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温陆戎铮结局是什么 迟温陆戎铮免费阅读全文

迟温陆戎铮结局是什么 迟温陆戎铮免费阅读全文

迟温陆戎铮是作者薄荷水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迟温陆戎铮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迟温第一次遇到那位传闻中性格阴晴不定的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七楼。她铤而走险地将闺蜜带了出来。第二次遇到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四楼,她站在包间门口,披头散发,衣服盘扣散了一颗,整个人狼狈不堪。陆先生隔着人群冲她淡淡地道,“怎么,要我下来请?”第三次,她窝在陆先生的沙发上,隔着距离,打量男人俊美无铸的脸孔,脑子里止不住地想:好饿啊。陆戎铮以为收在身边的女人是个隐藏的杀手,后来发现,这个女人心心念念……就为了从他手里拿高工资。还有年终奖。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第3章 免费试读

迟温转头看向花儿姐。

花儿姐媚笑着说,“这可是楼下新来的,可能服务不是很周到。”

“没事儿,我就喜欢新人。”客人笑呵呵的,其他人听了这话也都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迟温预感不妙,她想走,但手被客人扯着,不能发脾气,也不能动手,唯一的途径是花儿姐带她离开这。

但花儿姐俨然不可能带她走,她笑着叮嘱迟温,“那你在这好好的伺候。”

“花儿姐,我不做那个……”迟温抓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

她知道留在这会发生什么。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她看得懂身边客人那双眼底的邪念。

花儿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行行行,我知道,你呢,就安心地陪李哥喝酒。”

说着,她冲那位姓李的客人眨了眨眼。

李哥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拉着迟温说,“来,别怕,我们就坐下喝喝酒聊聊天。”

迟温防备地坐下。

李哥倒了杯酒递给她,“来,喝点。”

包间其他服务员喝了酒都有些面色跎红,几个客人手脚愈发不规矩起来,边上的李哥也轻轻把手搭在她肩上,迟温心下微跳,蓦地站起身来,“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李哥拦在那,没让她走,表情却冷了下来,“怎么?嫌小费少?”

“不是。”迟温挤出微笑,“我一般都是端酒的,不做……聊天喝酒的工作。”

“我今儿还就非得让你陪我坐这喝酒!”李哥把酒杯嗒一声放在大理石桌面上,清脆的响声顿时引来其他人的侧目。

迟温僵站在那,其他两个男客人见状走了过来,一把压下迟温的肩膀,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往她嘴里倒。

“装什么啊,李哥叫你喝你就喝!”

迟温闪避着,这儿的酒不能喝,客人手里有东西,只要喝了这里的酒,她出去的机会就约等于零了。

她忍不住想动手,在动手之前,脑海里蓦地想起一张淡漠的脸。

迟温忽然喊了一声,“陆总叫我今晚上去!”

周围突地寂静下来,片刻后,大家全都一哄而笑。

“整个江城谁不知道陆总从不找女人,你这小丫头倒是厉害,一张口,就敢说陆总找你。”

“是啊,口气不小。”

“真会开玩笑。”

“这要是七楼那位爷叫你过去,你们花儿姐还敢把你往我们这儿送?”

这话一出,包间里的众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包括几个女服务员。

“真的。”迟温看着面前的李哥,“我没有骗你。”

李哥原先还笑着,听了这话,顿时面目变得狰狞,“合着你的意思就是想伺候七楼的陆总,瞧不上我呗?!”

迟温原本只是想拿陆先生的名号吓退他们,万万没想到,起了反作用。

包间里的客人全都沉了脸,把身边的服务员全都赶了出去。

只留迟温一个人。

“来,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丫头,哪来的资本瞧不起我们!”

“先生……”助理关乒匆忙上来,“迟温去了四楼包间。”

陆戎铮坐在沙发上,单手翻看着迟温的信息资料,没看出什么名堂,倒是对她一夜之间就能进入四楼的手段轻轻挑了挑眉。

按照昨天来看,原以为这人是冲他来的,可明明叫她今晚上来,她又偏偏去了四楼。

难道说,四楼才是她的目的?

一旁平板上还放着昨晚的视频。

另一边资料上,是助理拿去找人针对迟温和保镖的打斗场面,为迟温的招式做了分析和讨论:

【这是柔道。】

【我觉得有点像太极。】

【太极没有这么刚,我觉得像是独门自创的功夫,和柔道也不太像。】

【不过看这身功夫,应该是从小就练的。】

从小就练?

杀手?

陆戎铮把资料丢在桌上,站起身来,“走。”

助理赶紧跟上,“先生,我们去哪儿?”

“去四楼瞧瞧。”

助理诧异了片刻,随后才赶紧收起脸上的表情快速去按电梯。

电梯门打开时,花儿姐还在和几个客人站在电梯口媚笑着聊天,一抬眼瞧见电梯里的人,她一瞬间以为看错了,等对方淡漠的视线扫过来时,花儿姐这才惊愕地推开身边的客人,赶紧换上恭敬的表情小碎步跑了过去。

“陆总,您怎么下来了?”

陆戎铮平时几乎不会下来,底下的人一年都见不到他几次面,花儿姐见到他先是紧张,再就是不安惶恐。

生怕哪儿惹他不痛快。

这位爷性子阴晴不定,稍有不察,可能就惹怒了他。

而惹怒他的后果就非常严重。

花儿姐正要打电话叫其他人注意,就见前方一个包间里传来喧闹声,紧接着,一个男人像是被人一脚踹了出来,直接撞在墙上,随后包间里又陆续爬出几个客人,几人脸上身上都是伤,一边起来一边喊,“救命啊!!”

花儿姐整张脸都吓得扭曲了起来。

老板好不容易下来巡视一回,结果就让他撞见有人打架。

她吓得声音都尖锐了几分,“陆总,那边我过去处理,应该是喝醉了,没事。”

她踩着高跟鞋刚走到包间门口,就见到迟温披头散发地走了出来,她身上的旗袍扣子被解开了一颗,那朵橙色的玫瑰花也早就被人踩在地上踩烂了。

花儿姐看了她一眼,再看看被打得瘫痪在地的客人,哪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当即就指着迟温骂道,“我看你活腻了,你敢对客人动手?”

迟温看了眼地上的客人,外面吵闹声很大,引来不少人,她略低着头,冲花儿姐说,“我说了,我不是做那个的。”

那几个被打的客人看见了花儿姐,赶紧冲过来,抓着花儿姐的手臂道,“这个女的会功夫!会打人!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看她把我们几个打成什么样?!”

花儿姐连声道歉,转过身看见迟温那张脸,气得扬手就要扇过去。

中途猛地想起陆总还在身后,她一把扯过迟温,“你给我先下去,我待会找你算账!”

她声音咬牙切齿,透着股狠意。

长廊上人满为患,却有人认出陆戎铮,纷纷惊呼出声,“那是陆总?”

迟温听见动静,也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人群中,那人个头极高很是显眼,最惹眼的是那张脸,长廊灯光昏黄,落在他脸上,柔和了几分他的面孔,唯有那双眼睛始终淡漠无温。

他就那么隔着人群,看着迟温披头散发地愣在那,这张脸没化妆他险些认不出,唯一认出的是那双干净的瞳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