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暖卿秦小约主角小说叫什么 妃常绝色:战王请下嫁免费阅读全文

余暖卿秦小约主角小说叫什么 妃常绝色:战王请下嫁免费阅读全文

妃常绝色:战王请下嫁男女主角为余暖卿秦小约,由还魂接引人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言小说,已上架快看。有人曾问她,不撩人会死吗?她说,当然会死!真的会死!奇怪的契约绑定生命,她奉“命”撩人,惹了满身的桃花债……高冷禁欲的师尊、阴柔冷艳的花魁、纯振金打造的直男……能招惹的美人她都招惹了一遍。当直男表白,霸总示爱,她却不想负责。直到某人大怒放言:秦小约再敢撩人!我打断她的腿!腿和命哪个重要?当然是美男重要!对视某人的眼神,秦小约退步:“美男一个就够。”

《妃常绝色:战王请下嫁》 第1章 免费试读

天刚蒙蒙亮,院子里下人洒扫的声音轻手轻脚。

秦小约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很快,床帐被侍女掀起,那侍女将年幼的秦小约抱了起来。

“小姐这么早就醒了。”

秦小约依靠在侍女的怀中,点了点头,嘤呜道:“嗯……”

“大夫人刚起,小姐若是想大夫人奴婢这就为小姐梳妆。”侍女的语调轻柔,秦小约的睡意好像又因此沉了不少。

“梳妆吧,我要去找娘亲玩。”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梳了个双丫髻,红色的头绳垂下一串流苏在肩膀,浅粉色的齐胸襦裙上绣着盛开的桃花,***嫩的小姑娘举止优雅,眼中含笑。

绕过花园,走到大夫人的院落,远远地便看到大夫人正坐在亭子里饮茶。

“娘亲!”秦小约提起裙边,跑到大夫人的身边请安。

“怎么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大夫人余氏,浅浅一笑的,给秦小约倒了一杯温茶:“晨起先饮水。”

秦小约端着水咕嘟嘟饮了一口,清甜无比!

“好喝!”

余夫人拍了拍秦小约的头:“你啊,仔细着点。”

秦小约嘿嘿一笑。

余暖卿,暮洲城余总兵的独女。

余总兵没有儿子,独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要宠到天上去的,眼看自家女儿到了成婚的年纪,余总兵可是精挑细选,寻了个好人家要把女儿嫁过去。

刚坐上花轿,女儿就被抢了。

抢他宝贝闺女的是个三大五粗的汉子,但是生得俊俏,对他女儿也是极好。余总兵刚领兵过去要把闺女抢回来的时候,闺女发话了。

“他是个忠厚的,抢我的不是他,是二当家。女儿其实还挺喜欢他。”

余总兵权当自己女儿是猪油蒙了心了。

谁知那汉子也是对天发誓,说要一辈子对她好,跪着求他这个老丈人接纳。这都逼到这份上了,还能怎么办?

只能让那汉子上门入赘了。

“暖卿啊,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高大的汉子手执长枪大步而来,将长枪随手一放,坐在了大夫人的身边。

俊朗的面容带着笑意,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大夫人,从不曾离开。

大夫人垂眸害羞,旋即拿起帕子为他擦汗:“这不是怕你饿么,早点起来早点吃饭。”

兰花香味四溢,大夫人的帕子拭过的地方,皆留下一抹清香。

汉子握住了大夫人的手:“我等会儿冲个凉,夫人莫要劳心为我擦汗了。”

夫妻两你侬我侬,眉来眼去好不甜蜜,秦小约吐出舌头,打趣道:“爹爹不害臊!”

秦父瞪了一眼秦小约:“小屁孩知道什么!功课都做了没?你师父咋还没起来!快去把他叫醒!”

转过头,秦父又笑嘻嘻的看着大夫人:“夫人,我先去洗个澡,待会儿咱们一起用膳。”

“去吧。”

秦小约摇了摇头:“爹娘可真是恩爱呀,恩爱到都快要忘了你们有个女儿了。”

每次秦父和秦母在一块的时候秦小约都有一种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感觉。

“怎么会。”大夫人盈盈一笑,她本来就好看,这一笑更有天地失色之感。

“今日娘亲教你《礼记》……闻始见君子者,辞曰……”

……

晌午,日头渐大,秦小约喝了一碗绿豆汤,正坐在廊下乘凉。

秦父手里拿着钓竿,与秦小约的师父正一路走来。

“小约,别躺着了,走,和爹爹去钓鱼!”

秦小约摆了摆手:“我不去!天气太热了。”

身边的侍女闻言,加快了摇扇子的速度。

“小小年纪这么懒洋洋的。”

秦父与白衣偏偏的师父转角而去。

“师父你也去啊?”

“是啊!”

……

秦小约捻了捻衣角,最终还是安心地躺在了躺椅上。

“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瞎折腾什么。”

嘟囔两句,身边的风声呼呼,慵懒的秦小约闭上了眼,沉沉入睡……

梦里她在天际遨游,看遍天下山海洪泽。

有一片桃林,香氛馥郁,林中站着她的娘亲,抬头笑盈盈地看着她。

陡然,一阵下坠感,眼前一黑,耳边的声音变得聒噪。

“小姐!小姐快醒醒!”

