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在成婚当天屠她萧家满门冷萧情宫寒熙大结局小说全集阅读

渣男在成婚当天屠她萧家满门冷萧情宫寒熙大结局小说全集阅读

主角是冷萧情宫寒熙的名称叫《渣男在成婚当天屠她萧家满门》,这本书是作者唐小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毁容,什麽毁容,不可能,我自己生的女儿,我知道她的性子,她虽平日爱胡闹,却决不会这样做。」肖太太很了解冷萧情,根本不用了解就已经站在冷萧情这一方,自己的女儿,还不知道么?这两个人的估计又故意胡乱摆弄!

《渣男在成婚当天屠她萧家满门》 第5章 不是亲生的 免费试读

待冷凌霄与冷冰雪离开之后,冷萧情才拿起了那株被她折断的药草,戏谑道:“师父,你确定这是名药…”这分明是普通的药草,后山一抓一大把。

神医这才睨了冷萧情一眼,“天底下、药草皆为名贵,这道理懂不懂。”

冷萧情吐了吐舌头,“明白了。”她心知,师父不过是为了帮自己。

神医看着冷萧情,不由得摇头,“真不知道你如何想的,明明医术天赋奇高,却故意不让你老子知道,这是为何?”

冷萧情脸上的笑意褪去,表情变得冷漠,“你不也看见了,在他的眼里只有冷冰雪那乖巧的女儿,哪里有我……”

“唉……”神医叹息,“你老子也当真是个糊涂蛋,放着这么好的女儿,这么好的结发妻子不要,偏偏要宠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疼那个没有血缘至亲的庶女…”

“师父,你刚刚说什么,没有血缘至亲,你是说?”冷萧情眼眸危险的眯起,师父是神医,从不说假话。

师父是神医,也从不作假。

师父此话,分明在说,冷冰雪并非冷凌霄的亲生女儿。

冷萧情快速看向神医,“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这件事情,你知道便好了,千万不要告诉你娘亲,我怕你娘亲知道这件事情,会接受不了…就一直没敢跟她提过…”神医叹息的说道!

“师父你说吧!我保证不会告诉我娘亲的。”冷萧情觉得师父肯定是知道不得了的信息,却一直都隐瞒着没有告诉她跟娘亲。

当年外公出征,意外的救过神医一命,于是,神医跟外公便成了忘年之交。

每次萧家有事情,神医都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陆姨娘在进你冷家大门之前,去过一次私人治疗,那女人在青、楼,说是歌妓,谁知道有没有做那当事情,以至于她根本无法生育。

此事,她自己也清楚,在嫁给你爹之后,便一直偷偷的寻找世上名医看病,却从不露脸,有一次意外的被人看见了她面纱下的脸,那医师便认出来了……

而那医师刚好与为师相识,便当做笑话跟为师提起,那医师收了那女人不少钱,发誓不会把她的秘密说出去的……”

“那女人无法生育?到处寻医?”冷萧情挑眉,这下子有意思了,冷凌霄抛妻弃女,竟为了一个野种,那野种也不是他亲生的。

若是冷凌霄知晓,他最疼爱的女人,给他搞了一个不是他的女儿回来,不知道他脸上会有什么表情呢?

“没错,那女人,假装每月固定出去拜神,为的就是治好身上的恶疾,怀得冷凌霄一儿半女,可惜,她的身体无法生育,神医也难救,她却不死心,每月准时去寻各种名医看诊……”神医一脸嘲讽。

“呵呵……这当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冷萧情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此刻的大快人心了。

“你可不要到处乱说,依你老子那种性格,听闻那女人到处为他看病,估计不会怪她,反而会更加心疼她吧!”神医都看穿了冷凌霄这个虚伪无情的男人。

有了妾氏,忘了曾经跟他一起度过患难的妻子。

男人不都是如此麽?

冷萧情敛下眼皮,没人知道她此刻在想着些什么。

神医见冷萧情发呆,便说道:“发什么呆,弄坏了我的药草,滚去后山给我采药去。”

冷萧情这才回过神来,“是,师父,我知道了。”

冷萧情背上了箩筐,自己一人独自上山采药。

这座后山,很多药草。

随处可见。

冷萧情挑了一些名贵的,放进了箩筐之中,还未到半山腰,她已经收集了不少名贵的药草来了。

冷萧情刚刚到达山顶,般看到一人躺在地上,身上有血迹,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之伤。

冷萧情走过去,探了一下鼻息,发现还有气息。

她在背篓里面,翻找出了一些药草,用石头弄碎,捏出药汁,然后喂到那人的嘴巴里,伤口冷萧情也三两下的给他包扎好了。

冷萧情前世,便是在军营之中行医,是宫寒熙的军营首医师。

这伤对于冷萧情来说,不过是小儿科。

冷萧情弄掉那人脸上盖着的碎发,发现竟是一名少年,而这名少年并非别人,而是她随军多年的宫寒熙。

冷萧情吓了一跳,怎么会是宫寒熙呢?

见宫寒熙还在昏迷当中,冷萧情用银针刺激了他的几个穴道,一直昏迷的宫寒熙,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宫寒熙,还只是一个小少年,他的眼中少了一份犀利,多了一份纯真。

“你终于醒了。”看见宫寒熙醒过来,冷萧情很开心,之前是宫雨泽让他去到宫寒熙的身边,替宫雨泽办事的,他以为宫雨泽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便会迎娶自己,结果宫雨泽在得到了宫寒熙的太子之位之后,竟翻脸不认人,还陷害了萧家几百口人。

想到萧家几百口人,因宫雨泽而丧命。

而宫寒熙也没有落得好下场,宫寒熙被宫雨泽陷害,谋反,被关进了天牢,原本等宫雨泽登上太子之位,她成为太子妃,便替宫寒熙求一下情,至少让宫雨泽留宫寒熙一条命,可却偏偏没想到,惨死之人竟是自己。

“你是何人?”

宫寒熙一苏醒,便飞快地伸手,以迅雷之势抓住了冷萧情的咽喉。

手指收拢,他眼中带着冰冷的杀意。

冷萧情呼吸不上,脖子刺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