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澜沈妙言大结局免费阅读 君天澜沈妙言全文小说

君天澜沈妙言大结局免费阅读 君天澜沈妙言全文小说

君天澜沈妙言是著名作者风吹小白菜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文中君天澜沈妙言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咱们接着往下看“国师,你饿不饿?”君天澜瞥了她一眼,却见她穿着素雅干净,一张萌萌的包子脸白生生***嫩的,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灵气。

《国师大人宠翻了》 第5章 他的残酷 免费试读

沈妙言坐在一处偏僻院子的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一只大木盆,盆中是堆积如山的各色绫罗绸缎。

她双手托腮,琥珀色眼睛里忽闪着光芒。

这个绣禾,故意找来这么多衣裳让她洗,不过是为了磋磨她。

府里一等和二等丫鬟的衣裳,明明就有浣衣房来洗,何时需要自己动手了?

她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到大门前,想要推门出去,却发现门从外面锁上了。

她冷笑一声,目光落在院子角落的一棵树上,抬头打量了下高度,便挽了袖子,灵巧地攀爬到树上,即刻顺着树枝爬到围墙上。

这座围墙低矮得很,她直接跳了下去。

她会的东西不多,爬树翻墙却是很有一手。

她在后院里溜达了一上午,又顺手从厨房里拿了些吃食。

下午,她折回那座偏僻的院子,在树下吃完点心,惬意地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是日暮。

她揉了揉眼睛,刚坐起来,就听见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瞳眸里流露出一抹坏意,她径直窜上了树。

进来的是绣禾,她着急忙慌地大声呼喊:“沈妙言,你在哪儿?给我出来!”

沈妙言坐在树枝上,透过树叶间隙静静望着她。

她猜测,大约是君天澜回来了,想要找她却找不见人。

“这小***!”绣禾气呼呼地在把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却依旧不见沈妙言的人影。

她恨得咬牙切齿,又匆匆跑了出去。

沈妙言从树上爬下来,将木盆里的衣裳踩了几脚,又全都捞起来,一一挂到晾衣杆上。

做完这一切,天色已经彻底暗了。

外面响起远远近近的声音,君天澜发动了府里不少人,到处在找她。

她重又回到树上坐好,看见院子外全是游动的灯火,那些丫鬟婆子们一声声喊着“沈小姐”。

琥珀色瞳眸微微闪烁,黑夜里,像是猫的眼睛。

月牙儿渐渐升起,绣禾又折了回来,提着灯笼,脚步很乱,喘气声连树上的沈妙言都听到了。

绣禾是恼怒的,她觉得这罪臣之女不配住东隔间,只有慕容小姐才有资格住进去。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主子今日一下朝,就问那小蹄子去哪儿了,早知道主子这样看重这小蹄子,她就不让她洗那么多衣裳了!

沈妙言故意折断树上的树枝,绣禾才注意到原来她躲在树上。

她慌里慌张地奔到树下,将灯笼举过头顶,勉强露出个笑:“沈小姐,你在树上做什么?主子到处找你,快随我回去吧!”

沈妙言晃悠着双腿,“凭什么?”

绣禾一愣,意识到她生气了,于是软声道:“你随我回去,我给你玫瑰酥糖糕吃好不好?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千万别跟主子提起。”

全然是哄小孩儿的语气。

沈妙言望了眼院子外,借着灯火,可见拂衣和添香提着灯笼往这边过来。

她们身后的那个男人,一身风华,隐在夜色里,黑色锦袍上的金蟒随风翻动,栩栩如生。

她收回视线,忽然哽咽起来:“绣禾姐姐,我害怕,呜呜呜……”

绣禾一愣,还没弄清楚这小蹄子在玩什么花样,就听见院门被推开的声音。

她好想叫沈妙言不要哭,然而拂衣和添香已经走了过来。

绣禾正想着怎么收买拂衣和添香,却突然看到,君天澜竟然亲自来找人了!

君天澜走到树下,声音阴冷:“怎么跑树上去了?”

沈妙言呜咽着,伸出小手,指着院子里的竹竿:“绣禾姐姐叫我洗衣裳,我就来帮她洗衣裳……等我洗完,天都黑了。我想要回去,可是门从外面锁住了,我一个人害怕,就上了树,呜呜呜……”

众人看去,只见院子里搭着七八根竹竿,上面晒了几十件衣裳。

绣禾心里一咯噔,连忙跪了下来:“主子,不是这样的,是沈小姐,她自己说要帮我洗衣服的!”

添香大怒:“就算小姐说要帮你洗衣服,你何至于把门从外面锁上?!”

绣禾嗫嚅片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因为恐惧,她的身体不住抖动起来,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小院子里很寂静,只能听见沈妙言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君天澜声音淡淡:“下来。”

沈妙言哭着,有点害怕地看了他一眼,小身子慢吞吞地往下扭,小心翼翼从树上跳了下来。

因为寒冷,她的小脸儿冻得通红,两个发团子扎得歪歪扭扭,看起来无比可怜。

君天澜把她接到怀里,抱着往院子外走去。

拂衣和添香紧紧跟上,没人去管跪在地上的绣禾。

一阵夜风吹来,绣禾只觉铺天盖地的冷。

君天澜将沈妙言抱回衡芜院,沈妙言却只是搂着他的脖子哭,委屈的不得了。

君天澜示意拂衣和添香带她先去洗澡,两人给她洗了个干净,又换了身素净衣裳,才把她送进卧房。

沈妙言进来时,双眼依旧红红的,见君天澜背对着她在窗下临字,便擦了擦眼泪,走过去,站到小板凳上帮他研墨。

君天澜微微侧目,只见她拿着墨条,小手白***嫩,不像是洗衣裳泡久了的样子。

更何况……

晾在那院子里的衣裳,还在滴水,分明是刚刚才被挂上晾衣杆的。

博取同情这一手,小丫头倒是玩得顺溜。

薄唇抿起一丝轻笑,他继续写字:“委屈了?”

沈妙言耷拉着脑袋,悄悄抬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不委屈……就是害怕。”

“你知道,那个丫鬟,会是什么下场吗?”他问。

沈妙言摇了摇头。

“敢动我的人,杖毙。”

他蘸了蘸墨水,修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两片阴影。

沈妙言心跳一顿,研磨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盯着他,发现他并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

一股无名的恐惧,从心底深处升了起来。

世人都说,国师君天澜是祸国殃民、草菅人命的佞臣。

他,真的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就杖毙绣禾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