秦小约睁开眼眸,入眼的是一片火海……

侍女抱住了秦小约,不停奔走。

秦小约看着那片火海,大脑里一片茫然。

“怎么走水了!快灭火啊!”

秦小约挣扎着要下来,侍女却用力地抱住了秦小约:“小姐别动……”

侍女忽然停下了脚,不跑了,寻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秦小约转过头,看着前厅。

前厅站着几个人,腰际好像挎着大刀,在烈火之中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那是爷爷么?”秦小约一身铠甲的余总兵。

“是……那是大老爷。”侍女看着面前的场景,呆住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余总兵声若洪钟,手中的长枪指着面前的头领。

家中妻小都需要他的保护,他不能退步。

那人提着大刀向余总兵砍过来,余总兵长枪横在身前,当地一声,震得秦小约耳朵疼痛。

“老头身手不错,竟然能接下本大爷一刀。”

那厮手中的刀一挥,余总兵转身闪躲,可第二刀却躲不开了……

刀砍在余总兵的肩头,铠甲也挡不住他的刀锋……鲜血喷涌而出,余总兵失衡地跪在了地上:“额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余总兵扶着自己的左手,看着面前的男子。

“哼……你不会知道的。”刀锋抽离,划破了余总兵的脖颈,他倒在了地上。

头盔掉落,露出苍白的发丝……

秦小约躲在角落,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小姐……小姐不能哭出动静了……”侍女捂住了秦小约的嘴,尽可能的保护秦小约,不让人看到他们。

目睹着一切的秦小约只觉得心口抽动……她想喊出来,但是喊不出声,好像有一块石头卡在了嗓子眼。

怎么会这样?怎么忽然就来了这么一群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年幼的秦小约忽然想到什么:“娘亲……娘亲!”

不知道秦小约哪里来的力气,秦小约挣脱了侍女的怀抱,向着后院跑过去。

“那有个小孩跑过去了,去看看!”

秦小约跑得很快,后面的人愣是追不上她。

她犹豫了一下,如果现在去找娘亲的话,那不是把这些人都引到那边去了吗?不行,绝对不行……

绕过后院,秦小约熟练地绕道,跑到了大门口……

大门紧闭,没有人能看到里面现在的场景。

除了滚滚浓烟……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秦小约也没有办法出去。

已经被逼到了死角了……

“这个小屁孩还挺能跑!哼……”

“杀了她吧,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他们提着刀,向秦小约一步步走来。

周围乱糟糟的,好多人在跑,好多人死在砍刀之下。

厨房的孙阿婆手里还提着篮子,好像是刚买菜回来,她老了,身子骨重,根本跑不动……两三步便被人追上,一刀砍在了她的后背,倒在了地上。

洒扫的刘小六正值壮年,手里拿着扫帚与其对抗,不过刹那,便满目鲜血……

还有喜欢偷懒的苏小哥……这是秦小约看他跑得最快的一次了,希望他能逃出生天吧……

秦小约握紧了拳头,拧眉看着面前的壮汉。

要是这个时候师父在就好了。

秦小约心想。

如果师父在,面前这些人一个都活不下来了!

可是现在他不在。

“小约……小约你在哪?”

大夫人狂奔而来,看到秦小约所在之处,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拦在秦小约面前的几个壮汉,一把抱住了秦小约。

“哟,这不是余总兵的独女么?正好,一起杀了!”

“不要!”秦小约想要阻止,可是他们的刀已经砍了过来,根本不容秦小约阻止。

抱着秦小约的大夫人身子一顿,她收紧了几分抱着秦小约的力度。

兰香馥郁的她被鲜血染红,血腥味溢满了秦小约的鼻腔。

“小约……你一定要活下来。”大夫人生疼,眼角的泪水滑落,滴在秦小约的面颊。

又是一刀砍在后背,大夫人的力气小了不少,怀抱渐松。几乎就是一刹那的事,大夫人的脸色变得苍白,瞳孔无光。

“娘亲……娘亲你不要死……你们不要再动手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娘亲……”秦小约抱紧了大夫人,想救她却根本救不下来。

温热的血浸透了大夫人的衣裳,她将秦小约护在身下,身姿未有偏移。

“答应我,小约……要好好活下去,你一定可以的……”

“居然还没死,哈哈哈哈哈哈……还真是女子本柔弱,为母则刚啊!”

秦小约看着那人的面庞,凶神恶煞,一道刀疤横在左眼。哈哈大笑的时候咧开嘴,露出一口黄牙……看得秦小约一阵恶心。

“继续!”

数刀砍在大夫人的后背,秦小约颤抖着呼唤着娘亲,可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回应……

“娘亲……”

“娘亲!!!”

小女孩嘶吼的声音响彻天地,大门外,一白衣男子飞身而入,护在了秦小约的跟前。

“别怕!师父来了!”

他来了……

可是……太晚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