯萧然所猜想的那样,他从本地养殖户手里一般都在六块五左右,六块钱每斤还能多赚五毛钱,最重要的是产量大,第一批就能送来一万斤,光是多赚的进货价都有五千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