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草厉泽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草厉泽安最新章节

沈草厉泽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草厉泽安最新章节

沈草厉泽安是作者青杏小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沈草前世为了父母家人倾尽所有,得到的却只有家人的冷漠无视。重活一世,她决定只为自己而活,只想快点把自己嫁出去,不再渴望那些所谓的亲情。但是好奇怪,前世明明对她视若路人的父母兄弟,今生却一个个争着来对她好,这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她明明要嫁的人是性格温和的神医,怎么盖头一揭,新郎却变成了那个毒舌傲娇处处跟她作对的太子了?!真是见了鬼了!刚开始的时候,厉泽安皇太子对沈家那棵小草一点好感都没有,评价她:“性子又犟,脾气又怪,谁娶她谁倒霉!”后来——“艾玛真香,我媳妇儿又温柔又可爱,谁敢说她一句坏话,孤诛他全家!”

《重生后,我成了首辅家的团宠》 第4章 免费试读

沈草听话的去跪祠堂了。

她需要一个无人打扰的安静空间,能让她好好捋一捋思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前世父亲被罢官以后,家中几个哥哥都先后遭人暗算,沈家自此一落千丈,再也没能翻身。

而家中最惨的就是她。

沈家倒了,没有了任何收入来源,全靠她拼尽全力没日没夜的绣花做活,挣钱给哥哥们治病、保父母衣食周全,最后为了给父亲治病,被沈玲珑嫁给了一个家暴男,不到三十岁就被折磨得香消玉殒……

所以一切的根源还是在于父亲的官职能不能被保住。

如果他还是那个在高高在上的沈阁老,家里这些子女就不会遭遇这样那样的横祸。

那么从现在开始,她就要做两件事,一件,要保住父亲官职;

第二,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事,那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保住父亲官职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容易。

她只要在寿宴开始之前劝太子换掉那个会惹祸的寿礼,就能保住太子。而保住了太子,也就高枕无忧了。

至于第二条……

为儿子和自己报仇需要从长计议,现目前倒是有件事亟待去做,有个恩情需要去还。

她前世的那位恩人何大夫,现在就有一个劫难要来了。

她得帮他解决了。

前世的这个时候,何其善在京城已经小有名气。他斯文有礼待人和善,看诊问病都格外耐心细致,医术又好,因此虽然年纪不大,但在京城的医者圈里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甚至太医院都想要招揽他,看得着的前途一片光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有人嫉妒上了何其善。

刚巧那个时候长公主金阳的驸马爷患上了蛇缠腰,痛得整日整夜的叫。长公主听说了何其善的名声,把他请去了公主府给驸马诊病,何其善诊断出来此病用乌木沉香可治。

这本来是一桩平常事,可是有同行嫉妒何其善,偷偷调换了他手里的乌木沉香,导致驸马的病越治越严重。

公主大怒,把何其善关进监牢两年。两年后何其善出狱,虽然也能继续行医,但经过这场磋磨,他心气已失,昔日积攒下来的人脉和声望也已经消失无踪,因此郁郁不得志,终生再无出头之日。

沈草算着时间,这个时候何其善应该就快要去给驸马看病了,如果自己能够提前一步找到真药材并给他送过去,提醒一下他,应该就能帮何其善避免前世的厄运。

说干就干,第二日早晨起来吃过饭,沈草就带着绵绵出了门。

出了白轩阁,没有右拐去祠堂,反而直走往大门过去了。

绵绵急了,“小姐我们要去跪祠堂……”

沈夫人昨天才吩咐小姐去跪祠堂,今天小姐就公然违背夫人意思,这要被夫人知道了,哪会有好果子吃?

沈草笃定前行:“跟我走就是,保证不让你挨罚。”

绵绵就皱着一张小脸,苦哈哈的跟在沈草后头走,心里一直祈祷,千万不要碰着什么人呐!

她自欺欺人的想着,只要没人看见她们,她们就可以辩称说自己一直在府里。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怕什么就会来什么,她们在二门那儿就正正好碰上了四公子沈巍炫和二小姐沈玲珑!

绵绵头皮都炸了,感觉自己要完了,伸手扯着沈草袖子:“小姐小姐,咱们回去吧!”

沈草却站在原地不动,淡淡的看着那边被一大群丫头小厮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的两个弟弟妹妹。

那两个也要出门,只不过沈草是上街,而那两个是要去上学的。

沈巍炫上的是京城最好的学府万松书院,二小姐沈玲珑上的是女学。

比她小的那两个都有学上,而身为堂堂首辅阁老嫡长女的沈草却被评价为朽木不可雕,让她就在家里静养,不要出门丢人现眼。

前世的沈草不知道有多羡慕两个弟妹,也对自己不能上学而深感自卑,重来一次,她对这些只有冷眼旁观,内心再也没有一丝波澜。

她退在旁边,想着等他们走了自己再出门,沈玲珑却一眼看见了她。

她这个相同时辰出生的姐姐,就那样清清冷冷的站在那儿,仿佛一株遗世独立的红梅,清高冷傲自有风骨,沈玲珑心头微微一跳,对着沈巍炫说道:“看,姐姐在那呢,姐姐不能跟我们一起去上学,还真是遗憾呢。”

她故意没说沈草违背了沈夫人的意思,居然没去跪祠堂反而往外跑什么的,毕竟有些话不需要点得那么明白。

果然沈巍炫就抿了抿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就是因为这个姐姐,他在学校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嘲笑,同窗都笑话他有个从草窝子里扒出来的姐姐。

半大少年最爱面子,沈巍炫越想越气,重重一跺脚,几步走到了沈草面前,大声道:“知道自己见不得人,还出来瞎晃什么?母亲不是叫你跪祠堂好好反省么?怎么还往外跑?等母亲回来看母亲怎么收拾你!”

沈巍炫从来不叫沈草做姐姐,因为在沈巍炫的心目中,他的姐姐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方端庄一派大家闺秀风范的沈玲珑,他才不要认沈草这个姐姐,他就巴不得沈草快点滚回庄子里,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沈草凝神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亲兄弟。

沈巍炫长得好,唇红齿白,睫毛像女孩子一样浓密上翘,是个挺受人喜欢的美少年。

前世这个弟弟因为家里出事,同窗嘲讽他,他一时激愤跟人打架伤到了腿,家里兵荒马乱的,当时也没能好好治,导致之后走路就一瘸一拐的。

心高气傲的少年郎,一夜之间从金尊玉阙的华丽殿堂跌落泥尘,身体又落下了残疾,这样沉重的打击,让他一直都萎靡不振,是她这个姐姐一直安慰他,鼓励他多和外界交流,又求着何其善帮他治疗,日复一日的帮他按摩,才把他的腿给矫正了过来。

她对得起这个弟弟。

沈草叹了口气,不想跟沈巍炫在这里多纠缠。

她刚刚转身要回去,就有大门上的婆子飞快走了进来,递了一封请帖到沈草面前:“大小姐,吏部左拾遗李家小姐请您一聚。”

李家小姐叫李十月,是沈草在京城唯一的好朋友,只有她从来不嫌弃沈草是从乡下来的,时不时就会邀请她出门聚一聚,沈家门房上也很熟了。

沈草看了看请帖,又看了看面前的沈巍炫,对门房上的婆子说道:“麻烦您回去跟来人说一声,我就不去了,免得丢了沈府四公子的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