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温陆戎铮免费阅读第4章 迟温陆戎铮大结局

迟温陆戎铮免费阅读第4章 迟温陆戎铮大结局

迟温陆戎铮是著名作者薄荷水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迟温第一次遇到那位传闻中性格阴晴不定的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七楼。她铤而走险地将闺蜜带了出来。第二次遇到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四楼,她站在包间门口,披头散发,衣服盘扣散了一颗,整个人狼狈不堪。陆先生隔着人群冲她淡淡地道,“怎么,要我下来请?”第三次,她窝在陆先生的沙发上,隔着距离,打量男人俊美无铸的脸孔,脑子里止不住地想:好饿啊。陆戎铮以为收在身边的女人是个隐藏的杀手,后来发现,这个女人心心念念……就为了从他手里拿高工资。还有年终奖。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第4章 免费试读

看见他,她眼底闪过错愕。

隔着人群,陆戎铮薄唇掀起,淡淡道,“怎么,要我下来请?”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由得哗然。

整个长廊都诡异地寂静下来。

就连花儿姐都僵住了,她呆立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陆总,您……说谁?”

迟温却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陆戎铮身边空间很大,男男女女都没人敢往他跟前凑,迟温停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垂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被迟温教训过的那几个客人看见这一幕,仿佛见了鬼一样,一双眼全都瞪大了。

“真的……她,她认识陆总……”

李哥立马抓着花儿姐的手臂道,“花儿姐,这事是你的责任,你怎么能把陆总的人往我们那送?你这不是害我们吗?!”

花儿姐此刻也是震惊的,她茫然地问,“啊?”

迟温什么时候成了陆总的人?

她怎么不知道?

“来这儿打人?”陆戎铮看了眼面前低着头的小丫头,她素着脸才看出年纪不大,低着头,露出的下巴被黑色旗袍衬得很白。

“不是。”迟温小声开口,“我跟花儿姐说了,我不做那个,但她还是让我……”

余下的话她没说完,但陆戎铮已经听懂了。

他偏头看向花儿姐,口吻很淡,嘲意却十分浓重,“我倒不知道,这儿还做起逼良为娼的买卖来了。”

花儿姐冷汗都下来了,忙上前认错,“是这样的,四楼今天人手不够,我就去楼下借了几个人,误会……客人误会了,怪我没说清楚……”

她三言两语插科打诨想把事情蒙混过去。

陆戎铮不理她,径自看向那几个被打的客人,声音淡漠,“她,有没有说过不做。”

几个脸上带伤的客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开口。

“没人回答?”陆戎铮的声音充满了压迫感,他微微抬手,身后的助理立马上前,被打的那几个客人不知道他做什么,但是被这场面吓到了,立马冲上来道:

“说了说了!”

“是说了,还说您今晚叫她上去。”

“哦?”陆戎铮听到这倒是有些意外,“然后呢?”

几个客人哪还敢接着讲,大气不敢出地站在那。

这种事往常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娱乐场所,这种事情在所难免,但是大家怎么都没想到,这次踢到铁板,被服务员打了不说,服务员的靠山竟然还是陆戎铮。

花儿姐出来打圆场,“陆总,误会一场,都是误会。”

“赵金花。”陆戎铮开口,嗓音很冷,“收拾收拾,你可以走了。”

花儿姐愣在那。

陆戎铮转头看向那几个客人,眸底的冷意更重,“我不喜欢有人把我的地盘搞得乌烟瘴气,这几位,进黑名单。”

几个客人登时怔住。

他们都是消费了达到百万以上才达到四楼这个级别,现在把他们踢出去,以后他们在江城就根本没脸见人。

“陆总……”几个客人还想说话,陆戎铮已经转身走了。

他步伐极大,一直走到电梯口,迟温才反应过来,犹豫着跟了上去。

人群一散,花儿姐瞬间失去支撑似地瘫软在地。

周围的人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

“刚刚那个服务员谁啊?”

“陆总好像认识她?”

“是啊怎么回事?陆总怎么会认识她?”

电梯门合上,隔绝了外面所有的喧哗。

迟温站在电梯里,看着金属门里自己披头散发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想整理一下,但是整个电梯的氛围都十分压抑,她动也不敢动。

她眼睛轻轻向上看了眼金属门里映照出的那张脸,陆戎铮面无表情,眼神冷淡,眉间隐有戾气,他薄唇抿着,一张脸阴沉又冷酷。

电梯再次停在七楼门口。

陆戎铮跨步进去,迟温却迟疑地停在门口,这扇门她不敢进去。

陆戎铮却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似地,当先跨进去后,淡淡的声音传出来,“进来。”

即便陆戎铮刚刚算得上帮过她,迟温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花儿姐在这干了至少七八年,他直接一句话就把人给开了。

这人何其冷酷。

迟温注意到,那个跟她打过的保镖也不见了。

她猜不透陆戎铮的想法,只能小心翼翼地抬步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

昨天打麻将的那群人不在,整个七楼空荡安静,脚步声都显得异常清晰,迟温放轻步子,一直跟在陆戎铮身后,直到他坐在沙发上。

即便他坐着,迫人的气场依旧不断从周身传来,迟温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那不敢动,生怕陆戎铮开口叫她赔钱,刚刚包厢里砸烂了不少东西和酒。

在这才干了三个月,那些工资肯定是不够的。

“说说,为什么来这里当服务员?”陆戎铮声音偏低,质感磁性,离得近,摩挲在耳里,听着十分好听。

不看那张脸,单单听声音是让人心神愉悦的,但是对上那张漠然冰冷的脸,迟温心里就有点打突。

她小心翼翼地回,“……工资高。”

“还有呢?”他一双眸漆黑,里面没什么温度,也就辨不清他此刻到底是何种心情。

迟温想了想,补充道,“……有小费。”

陆戎铮目光顿在她脸上,“只有这些?”

和昨晚那张化了浓妆的脸不一样,此刻的迟温面色白净,只嘴角有些发红,长发凌乱披在肩上,愈发衬得那张脸白皙小巧。

迟温犹豫着,轻声说,“……还有年终奖。”

陆戎铮:“……”

边上的助理险些噗嗤一声笑出来,死死咬住嘴唇这才忍住。

“确切来说,就只是为了钱?”陆戎铮整个人向后靠坐在沙发上,漆黑的眸一瞬不瞬盯着迟温。

迟温轻轻地点头。

“那为什么,刚才不跟了那几个客人?”陆戎铮声音很淡,仔细听有种漫不经心的疏懒,可迟温却偏偏从中听出一丝嘲弄,“他们会给你很多钱。”

“我要钱,但不要那种钱。”迟温看着陆戎铮道,“我知道那样赚钱很快,但……那样不对。”

“所以,你这样是对的?”陆戎铮神色淡淡,“上班期间,对客人动手,这样在你心里是对的?”

迟温沉默,片刻后,她低头认错,“是我的不对,但是……”

赔偿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可以,她当然不想赔偿。

“但是?”陆戎铮睨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