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草厉泽安大结局是什么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家的团宠小说全文阅读

沈草厉泽安大结局是什么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家的团宠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沈草厉泽安的名称为《重生后,我成了首辅家的团宠》,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青杏小所编写的重生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沈草前世为了父母家人倾尽所有,得到的却只有家人的冷漠无视。重活一世,她决定只为自己而活,只想快点把自己嫁出去,不再渴望那些所谓的亲情。但是好奇怪,前世明明对她视若路人的父母兄弟,今生却一个个争着来对她好,这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她明明要嫁的人是性格温和的神医,怎么盖头一揭,新郎却变成了那个毒舌傲娇处处跟她作对的太子了?!真是见了鬼了!刚开始的时候,厉泽安皇太子对沈家那棵小草一点好感都没有,评价她:“性子又犟,脾气又怪,谁娶她谁倒霉!”后来——“艾玛真香,我媳妇儿又温柔又可爱,谁敢说她一句坏话,孤诛他全家!”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家的团宠》 第3章 免费试读

“这个月已经是下旬了,女儿还没有收到份例。不仅仅是这个月,前几个月的也没有收到。”沈草平静的陈述。

梦里的自己为了这个家的和平安宁,即使吃了亏也默默咽下,从来不惹事生非,但她现在知道了,越是退让别人越是会把你当成软柿子捏,所以,她不会再忍了,该她得的她就要拿回来!

白嬷嬷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就跪下叫冤枉:“冤枉啊夫人!大小姐每个月的份例都是奴婢亲自清点再亲自送过去的,绝对没有大小姐说的这事!”

她恶人先告状污蔑沈草:“大小姐你可别胡说呀!保不齐是你把份例送去庄子上给你养父母了呢,回头又说府里没有给你,做人不能这样胳膊肘往外拐啊!”

白嬷嬷对沈夫人了解甚深,知道沈夫人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所以告状也挑着这方面说。

果然,沈夫人就发作了:“沈草你说清楚,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没有收到份例?你是说我这个母亲苛待了你?还是我们这满府下人克扣了你?你今天就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

沈玲珑咬了咬唇,满脸忧色的劝解道:“母亲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姐姐毕竟是在那边庄子上住了十年,舍不得那边也是有的,再说了,姐姐重情重义那是好事,要是她一回来立刻就把那边忘了,您不是更寒心吗?”

她这一番话看似劝解,却实在是火上浇油。

沈夫人对沈草厌恶更深,“你小小年纪就会红口白牙污蔑长辈了,挺厉害啊!说白嬷嬷拿了你的份例,简直可笑,你拿出证据来啊!”

沈草神色自若:“母亲,如果我有证据呢?”

白嬷嬷冷笑,斩钉截铁:“如果大小姐能拿得出证据证明奴婢贪了您的份例,奴婢就从金水桥上跳下去!”

沈玲珑适时插言:“嬷嬷不可!咱们阁老府可背不起逼死忠心老仆的名声!”

有了沈玲珑这句话,白嬷嬷抽出手帕往脸上一盖就开始号哭:“二小姐啊,老奴有什么办法呢?又不是每个人都跟您一样良善,大小姐存心要老奴死,老奴不死就是不忠不义啊!可怜老奴忠心耿耿,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

她哭得情真意切,满屋子的人都露出不忍的神色,都拿谴责的目光看着沈草。沈巍炫气鼓鼓的把筷子一搁,“不吃了!丢人!”

他怎么有个这样的姐姐?!眼皮子浅就算了,心肠还不好!

沈草淡淡开口:“白嬷嬷,你的裙子是香云纱的吧?那是我份例里的!”

白嬷嬷的超赞表演戛然而止,她瞪大了眼睛,见了鬼似的瞪着沈草。

其他的人也都愣住了。

“白嬷嬷,你不止扣下了我的衣料,还有我的份例银子。银票应该就放在你床头上了锁的那个抽屉里,拿出来跟二妹四弟收到的银票对一对票根就知道了。”

沈府给三位小主子发份例银子,为了好看,都是现从票号取出来的新崭崭的票子,清一色一两的面额,票根号是能连起来的,确实对一对就能知道白嬷嬷是不是贪了沈草的银子。

满室寂静里,白嬷嬷响亮的吞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试图圆谎:“我……老奴是看那些银票好看,就私下兑换了想过年的时候回去给小辈发压岁钱的……并没有……”

沈夫人抿起唇,瞪了白嬷嬷一眼,很不耐烦对白嬷嬷挥手:“好了,争什么?针尖儿大的一点东西也值得大呼小叫的!她说差她多少你都给她!统统都补给她,看她拿着烫不烫手!”

沈草眼神清亮:“回母亲,女儿都有记录,白嬷嬷差女儿一百五十两银子、两季衣裳料子、五篓银霜炭,还有今年夏天的冰例。其他东西就算了,当女儿打赏忠心老仆了,只是银子白嬷嬷得还给我,还有,请加上利息,一共一百五十六两!”

沈草一口气说完,简直感觉神清气爽,原来能直起腰杆怼人的感觉这么好!

沈夫人说让白嬷嬷还银子本来就是一句气话,没想到沈草居然就顺杆往上爬,硬要逼着白嬷嬷给银子!

还理直气壮的说什么,把利息算上!

她胆子肥了她!

沈夫人气得差点撅过去,一拍桌子,饭桌上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盘碗杯勺齐齐跳了起来,乒里乓啷响成一片:“你那什么态度?都敢忤逆长辈了!我不想看见你,你自己去跪祠堂去!”

沈草微微蹲身行了一礼,语气平静淡然,“是,谨遵母亲教诲。”说完就转身朝门外走。

沈夫人更是气急,“站住!”

她重重喘了几口气:“我要出门几日,在我回来之前,你就在祠堂跪着,好好儿的反思反思!”

沈夫人要出门?!

沈草猛然抬头,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

那个梦里,沈夫人也出门了!

她去给她一个老闺蜜贺寿,本来打算三四天就回来,结果路上耽搁了,足足过了十天才回府。

刚刚沈夫人没说,沈草还以为梦里跟现实终究不一样,结果,却是真的……

那个梦里的事情,是真的会发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