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贵女翻身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沈卿绒楚寰宇最新章节

重生之贵女翻身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沈卿绒楚寰宇最新章节

高质量小说《重生之贵女翻身》是来自抱夏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沈卿绒楚寰宇,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她看不见眼前的万丈深渊,蒙着一条白布的眼眶下面,是空的——她早就被挖去了双眼。

《重生之贵女翻身》 第3章 免费试读

沈卿绒的手颤抖着,她不敢推开这扇门。

在那个不知道是梦里还是上辈子的时候,她蹲在这扇门前,破败的门吱呀吱呀地响着,她又冷又饿,嚎啕大哭,哭到声音嘶哑。

平日里,若是她哭上一两声,自己的娘亲就会赶忙过来抱抱自己,可是那一天……她到底也没能等来娘亲,没有等来娘亲温暖的怀抱,等来的只有娘亲冰凉的身体,伴随着已经腐烂的茉莉花香。

“咳咳……”

屋里传来了几声咳嗽,沈卿绒推开了门。

里面有一种潮湿发霉的味道,还有一种廉价的药味,谈不上什么药香,只是难闻极了的苦味。她的鼻子灵敏,对于制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所幸在这些百味交杂的苦臭味道了,还能感知到一点点娘亲的味道。

那一股还带着一点点生命力的茉莉花香,一直是她生命中的安慰。这个味道始终萦绕在母亲的身上,后来她通过制药留住了这一抹茉莉花香,给了自己最好的温暖。

“绒绒……”

娘亲就躺在那一张又破又烂的木板上,床上没有任何可以保暖的棉被或者是被褥,她早已病入膏肓,面如白纸,嘴唇上满是干枯起来的死皮,艰难地望着站在门口的沈卿绒。

“绒绒,让娘再看看你。”

沈卿绒僵硬地站在原地,她紧紧地握住自己的衣角,不敢上前去看看自己的母亲。

前世,她也是如此。

在面对那个唯一会温柔地呼唤自己绒绒的人、是自己的娘亲、是那个不期望自己“荣华富贵”只期望自己“绒绒平平”一生的人,在她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自己没有去抱抱她,而是害怕地跑开了。

因为她的幼稚和对娘亲的害怕,自己没能见到母亲的最后一面。

这也成为了她后来最后悔、最无助的回忆。

由此以后,她长大了,每当午夜梦回,冰冷的月光和寒露会打湿的梦,让她感受到的只有无边的寂寞和黑暗。

她就会想,如果当时自己能上前去,让娘亲再用手摸摸自己的头,摸摸自己的脸,她就会永远记住娘亲的温暖了……

此时,她也没有上前。

可能是因为前世的记忆太过沉重,她有一些不敢相信上苍居然会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她的脚步瞬间迈了出去。双腿起步的那一瞬间,她感到自己像是拨开了迷雾,最终走了到她娘亲的面前,蹲在了床前。

“绒绒……”干瘦如柴的女人躺在床上,伸出手放在床边,“绒绒……”她的娘亲在病床前呼唤着自己,娘亲是蓝祝星,蓝家嫡女,备受宠爱,这个名字是自己的外公送给她最美好的祝福,希望她能够获得如同星光璀璨般美好的一生;不料却落得了个如同渺小星光一样淹没在黑暗的夜色里无人注意的薄命红颜。

蓝祝星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一阵腥红的鲜血涌到了喉头,她忍住喷出来的冲动,强行地咽了下去,她害怕这些吓到了自己的小女儿,也害怕自己撒手而去……她还要,交代自己的女儿,嘱咐她,能够去,过上安康的生活。

沈卿绒轻轻地握住了娘亲干瘦得像枯树枝一样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庞。

“不要害怕,娘亲没事……”蓝祝星看着自己尚在总角的小女儿一身破烂,记忆中粉嘟嘟的小脸现在灰扑扑的,瘦瘦小小的模样,她心里就像是被针在不停地刺着一样。

她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干涩的喉咙,但是压抑不住的咳嗽声不停地冲击着她脆弱不堪的身体,她甚至都握不住女儿的手。

沈卿绒看着娘亲,眼睛泛酸,喉头哽咽,不时眼眶里就盈满了泪水,她遮掩着低下头,泪珠大滴大滴地落下,打在了黑漆漆的床板上。

她挪开一只手擦了擦泪水,抬起了小脸,小心翼翼地趴在了娘亲的怀里,“娘亲~绒绒抱抱你,病病很快就会好啦。”

蓝祝星压住咳嗽,整个身体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泪水如同决堤一般夺眶而出,她的女儿还小,更是因为嗅觉敏感,不太喜欢她这一身的病气,所以日渐远离了她。她不怪自己的小女儿,她也不想让乖乖的绒绒染了她这将死之人的枯朽之气,只是她好难过。

现在绒绒就在自己的怀里,她好开心啊。

可是她马上就要离开人世了,自己的绒绒以后要怎么办呢?她还这么小,瘦弱得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卖的卖,当的当,空无一物。

“绒绒,娘亲告诉你一件事,你……要记住。”

蓝祝星挣扎着说出自己隐藏了许久的秘密,只希望绒绒以后至少能够凭借这个秘密活下去。

“娘亲给你留的,东西,在……观音寺的树上……祈福袋……”

她本来想着等到他来,等到把女儿交给他,再好告诉他这个消息,可惜——

她撑不住了。

沈卿绒窝在娘亲的怀里,听着娘亲断断续续的话,她知道,娘亲这是在交代后事,她说的东西,恐怕就是前世被人觊觎的药方,可是她现在也不敢打断娘亲。

娘亲早就撑不住了,可是还是为了她强撑着这一口气。

她听着娘亲的呼吸渐渐微弱,又从微弱渐渐归于平静……

娘亲的体温还在,可是也渐渐地、渐渐地散了……

沈卿绒的泪水不停地在流淌,她想要张开嘴再唤一声,娘亲——

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就像是被堵上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是夜,沈卿绒窝在娘亲的怀里,直到黎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