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远周湘璃周金莲大结局免费阅读 张远周湘璃周金莲全文小说

张远周湘璃周金莲大结局免费阅读 张远周湘璃周金莲全文小说

张远周湘璃周金莲是著名作者红色小企鹅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芹菜一斤二十三块钱,扁豆一斤六十七块钱,大蒜……”胡雪吓得小脸儿一惊,张远给出的价格,可是比市场价高出了十倍啊。金老板也愣住了,他开饭店十几年,每天亲自来买菜,还是头一回遇见张远这种菜贩子。

《乡野龙婿》 第2章 玉佩的秘密! 免费试读

屋里的吵嚷声也戛然而止,无论是李秀娥,还是赵大海,全都大喜过望。

“金莲,你真有喜啦?”

赵大海激动坏了,抱住周金莲亲个不停。

周金莲不禁有些愕然,想起成亲那日,赵大海用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把她娶进家门。

最初的一两年,就算赵大海嗜酒成性,脾气暴躁,可待她也还算好。

所以导致两人婚姻近乎破裂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没有孩子。

假如她早就找上张远…

“老天爷有眼啊,以后谁再说我三女儿,是不会下蛋的老母鸡,我就跟他拼命!”李秀娥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胸口压了多年的一口恶气,终于吐了出来。

可是李秀娥不经意间,看见张远站在院子里,立马就没了好脸色。

“你这个废物,不看着牲口,大早上来家里干嘛?”

要不是周金莲宣布自己有喜,李秀娥已经操起棍子,乱棍把张远赶出去了。

“娘,梅雨季就要到了,你有风湿,我专门上山给你采了一些草药,熬好了给你送过来……”张远站在院子里,不敢进屋。

五年了,除非是过年过节,否则周家不允许他进屋。

李秀娥五十几岁,早就发福了,像一头野猪。

她看了一眼张远捧在手里的药罐子,撇撇嘴巴,根本不想领情。

周金莲却说道:“娘,好歹也是远子的一片心意,你就把药喝了吧!”

赵大海也面带笑意:“是啊,远子,进来吧,我要当爹了,哈哈哈!”

别说是周家,放眼整个卧龙山村,也没几人瞧得起张远这个倒插门女婿。

赵大海自然不例外,以前见到张远,吐口水都是轻的,一不高兴,还会对张远动手动脚。

可今天不一样,赵大海心情格外的好,连看张远都觉得顺眼了。

张远见李秀娥没说话,就当是默许了,这才端着药罐子踏进屋门,却见门口地上有一盒烟,是赵大海平常抽的牌子。

应是刚才李秀娥和赵大海争吵时,赵大海丢在地上的。

“三姐夫,是你的烟吧!”张远把香烟捡起来,递给赵大海。

“谢谢啊,远子!”赵大海很自然的接过去。

“你太客气了,别……别谢了吧……”张远狠狠抽了几下嘴角。

赵大海还谢谢他呢。

要是让赵大海知道,刚才张远和周金莲……

“娘,我和赵大海就先回了。”周金莲心疼地看了张远一眼,又说道:“远子这么孝顺,以后就对他好一点吧!”

李秀娥不耐烦地道:“无事不讨好,你就别多管了,回去好好养身子吧!”

只等周金莲和赵大海离去。

张远把药罐子放在桌上:“娘,药是温的,你快服下吧。我爹生前是咱们十里八乡有名的郎中,这是他留下的偏方,对风湿有奇效!”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来我们周家倒插门都五年了,早就知道我有风湿,到这时候才把你爹留下的偏方拿出来,是不是成心的?!”李秀娥很是没好气。

“娘,不是……我……”张远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是什么啊,跟个傻子一样!”李秀娥斜了一眼张远,端起药罐子,边喝边说道:“说吧,是不是有事情求周家。我可提前跟你说了,别的事情没准还有商量,可是钱嘛,你别想要周家一分钱!”

“嘿嘿!娘,还真是钱的事儿,我小妹马上就要开学了,还差一千块钱学费……”张远咧嘴一笑,笑的很是苦涩。

“要钱?还想要一千块钱?”李秀娥一听就炸了,直接把喝了一半的中药,剩下的泼在张远脸上。

“开口就要一千块,你是怎么敢的啊?周家养你这个废物,还要养着你小妹啊?滚吧,没人稀罕你的破药,以后也别再提这件事了,提也没戏!”

‘咣当’一声,李秀娥骂完,又把药罐子摔在地上。

可张远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是没听见我说的话吗?非得让我把你打一顿不可?!”李秀娥说着,真就摸了一根棍子。

“娘,等……等一下!”张远忽然一把抓住抽下来的棍子,一脸不可思议。

刚刚李秀娥把药泼在他脸上,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又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张远不敢相信地看着李秀娥,脑海里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信息,因风、寒、湿等邪气入体,导致风湿,治愈或不治愈、或加重?

这是什么鬼?

“好啊,你这个废物敢还手了是吧?”李秀娥根本不清楚状况,可是用尽了力气,愣是没把棍子抽出来。

“哎呦!”

因为动作大了一些,李秀娥因为风湿,忽然觉得胳膊骨关节发痛,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张远怔怔地看着备受风湿折磨的李秀娥,犹豫了好一会儿,选择了治愈。

神奇的是,李秀娥马上就停止了喊叫。

而张远脑海里,有关李秀娥患有风湿的信息,也都消失了。

这……

该不会真的把李秀娥风湿病,给治好了吧?

可李秀娥哪里知道这是张远的功劳,不觉得痛了,夺过棍子,又在张远身上狠狠抽了几下。

“连我的话也不听了,你这是要造反不成,要钱没有,还不快滚啊!”李秀娥骂道。

只是被抽了几棍子,张远后背就已经出现了淤青,疼的龇牙咧嘴。

张远的脑海里,也再次浮现出有关自己的信息,因外力伤害,出现淤血,治愈或不治愈、或加重?

张远为了验证,这到底是真是假,毫不犹豫选择了治愈。

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后背的淤青真就瞬间消失,一点儿也不再觉得疼。

“难道是这块玉佩……”张远不由得想起,刚刚这块祖传玉佩吸血的一幕,又惊又喜。

假若他真的拥有了神奇医术,想要飞黄腾达,岂不是指日可待?

还靠什么周家啊!

“娘,那我先走了!”张远开心的合不拢嘴,临走前脑海里又出现有关李秀娥的一条信息。

因吃辣过度,长期便秘,外加淤气入体,导致痔疮,治愈或不治愈、或加重?

想想李秀娥刻薄的嘴脸,张远果断选择了加重,便扬长而去。

“这废物莫不是被我打傻了?”李秀娥一脸嫌弃,都挨打了,还笑得出来,这不是傻是什么?

“哎呦!我屁股怎么突然这么疼啊,还冒血了……”

忽然,李秀娥又是痛叫一声,花色的肥裤子后面,已经被鲜血染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