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又离家出走了》by唐九爷(魏玥儿韩凌穆)免费阅读大结局

《王爷,王妃又离家出走了》by唐九爷(魏玥儿韩凌穆)免费阅读大结局

高质量小说《王爷,王妃又离家出走了》由著名作者唐九爷最新创作的古代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魏玥儿韩凌穆,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突然间,魏玥儿心里大吃一惊,不由自主地看着韩凌穆。此前黑衣人反复出现后,她便怀疑黑衣人是韩凌穆招来的,毕竟她自己已经是亡国公主了,在她的印象中,手中应该没有多少人可以使用,大多折在燕国;而耶律其那样的心思浅白,只能招来像卢锡安这样的人。

《王爷,王妃又离家出走了》 第2章 国破 免费试读

“给我放箭!”燕洛泽嘴角冷漠的勾起,尽是讽刺之意,随即眸光露出阴骘的冷意,仿若碾死蚂蚁一般的下起命令。

一瞬间,高台上早已伫立的羽箭纷纷安排妥当,架在城墙上,所有的箭头全都对准了魏灵儿。

“小心!”周围的魏氏之人皆是大声吼着,心头早已揪成一团,替眼前的女子捏把汗。

“公主!”臣民大喊着,希望她能躲过去。

魏玥儿没想到燕洛泽竟是如此奸诈小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根根长箭朝着高台犹如下雨般的朝她飞来。

在这狭窄的牢笼里,她插翅难飞,犹如一只无法逃脱的野兽,正等着被杀。

霎那间,当所有人都以为魏玥儿这次死定了的时候,只见她飞旋转身,闪躲间,避过那一根根要人命的箭。

而其他早已不再清醒的男子,却一个又一个死在了这夺人性命的箭雨下。

“燕洛泽,你欺人太甚!”魏国皇帝气急攻心,见魏玥儿浑身是血的躲着,眼瞧着自己的儿女都要死在箭下,

身为魏国皇帝的他,早已恨意滔天,再也控制不了。

饶是被束缚,可此刻的他挣脱,抽出一把长剑直指向燕洛泽,犹如飞蛾扑火般只想同归于尽。

凌光一现,正沉浸在看好戏中的燕洛泽,眼眸一转,刹那间,将身旁之人的佩剑抽出,随即一个闪躲,从背后直接戳入魏皇的后背正中。

剑尖从胸口穿出,带着红光,在烈日的照耀下,更是骇人。

而魏皇的口中顿时涌出鲜血,染红了衣襟,顺着嘴角滴落在地,可眼睛却依旧还是死死的盯着燕洛泽。

“不自量力!”轻嗤一声,燕洛泽连剑都懒得拔开,随即接过侍从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心。

“皇上!”

“陛下!”

眼见着魏皇倒地,魏室宗亲一个个都极力挣扎,恨不得全都奋勇而上,魏国臣民怒气攻心,一个个挣扎着,将士们则是大吼着上前准备造反。

为了保护唯一幸免的公主,他们冲锋上阵,恨不得以一敌百,可在燕洛泽的眼神示意下,城墙上的羽箭蜂拥而至,将所有的魏国士兵一一射杀。

“陛下……”魏国皇后直接吐出一口血,身心都好像空了,看着自己的国君倒地,她的天也塌了下来。

“皇后娘娘……”

眼见着皇后也倒地,所有人都在大喊,魏国已然国破家亡。

魏玥儿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直到看见遍地的鲜血和尸体,她才理清了思绪。

被人关起,这么多人争相救她,公主?皇上?皇后?将士们为了她全都阵亡。这样的场面联系在一起,她也认清了这具身体的身份。

她是这个国家的公主,那么多人为了她而死去,不管她是不是本尊,这一刻,她都带着满腔的恨意。

此刻周围都是尸体,而她浑身是血的站在牢笼里,犹如一只嗜血的野兽,那眼眸正直射在得意万分的燕洛泽脸上。

一朝穿越,亡国公主,父母双亡,国家被灭,而刚才那双双离世的皇帝皇后,便是她这具身体的父皇母后。

血脉相连,她的心头一阵刺痛,来不及悲伤,忽而看到一骑人马大吼着”杀啊”朝着这边赶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来人方向,而临行在前,冲在最前面的先锋,头戴盔甲,剑挥八方,带着汹涌的恨意,骑着马飞奔而来。

“太子……”魏国臣民大喊着,而此刻的太子魏轩犹如战神下凡,大杀四方,他挥兵而来,饶是知道是条死路,饶是伤痕累累,他也要将自己唯一的妹妹救出来。

“公子,你说的果真如此……魏轩果然来了。”看着来人,小侍惊叹不已,原以为这计谋如此明显,魏国太子定不会赶来。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道理他该知晓,可这魏轩明知有计,却依旧毅然而然的带着人马前来营救。

“魏国皇室和睦,父慈子孝兄恭妹谦,这魏轩疼爱妹妹之心众人皆知,此刻来,也当属有情有义,只是……”韩凌穆话说道一半,忽而轻叹。

他清冷绝尘的脸上露出一丝愁容,那高束的长发在这偌大的冷风中飘然,犹如嫡仙般遗世独立。

“燕洛泽,你无情无义,枉我父皇母后对你曾多番照拂,可你却恩将仇报,灭国我,毁我江山,你这样的人不配为君!”

魏轩一柄长剑指向燕洛泽,满腔的恨意终化为这句话,而眼眸却忽而转向自己唯一幸存的妹妹。

见她浑身带血,衣衫褴褛,遍体鳞伤,满是伤口的狼狈之态,他心生痛苦,只恨自己来晚了。

再环顾四周,满目皆是魏国将士尸体,而目光触及魏皇魏后遗体时,瞳孔放大,眼角沁出泪花,却极力隐忍,恨不能手刃仇人。

“我无情无义?呵,魏轩,究竟是我,还是你们魏国矫揉造作?今日我不过是在报仇,又有何不配为君,倒是你,只怕没这命了吧?”

燕洛泽出言嘲讽,今日原就为了将魏轩引出,原以为这局或许没用,可此刻看到他带了这些人马而来,不禁令他佩服。

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况且他们阵营不同,自是没有道理可言。

“你!放了我妹妹!”眼下魏国皇室只剩他兄妹二人,这一次,他定要将她救出。

“好,放了她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燕洛泽眼眸一转,似是又有阴谋诡计。

魏轩眼眸含恨,可唯一的亲人却在仇人手中,饶是他再不愿,却也只能被他牵制。

“什么条件?”他一脸防备的看着眼前男子。

“她可以出去,而你,需得进笼里。”燕洛泽勾起唇角,看似在笑,却满脸阴骘,那眼神里透着令人心生冷意的寒光。

赞 (0)