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温陆戎铮小说最后结局 迟温陆戎铮完结版免费阅读

迟温陆戎铮小说最后结局 迟温陆戎铮完结版免费阅读

迟温陆戎铮是著名作者薄荷水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薄荷水的代表做。内容主要讲述迟温第一次遇到那位传闻中性格阴晴不定的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七楼。她铤而走险地将闺蜜带了出来。第二次遇到陆先生时,是在不夜城四楼,她站在包间门口,披头散发,衣服盘扣散了一颗,整个人狼狈不堪。陆先生隔着人群冲她淡淡地道,“怎么,要我下来请?”第三次,她窝在陆先生的沙发上,隔着距离,打量男人俊美无铸的脸孔,脑子里止不住地想:好饿啊。陆戎铮以为收在身边的女人是个隐藏的杀手,后来发现,这个女人心心念念……就为了从他手里拿高工资。还有年终奖。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第2章 免费试读

接下来三分钟,她一直在躲。

陆戎铮的保镖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招式和动作又狠又厉,迟温躲得再快,仍被打到了。

她嘴角有些出血,第三次被打趴在地上时,保镖没有乘胜追击,反而给她喘息的空档,就站在一边静静等着她。

迟温知道,外面一群人在看着她。

而她,必须打赢,然后带十三出去。

保镖大概看出迟温不是他的对手,接下来就像是猫逗老鼠一样绕着迟温时不时给她一下。

然而迟温却在找他的破绽。

在她又一次被打中的时候,她咬着牙没有倒下,趁对方抬腿的刹那,一脚踢向他腿弯,随后两指扣在他脖颈处,勒着他迫使他矮身蹲下,最后手肘压在他后脊正中心的位置,狠狠一击。

保镖直接跪趴在地上。

整个打斗的过程不超过十分钟,出来时,迟温的后背都是湿的。

她整个人脱力一般从房间里走出来,十三赶紧扶着她,“迟温!你没事吧?”

迟温轻轻摇了摇头,她走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陆戎铮问,“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她嘴角还在渗血,一张脸满是汗,汗水把她的妆弄花了,此刻,她一张脸上黑的黄的的什么颜色都有。

“可以。”陆戎铮站了起来,他几步走过来,他身上的压迫感太重,迟温不得不硬着头皮迎向他的目光。

生怕他反悔似的,迟温抓着十三的胳膊就带着人往回走。

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明天这个时候,到这来。”

迟温脊背一僵,又听陆戎铮补充,“你一个人过来。”

走进电梯的刹那,迟温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把十三从里面带了出来。

十三搂住她的脖子,忍不住发起抖来,“迟温,对不起啊。”

迟温摇摇头,“没事了,没事了。”

她心里清楚,这事情根本还没结束。

凌晨回去后,十三掀开她的衣服替她擦跌打酒,一边红着眼睛说对不起,一边替她揉淤青的地方。

迟温疼倒是不怎么疼,就是累,她从七层回去后,被经理抓着骂了一通,原本想请假,也不好意思请,就那么又继续上班到凌晨五点。

经理看她端个酒都差点洒了,这才赶她回去休息。

迟温回来后简单吃了点东西,冲了个澡就往床上扑。

十三还在边上道歉,“对不起啊,今晚你别去上班了吧?晚上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呢……”

“十三,你怎么到了七楼?”迟温疲惫地问。

“我一直在一楼,就赢了不到五千就被人盯上了,然后有人就叫我去上面玩,我寻思上面肯定赢得多一点,谁知道直接给我带七楼了,我肯定不能怂啊,我就硬着头皮上了,但是!他们赌太大了,我输不起,迟温你知道吧,他们一局十万,我怎么敢输……”

“然后你就出老千了。”迟温替她补充。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去不夜城了,我换个地儿。”十三举手保证。

迟温点点头,“那儿确实危险。”

“我都吓死了,我以为我们今晚要死那儿。”十三一脸后怕,“你不知道,陆戎铮那人性格从来都是阴晴不定的,整个江城没人敢惹。”

“陆戎铮?”迟温这才知道七楼那位陆先生的名号。

“你不知道他叫什么?”十三诧异地看着她,“你们那些人休息的时候不八卦他?”

迟温摇摇头,“培训的时候,经理特别交代过,不许任何人私下议论陆先生。”

十三点点头,“他太恐怖了。”

迟温想到今天到七楼的整个过程,后背还有点发凉。

十三又问,“那你今晚还去吗?”

迟温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不夜城是整个江城工资最高的一间酒吧,她好不容易混到二楼,不想就此离开。

“我晚上陪你一起。”十三握住她的手,“我觉得他昨晚既然放了我们,今晚应该也不会做什么,顶多让你再去跟他的保镖打一架,不知道这是什么变态癖好。”

“十三,他只是怀疑我的功夫。”迟温看着她,轻声道,“他说了我一个人,就不可能让你进去,而且,你不是说,你以后都不去不夜城了?”

十三面露苦恼,“可是……”

“我先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迟温闭上眼,“放心,我会好好回来。”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迟温看了看自己,只盖了个被子,底下一件衣服都没有,这才想起回来洗完澡后,十三帮她脱了衣服给她涂跌打酒。

她匆匆换衣服,妆也赶不及化,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到不夜城时,时间刚好晚上七点。

她还没吃东西,到了厨房,简单拿了片面包塞进嘴里,一出来就碰见了经理,她赶紧把面包咽下。

经理见她素面朝天,险些没认出这人是谁,迟温尴尬地笑,“经理。”

“迟温?”经理愣了一下,“你平时怎么那么丑?”

迟温:“……”

她不会化妆,平时昼伏夜出,跟十三的生物钟不在一个频率,基本都是自己摸索着化妆,见大家都画得烟熏妆,她也就随便涂了涂。

今天第一次来不及化妆,还被经理给逮到了,她赶紧道,“经理,我待会就去化。”

“不急。”经理上下扫了她一眼道,“想不想去四楼?”

四楼往上小费都很可观,但也很危险,据说上去以后,很少有服务员再回一楼,而且去过的服务员几乎……都找了金主。

“不想。”迟温摇了摇头。

“行。”经理倒是没勉强,“那你跟我去四楼帮个忙,那边缺人,花儿姐刚刚问我借几个人。”

借倒是可以的,四楼人手不够的时候,花儿姐经常下来借人,无非是让她们过去送酒,送完就出来。

迟温点点头同意了。

四楼迟温是第一次去,上来一起的还有两个小姑娘,两人神情都很兴奋。

“少说话,多微笑,别做错事,客人如果碰你一下,也别大惊小怪。”到了四楼,花儿姐叮嘱她们几个,又悄声说,“只要客人高兴,小费赶上你们楼下两个月工资。”

和迟温一起的那两个服务员兴奋得小脸通红。

花儿姐指着四楼的贵宾包间说,“准备一下,端着酒进去吧,记住,面带微笑。”

迟温跟在几人身后,拿起托盘端着一杯酒走了进去,快到门口时,她想起什么似地,挤出一个微笑。

大概因为没化妆,迟温站在几个化了妆的服务员里显出几分清纯,包间里三个客人都争先抢着要她来倒酒。

迟温乖巧地过去给每个人倒酒。

客人都很高兴,每人往她衣服里塞了张纸钞。

迟温脸上的笑多了几分真心,她喜欢钱,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赚很多钱,然后回去。

喝完一轮后,花儿姐叫她们可以走了。

迟温正要起身时,被一个客人拉住了手,“你,留下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