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瑶叶韵小说全文 余瑶叶韵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余瑶叶韵小说全文 余瑶叶韵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余瑶叶韵是著名作者巫山不是云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下面看精彩试读!余瑶听得很尴尬。但叶韵丝毫不动,自然转移了话题。今天陈米的价格是多少?陈米便宜,今天两文钱一斗。曹老板伸出五根手指。余瑶在脑海中想了想,这个朝代叫盛唐,不是她记忆中的唐朝,而是依然繁荣。各种价格相对便宜,金钱的购买力惊人。

《农家小妻马甲多》 第4章 第4章能带我去吗 免费试读

“一个人在屋里怪无聊的,出来看看。”

余瑶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挤进灶房里,蹲在云烨的身旁。

看到她鼻子冻得通红,云烨从锅炉里扒拉出来一个烤红薯,递给她,“家里没什么吃得了,你先垫垫肚子,等会儿姜汤煮好了,我就去上集买些食物回来。”

红薯烤的很透,香喷喷的。

余瑶接过来,掌心里顿时暖和起来,闻言,她一边吹着手里的烤红薯,一边问:“你要去镇子上吗?”

“嗯。”云烨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能带我去吗?”余瑶巴巴地问。

她看得出来云家很穷。

云烨的腿脚不好,家里的地也不多,吃喝都不够用,捉襟见肘,她若出去还能想办法挣点钱。

她不是原身,没办法做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云烨看她一眼,却拒绝了,“你着了风寒,先将养两天,等身体好些再说。”

“没事,我都好了。”余瑶立即道:“你把我留在家,我一个人也怪无聊的,你就带我去吧。”

瞧见余瑶红彤彤的眼睛,可怜兮兮的,云烨鬼使神差地道:“带你去可以,但你得保证不乱跑。”

他这是怕余瑶是找借口去镇子上,想逃跑不成?

余瑶有点哭笑不得地点点头,保证道:“你放心,我肯定紧跟在你屁股后面,哪都不去。”

说着,她把红薯掰成两截,一半递给云烨。

云烨没有立即接过来,而是抬眸看着她,似乎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

余瑶笑眯眯地道:“既然家里没什么吃的了,那你也吃点,垫垫肚子吧。”

云家人对她好,她也不能无动于衷,自己把这唯一的红薯吃干净,却要云烨饿肚子,算怎么回事。

云烨依旧没接,“我不饿。”

“吃吧,这么大一个,我也吃不完。”余瑶直接将红薯塞到他手里,然后就捧着自己那半个,笑眯眯地啃起来。

云烨望着手里的半个红薯,倒是没再拒绝。

红薯烤的很香甜,入口甜丝丝的,一抿就化,余瑶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

吃完了红薯,姜汤也熬好了。

余瑶被云烨看着,喝下一大碗的姜汤后,两个人慢腾腾地往镇子上走。

距离荷花村最近的镇子,是二里地外的花神镇,因镇子附近多花圃而得名。

二里地并不算太远,脚程快的话,一刻钟基本上就到了。

但云烨右脚不便,走得要比寻常人慢一些,他们俩走了足足两刻钟,才走到了镇子上。

花神镇不大,但镇子里的铺子卖得东西应有尽有。

云烨要买一些粮食,但家里的钱财有限,只剩下几个铜板,吃了这顿下一顿在哪儿都不知道,只能先去买一些便宜的陈米。

云烨轻车熟路地带着余瑶,到了一家米铺。

老板一看到他来,便知道他是来买陈米的,笑道:“小桁哥儿又来买陈米了?”

“曹大哥。”云烨微微颔首,客气地唤了一声。

“今日的陈米正好还有一些,你要多少?”曹老板笑着张罗着,一脸笑眯眯的,没有丝毫看不起云烨的样子,倒是让人心生亲近。

说着,他看到跟在云烨身后的余瑶,颇有些意外地道:“这位姑娘是?”

“内子。”云烨道。

“原来是小桁哥儿的媳妇啊?今天怎么跟着上集来了?”曹老板知道云烨成亲,却没见过余瑶,打量了余瑶一眼,笑道:“小桁哥儿福气不错呀。”

云烨淡笑。

余瑶也笑了笑,却有点心虚。

娶了原身这么个媳妇,对云烨来说,哪里是福气,简直是天降灾难。

不过这些曹老板都不知道,见他们小两口一块来镇子上,还以为他们小两口感情不错,便随口问了几句,他们是否有孩子,诸如此类的话。

余瑶听得颇为尴尬。

云烨却岿然不动,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今日陈米价格多少?”

“陈米便宜,今儿二文钱一斗。”曹老板伸出五根手指。

余瑶在脑海里思考了一下,这个朝代叫做盛唐,非她记忆中的唐朝,但依旧兴盛,各种物价相对低廉,钱财的购买力十分惊人。

云烨揣着几个铜板,道:“那来一斗吧。”

“今儿陈米剩的不多了。”曹老板看了看米斗里的陈米,道:“约莫着就剩下一斗多,便都给你了吧,收你两文钱。”

云烨腿脚不便,家中经常揭不开锅,曹老板是知道的,他也喜欢云烨的脾性,算是忘年交,每每云烨来买陈米,他总是添一些饶头。

云烨过意不去,婉拒,曹老板却不肯依,非要将米斗里剩的差不多有两斗的陈米,当做一斗给云烨。

瞧见云烨难得露出囧色,十分过意不去的样子,余瑶眨眨眼,打量着曹老板的面相,曹老板就是典型的农村汉子,面色晒得黝黑,笑起来倒是十分阳光,但他父母宫却不大好,隐有凹陷青黑之色。

父母宫在额角两侧,为日角和月角,日角主父,月角主母。

曹老板月角凹陷,主母近来会新丧。

余瑶仔细判断了一下,在云烨接过曹老板装好的陈米时,她温笑着道:“曹大哥今日的生意不必做得太晚,早些回去看看家里人吧。”

曹老板是个好心人,她也乐得指点一二。

他们这一行,本就是替人趋吉避凶,但余瑶现世的时候,已很少出山。

不是因为她说得不准,而是太准。

一卦难求,她也懒得去费那些精神,在门派里教养弟子就挺好的。

若非看在曹老板那么帮助他们的份上,余瑶也懒得开这个口。

曹老板愣了一愣,似乎不知余瑶说得是什么意思。

云烨拿着米袋,亦是不解地望着余瑶。

余瑶却也不解释,冲云烨眨眨眼道:“买到米了,咱们要回去吗?”

云烨顿了顿,见她没有要说的意思,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先不回去,去买些菜。”

余瑶小鸡啄米地点点头,一副乖巧的小媳妇模样。

云烨心里的异样感更严重,总觉得余瑶这一次落水,有点不大寻常,但他并未说什么,朝曹老板拱拱手,便带着余瑶朝杂市集去了。

在他们转身的时候,余瑶朝曹老板露出一抹笑。

曹老板总觉得余瑶那笑,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他挠挠头,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惦记着余瑶那一句话,让他回家看看家里人。

像是疯魔了一样,越是惦记,这话越是萦绕在他耳畔。

加之余瑶那一抹笑,曹老板心里突突地一跳,脑门一热,索性关店回家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